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百三十三章 阴阳交集

作品:《 乡村小神棍

        嗡!

        张横的脑海深处,陡地亮起了一点金光,一头朦胧的兽形图腾,缓缓地浮突了出来。

        下一刻,图腾怪兽的眼瞳里,猛然亮起了炽烈的金光,仿佛是燃烧起了熊熊的金色火焰。

        刹那,金光振荡起层层涟漪,迅速弥漫向了张横的全身百骸。

        “天巫图腾兽!”

        张横昏沉的意识,陡地有了反应,立刻觉察到了身体的异常。张横的心头狂震,不禁暗呼。

        天巫图腾兽自当日得到天巫传承,就隐没在张横的眉心神窍中。后来,在龙翔酒业,因为遭宋长风的暗算,它主动出现过一次,并让伏以神尺得到了一次进化。

        之后,张横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它,甚至平时也根本无法与它产生感应。仿佛这神秘的天巫图腾兽,只是张横的一种幻觉。

        但是,就在张横陷入生死一线的时候,它竟然再次苏醒过来了,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震动?

        嗡嗡嗡!

        金光越甚,金色的火焰也更加炽烈,陡然间已包裹住了张横全身,在他的身周,形成了一个金色的火焰汽泡。

        并没有结束!

        焰芒如炼,在张横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经脉间炼焚起来。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却出现在了张横的意识里。

        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随着这金色火焰的炼燃,自己原本重创的身体,正在以一种不可思义的速度,迅速愈合。

        那折断的骨骸,那破损的经脉,甚至到处出血的五脏六腑,仿佛是得到了悍接,急剧地愈合着创口。

        张横心头大震,不禁一阵狂喜。他可以明白,天巫图腾兽的奇异能量,正在修补自己的身体。

        然而,就在张横以为,自己这下是渡过鬼门关的时候,他的神情却是陡然剧变:“不好,这回是糟糕了!”

        不错,随着天巫图腾兽奇异能量的灌注,张横在恢复创伤的同时,身体也感受到了异样。

        他只觉,体内一股热流汹涌澎湃,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经脉都如同是火烧火燎,好象自己被丢入了火炉中,正在被焚烧。

        不仅如此,体内的真元原本已平息下来,此刻却是刹那变得狂暴无比,疯狂地流转起来,直欲冲破经脉。

        “纯阳烈火,天巫图腾兽的奇异能量中,包含了纯阳烈火。”

        张横大骇,脸色变得震惊无比。

        纯阳烈火是这世上最纯最烈的能量,具有神奇的效果。恢复创伤,只是小意思。甚至可以粹练真元,让真元进一步净化。

        如果换在平时,这无疑对张横是一个天大的造化,甚至有可能让他的修为进一步突破。

        但是,此刻他身受创伤,神魂受损,根本无法承受这纯阳烈火的粹练。

        现在的张横,只觉全身似是汽球般在膨胀,体内的真元似乎要撑爆经脉,直接爆体。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骇然?

        不过,小青的突然到来,却正好解了张横的爆体危机。

        当时,小青潜入深坑的时候,看到的张横就是正处于爆体的边缘。

        她当时穿着潜水服,根本无法仔细地探察张横的情况。再加上找到了张横,心中狂喜,也一时忽略了张横的状况。就这么冲上前去,抱起了张横,想要把他救出去。

        可是,小青却不知道,她是阴柔之体,本身修练的功法更是以纯阴能量为主。此刻,张横体内纯阳烈焰燃炽,在碰到她这阴柔之体的刹那,就如同是磁铁的阴阳两极,顿时产生了奇异的吸力。

        这就是小青突然被张横吸住的原因所在。至于她之后探察张横的那缕意念,更是直接被天巫图腾兽所吞噬,这才会限入了昏迷。

        被纯阳烈焰焚烧的张横,碰上阴柔之体的小青,那完全就是烈火遇到了干柴,顿时越焚越烈。两人就在似梦似幻中,发生了关系。

        这样的事实,确实是两人谁也没有想到的,说到底,还真只能说这是天意。

        心中想着,张横也是满怀的感慨。

        “啊呀!”

        突然,怀里的小青一声尖叫,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直到这时,她才猛然醒悟,自己与张横……

        这让小青又羞又恼又是有些不知所措,她下意识地猛地推开了张横,站起身来。

        可是,一站起身,小青更是手足无措,连忙又急急地蹲下身去,用手捧住了自己的脸,一边含糊地道:“啊呀,都是你,都是你,你还不快找衣服给我!”

        小青身上所有的衣服,包括那套潜水服在内,在先前靠近张横的时候,被张横体内蒸腾的纯阳烈焰,给焚成了灰烬。现在,她……那里还敢再站起来。

        “呃!”

        张横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

        不过,他那敢迟疑,连忙心念一动,已是从江山社稷图里,拿出了一套平时自己穿的衣服。

        小青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胡乱地把衣服穿上,先遮羞再说。张横也把衣服穿戴整齐,两人这才都松了口气。

        “啊呀,我竟然突破到三了!”

        刚刚有所平静下来,小青猛地一声惊呼,俏脸也刹那变得惊喜莫名。

        不错,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已从原先的二顶峰,突破到了三。

        刹那的愣怔,小青猛地反应了过来,不由娇羞地望向了张横,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异样。

        她自然立刻明白了过来,自己的这次力量突破,完全是刚才的那翻经历引起的。

        现在的小青,也已清楚了自己与张横,先前怎么会发生那样不堪之事的原因。看到此刻自己修为的突破,却是让她又惊又喜又是娇羞难忍。

        “我也突破了,竟然从三的中阶,突破到了后期。”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表情变得很是怪异。

        自己受天巫图腾兽纯阳烈焰的粹练,却意外地与小青来了一次阴阳交泰,不但熄灭了纯阳烈焰,而且,经这翻奇异的阴阳交泰,自己和小青的力量,都来了一次突破。

        这样的事实,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

        “我们走吧!”

        深深地吸了口气,小青终于回过了神来,她立刻想到了还在上面迫切等待的杨文竹他们,连忙向张横道:“文姐都要等得急死了,我们快出去。”

        “嗯!”

        张横点头,目光却是望向了四周,神情陡地一凝:“不过,还得稍微等一下,先把这里的风水局修正了再说。”

        张横自然没忘了,自己这次的目的,是要改变这处追日潭变成太阴池的风水格局。

        此刻,经历了刚才的生死一关,修为却意外地突破到了三后期,张横自然不愿白跑这一趟。要在离开前,把此处的风水局改正过来。

        现在的潭底,与先前张横刚进入时,已完全变了样,尤其是中央多出来的深坑,黑黝黝的很是恐怖。

        “嗯,玄阴杵还在!”

        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深坑下面,在那里,歪歪斜斜地矗立着玄阴杵。只是,它如今光芒黯淡,如同是一根普通的铁杵。

        在先前恐怖的爆炸中,玄阴杵也遭到了波及,才会成为目前的模样。

        不过,只要重新粹炼一下,就能让它恢复灵性。

        张横手一招,玄阴杵已飞入了他的手中。心念一动,一抹光芒闪过。顿时,玄阴杵中,浮突出了一个枯瘦的身影,满脸怨毒地望着张横。

        枯瘦人影正是玄阴杵原主人的一缕神念。只是,在经历了刚才的爆炸,这缕神念也受损很大。

        “老家伙,给我灭!”

        张横低叱一声,掌中轰然腾起了一缕炽焰。刹那,那枯瘦人影一阵曲扭摆舞,转眼间便化为了灰烬飘散。

        修为再次进阶,达到三后期,张横轻易地抹杀了玄阴杵中原主人受创的神念。玄阴杵已成为无主之物。

        “哇!”

        别墅的诡异房间里,枯瘦老者猛地浑身剧颤,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身形也摇晃着几欲摔倒。

        “小子,老夫与你绝不罢休!”

        老者咬牙切齿,狠狠地抹了抹嘴角的血渍,阴毒的眼眸里暴射出了仇恨的光芒:“老夫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此次隔空斗法,原本就因为感受到对方使用的那枚金印,力量无比恐怖。老者这才立刻借用他所供奉的阴神力量,想暗中阻击张横。

        但是,张横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仍是出乎了他想象。竟然连达到四前期力量的阴神化身,都被直接摧毁。

        当是时,老者也遭到了反噬,在阴神化身毁掉的刹那,他狂喷了三口鲜血,几乎直接昏觉过去。

        此刻,镇压在追日潭潭底的玄阴杵,留在其内的神念被抹去,再次让老者受伤。他已是把张横给恨上了,这次遭遇,是他平生从所未有的锉折。

        “青姐,这个给你,正好让你当防身之用。”

        潭底,张横把手中的玄阴杵抛向了小青。

        “极法器?这竟然是元古时遗留的极法器玄阴杵。”

        小青接过玄阴杵,细细打量,却是浑身剧震。她立刻认出手中之物,正是传说中月宫玉兔的那根捣药杵。

        小青刹那被震憾了。

        要知道,能得到一件称手的法器,正是她如今梦寐以求的心愿。

        小青之所以半年来,修为突飞猛进,这自然是有原因的。在半年前,她也得到了一次大造化。

        本来自 &#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