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等285章 掉在地上的帕子

作品:《 花月颂

       第285章等285章掉在地上的帕子



       汉子长着一脸横肉,在扭送着他双臂的护院瞪视下,也不能不老实下来。“你问他们不就知道了?”



       程筱云立刻转向丫鬟。



       丫鬟白着脸,不住往后退。小菊跨步在后头将她挡住:“往哪儿去?你这厮伙同外人讹取你主子的钱财,今日落到我们姑娘手上,还想跑?识相的赶紧跪下把前因后果交代出来,否则便把你扭送去官府,等官老爷们来赏你杀威棒!”



       丫鬟只是个寻常官户家的丫鬟,算不得见过大世面,当下两脚一软就跪了下来,拽住那短打装扮的男人就说道:“表兄!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你撺掇我的,是你说只要能办成这事,我们姑娘还有太太都会赏我,你不能袖手旁观!”



       那男的自顾不暇,急着想走,在丫鬟拉扯之下根本无法脱身,俩人便就这么纠缠起来。



       赵素看出来这几个也不是什么手段高明之辈,不过因此给程筱云帮了个忙,却属意外收获。



       她说道:“程姑娘,此处人多眼杂,建议你还是从速做个决断,是否将他们扭送见官。”



       程筱云慌张道:“扭送见官,那我母亲必然知道我……若不是你,我方才险些就着了他们的道,她会斥责我的!”



       因着她这份拎得清,赵素话也不多说了几句:“你也知道若不是我打了这个岔,险些就要坏事,令堂见多识广,肯定比姑娘更有见地,这种事该怎么处理,自然还是应该使她晓得。这三人联合讹诈,必使其受到严惩不可。姑娘实在是怕的话,我可以陪姑娘回府,跟令堂做个说明。”



       程筱云开始犹豫。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小菊道:“程姑娘,您还不信我们姑娘么?”



       “当然不是……”当朝的准皇后啊,怎么可能会不信呢?程筱云咬咬牙,也就点头了:“那就请姑娘替我作主。”



       赵素不再多话,示意护卫:“送到顺天府去,把来龙去脉跟府尹大人说说,便说我说的,请他仔细查查这几个人。看看他们在别处是否也犯过事!”



       护卫们当下一人扭住一个,把他们押了出去。



       丫鬟一路哭喊,跟程筱云求饶,程筱云紧咬着下唇,硬是没有投过去一眼。



       等他们走远,程筱云才向赵素屈膝致谢:“多谢素姑娘解围。我真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



       “也是刚好遇见罢了,姑娘其实心里也明白的,只是一时被丫鬟蛊惑了而已。”



       程筱云脸颊绯红。



       赵素岔开话题:“你的丫鬟就这么走了,你走动也不便,不如,我让我的丫鬟送你回去。回去后你先和令堂把话摊开说说,倘若令堂还生气,你便来告诉我,我再到府替你解释。也省得我突然之间前去拜访,令堂落个措手不及。”



       程筱云深深点头:“姐姐想得周倒。如此甚好,那就劳烦你。”



       赵素身边还有两个护卫,小菊跟着去并不打紧。



       送她们出了寺门,赵素转头也朝着自家马车走去。



       程筱云这番动作,可以证明花想容调查的结果无差,程家二小姐程竺云,的确是遭人玷污了,而且还是中了暗算。这个暗算她的人是谁?自家姑娘的贴身丫鬟都开始敢伙同外人骗财,至少说明程家内宅管控还是没有那么严密的,那是不是出了内贼,里通外合?不好说。她劝说程筱云当场把丫鬟扭送去官府,也是想借官府来查一查。如果她们回了程家,那这种事情,多半程夫人为了声誉着想,只会把丫鬟关起门来处决的了。



       “哎呀……”



       刚下阶梯,往左首的松柏那边转,忽然传来一声低呼,面前骤立住一对主仆,惊呼的是丫鬟:“差点碰到了。”



       地上跌落了一块丝帕,还有一小把香,赵素拨开松枝朝对面看去,还没答话先是愣了下:“嫣姑娘?”



       这丫鬟伸手护着的,却是有阵子没见的罗嫣如!



       “素姑娘?”罗嫣如也愣了一下。



       赵素低头把帕子和香都给她捡起来,然后道:“方才走得急,对不住。”



       罗嫣如把帕子接了,直接塞进袖子:“不妨事。只是你这么急,是有什么事情么?”



       赵素见她没接香,便把目光从她袖口处收回来,转而递给了丫鬟:“这不是还要回衙门了,赶着走。你们怎么下晌来上香?”



       “哦,上晌在家抄经文,想着抄完了再送来。”



       罗嫣如边说边拍了拍丫鬟腕上的包袱。



       赵素点头,然后道:“那我不耽误你了,回头再叙。”



       说完她错开两步,告辞而去。



       罗嫣如目送她上了车,才转回身,示意丫鬟上阶。



       赵素上了马车,也看着她们的背影。看到罗嫣如就使她想起罗夫人与游家那笔五万两银子的官司,花想容后来其实也送来了新的消息,五六年前,游从安好像确实京畿以南百里一个叫齐县的地方报过官,那是五万两银子的被劫案。而且这事京中也有一些人听说过。那如果此事属实,又是什么人把他这笔钱劫走了?五万两绝不是小数目,谁这么精准地弄走了它?



       游从安什么也答不上来,罗夫人也难怪会不信她。



       不过罗家行事让人难以理解也早有过论述,又比如罗嫣如,先前落在地上那块帕子,上面绣着刚劲的竹子,明明就是男子所用之物,她一个自诩端庄高贵的世家千金,竟然随身带着,还塞进了袖子怕她看见,也是让人莫名。



       “姑娘,顺天府到了。”



       这么神思飘乎的一会儿工夫,马车停在了府衙门口。



       赵素先从车窗处探头看了眼,然后下车进内。



       门前衙吏前来阻拦,侯府两个护卫立刻亮出牌子:“我们姑娘有事拜访府尹大人,不让进?”



       随后一瞬,衙吏们皆退后三步躬身让开。



       此举简单粗暴,甚合赵素心意。她二话不说跨门进内,正见着公堂里顺天府尹在慢条斯理地审程家丫鬟那三人。



       这样的案子几乎不会吹灰之力就能审出结果,堂堂府尹大人当然不用付出太多心力,但是对赵素来说很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