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52章 光芒太盛

作品:《 金粉

        一瞬间三路人马各归各处,只剩下李南风与晏衡痴痴望着空地。

        “姑娘,还要不要去找掌柜的?”疏夏轻声问道。

        李南风沉了口气,道:“找!”

        都走到这步了,无论如何也要再试试!

        何瑜马车上坐定,刚驶到街边,车夫忽然停下来:“姑娘,铺子掌柜的追来了。”

        莺儿撩开车帘,只见掌柜的果然到了车下。

        “何姑娘,”掌柜的笑呵呵地作了个揖,“那批缎子已经找到了,姑娘还可要再回去看看?”

        何瑜望着他,没有出声。

        掌柜的是个活泛人,当下又道:“大冷天的姑娘出趟街也不容易,不如回去看看,一起挑完了倒省事,免得回去上府里去,耽误姑娘工夫不说,还不定能带得全那么多的货色。

        “这天气说变就变,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下雨下雪,多制几身衣裳也好应对呢。”

        何瑜收回目光,默坐片刻,下了车。 m.quanzhifashi.com

        李南风望见她进了铺子,随后也从铺子后门回到了先前所坐之处。

        晏衡瞅了瞅她,又瞅瞅晏弘那边,摆手让侍卫跟去,自己则跟着李南风进了铺子后堂。

        李挚到了店堂里,掌柜的就是不认得他,光看他这副气度也早就放下何瑜这边迎了过来。

        “官人想看些什么料子?本店应有尽有!”

        李挚随着他往茶室这边走,一面道:“适合十二三岁小姑娘穿的缎子,拣好的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掌柜的答应着,转身走到店堂的时候便收到李南风打来的手势,当下会意,麻溜行事去了。

        李挚坐下来,许是看见坐的都是女客居多,便是有那么一两个男客,也是陪着家眷来的,面色便微微有些不豫。

        他这一看就不像有家有室的,坐这儿给女人挑衣裳料子,也是难为他世子大人了。

        李南风目不转睛,就盯着他和就坐在他旁边桌的何瑜。

        两个人相邻而坐,但李挚却微微侧转身背朝着何瑜,显然还没发现她。但何瑜却望着他身影若有所思。

        若有所思?她在思什么?是思他这个人本身?还是思他为何跟晏弘相识?

        李南风以有限的经验费力揣度。

        晏衡道:“她知道你哥是谁了。”

        李南风横眼。举朝没有第二个李世子,目前来讲,也不会有第二个像李挚这么扎眼的子弟。

        先前晏弘说到李世子的时候何瑜就转了身,自然已经猜到李挚是谁,还要他多嘴!

        晏衡望着近在眼皮底下的她一动一动的毛茸茸的鬓角,安逸地陪她看起来。

        “让官人久等,样品来了。”

        掌柜的抱了一大筐子的绸缎回来,又扭头指指何瑜这边:“这位姑娘眼光跟官人一样好呢,都是要挑本店的上品。”

        李挚闻言就看向何瑜那边。

        晏衡在李南风耳边道:“你作弊!”

        掌柜的就是收了李南风的好处才这么说的。

        李南风托腮望着,没理会他。

        李挚本来就记性好,立刻认出来何瑜就是先前跟晏弘理论的那姑娘。当下扬唇道:“是你?”

        何瑜颌了颌首,目光落回缎子上,没说什么。

        李挚也收了目光回去,浑不以为意地挑起来。

        李南风松下去的肩膀又微微提了起来,这两个人坐在那儿明明就很般配啊,相互间怎么就没一点火花呢?

        “有点悬。”晏衡开始叨叨了,“你哥光芒太盛。”

        “光芒盛也不好?”李南风反诘。

        “太盛了一般女人顶不住。”晏衡说。

        不是吹牛,从前想打他主意的女人也是排出了几条街的,可大部分没本事近他三丈内,余下一部分在他眼神下还能开口就很不错,最后剩下的都算顶厉害了,也没能在他身边呆过半天。

        其中也不都是心怀鬼胎,也有些真心实意的女子,可有真心人家却怂没那个再往前的能耐啊!

        “你怎么知道她是一般女人?”李南风不悦。

        “看着就温温吞吞的。”

        “温吞有什么不好?”

        “不好。”晏衡望着前边,“要两个人一样鲜活,相互辉映才好。”

        李南风不想跟他说话。

        正琢磨当口,她腰背又挺了起来——

        李挚面对满桌绸缎,只觉得件件都好看。但他再不缺钱,也不至于全部买回去。

        想到李南风那个磨人精,他想了想,跟隔壁道:“打扰姑娘,我有个妹妹,想托我买几匹料子给她,但实在不好选,不知姑娘可否帮忙挑挑颜色?”

        何瑜视线在他脸上停顿了一息,随后点点头,从中挑了几匹绫缎。“这几个浅色,适合大部分场合,年轻姑娘穿起来也好看。

        “但往冬日走,还应该选几匹喜庆些的。这匹湘妃色颜色颇正,我认为可选。这匹赤色,若是做成披风,倒也是不错。”

        李挚听着有道理,一看她自己挑的好几匹都有鲜艳的,便道:“姑娘看起来较看中艳色。”

        “我跟令妹性子不同,自然有偏重。”

        李挚闻言微讶:“姑娘认识舍妹?”

        “太师府只有一位小姐,是太师与郡主的掌上明珠,李世子疼爱妹妹,知道的人也不少。”

        李挚顿了有半刻,点头笑起来。

        这么一说,自然知道身份已让对方看破。但京城里认识他的人不少,也不算什么。出于礼数,他问:“敢问令尊在哪部堂高就?”

        何瑜道:“我是宋国公府的表姑娘,我姓何。”

        “原来是凌哥儿的表妹!”李挚恍然,随后想到她母亲,又不由向她拱了拱手。

        何瑜倒是坦然笑道:“世子不必忌讳,生老病死是为常事,家父于战乱中离世,家母为护亲长而亡,于我自己而言虽为遗憾,但也不是什么羞于提及的事情。”

        李挚倒心生有些佩服,寻常女娃家若是失怙,便是坚强也总归不忍自揭伤疤,这姑娘是真看得开。

        便点点头,说道:“宋国公与世子也是国之栋梁,我很敬佩。”说着他站起来,“我挑好了,多谢姑娘。”

        何瑜起身回了个礼。

        李南风瞅着他们,只见双方全程都谨守礼仪,虽未呈现她以为的电光火石,但也总算是让人安下心来——

        这何瑜与李挚交谈自如,也参透了他身份,两人究竟有无缘分,她是如何看待宋国公夫人的想法的,自此之后也总该有番态度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