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禅机所在

作品:《 乡村小神棍

        第1406章 禅机所在

        大德真人手,握着的是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从表面看,非金非石,感觉象是木头。

        这块东西形状也很特,好象是一座小山的姿态,清秀灵,感觉充满了一种异的气息。

        “多谢真人恩赐!”

        张横连忙恭敬行礼,从大德真人手里接了过来。

        然而,东西入手,他的手不禁陡地一沉,脸也现出震惊之色。以他的修为,竟然差点没握住,这块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灰不溜秋的东西,竟然重的出,从手感感觉,不在千金之下。

        张横的心确实是被震憾了,这样沉重的怪石,平生还真没有看到过,如果从它的体积和份量来测定它的密度,只怕绝对已是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值。

        凭这一点,它会成为无数科学家的注意,会不惜一切代价,要弄到它。

        心想着,一缕思感已缓缓向山形怪石探去。

        但是,下一刻,张横的脸再次现出震惊之色。因为,那缕思感竟然轰地一震,被一股无形之力给挡了回来。

        怪事年年有,现在实在多。他自进入大峡谷以来,这是第三次遇到同样的情况了。先前是那神秘的石屋,刚又遇到了湖心的石块。如今更是在这块手掌大小的石头吃了憋,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

        不过,他已然是明白了这物的神,它内部蕴含的力量,是他现在的境界还无法窥透。

        这也是说,它是真正的石,里面绝对隐藏了什么秘密。

        “阿弥驼佛!”

        这个时候,缘木大师的声音响起:“小施主,刚才趁你疗伤之际,贫僧已与大德兄商讨过了神台灭的奥秘。”

        “大师,那你们可有什么结果?”

        张横的心神顿时被吸引了,目光灼灼地望向了面前的两位高人。

        “哈哈,神台想来应该是我们佛道两家传说的灵台。”

        大德真人笑道:“不过,此事与佛家高僧相关。所以,这事还是由老和尚来跟小兄弟你说。”

        “假设神台是灵台,那么,贫僧想到了当年机风的那个关于灵台与明镜的故事。”

        缘木禅师也不推辞,宣了一声佛号道:“小兄弟也应该知道南方禅宗的六祖慧能大师吧?”

        说着,也不待张横回答,又继续说了下去:“菩提本无树,明镜也非台。本来无一物,何以染尘埃。”

        缘木禅师神情变得肃然无:“这是当年六祖慧能大师在机风时所言。对于这首禅诗,许多年来,一直有不同的解释。不过,我们大雷音寺历代高僧,也对此有着各自的见解。”

        张横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在他的感觉,缘木禅师如此慎重的说起这段宣扬于世,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佛门事,自然与眼前的神台灭有关。

        “菩提既然不是树,明镜也不是灵台。那么,这所谓的明境灵台,其实只是虚幻。”

        缘木禅师双手合什,眼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因此,老僧感觉,施主所说的灵台灭应该与此有关。”

        “大师请赐教!”

        张横恭敬地行了一礼:“既然灵台只是一种虚幻。那么,这灵台灭到底是意味着什么?难道是把它毁灭吗?”

        “阿弥驼佛,事情当然没有这样简单。”

        缘木禅师神情现出一抹崇敬之色:“当年六祖写下这首禅师后,我雷音寺也有一位高僧,说来也是六祖同一时代的有道高僧。只不过我们的所在在西方某个秘地,一向不向外公开,因此许多高僧很少出世,甚至终生没有踏出过秘境的范围。因此,俗世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然而,这些真正不染红尘的高人,却是这世对佛法经义最精通之人。”

        缘木禅师接着道:“那位高僧算起来已是我所在一系的师祖,他在听了六祖的谒语后,也写下了一首禅诗:灵台本虚幻,何以妄论哉。纵是灵台灭,还虚见本来。”

        “还虚见本来,还虚见本来!”

        张横浑身一震,似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他终究不是佛道人,对于禅机还真没什么见解,呢喃半晌,陡地抬起了头,目光炽烈地望向了缘木禅师:“大师,不知这首禅诗,何解?”

        “小施主,当年祖师爷的禅诗,确实是深含禅机。”

        缘木禅师微微颌首:“纵是灵台灭,还虚见本来。这句话的含意是说,万物归元,也是说,事物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到了它化为灰灰而毁灭时,会回归到起点的原始状态。这正是见本来之意。这里的本来,应该是归元,是回归到世界最初的状态。”

        “大师!”

        张横的眼眸变得更加的炽烈,不禁又道:“这是不是说,必须毁掉那块怪石,见到它本元最初的状态是什么?这才是神台灭的意思所在。”

        “不应该是这样!”

        缘木禅师微微摇头:“还虚见本来,不是真的要毁掉这个神台,而是要让它回归本元的状态。至于它最初的本元,以及如何要见到它本元是什么,那是需要我们去寻找真谛。”

        说到这里,缘木禅师神情陡然一凛:“不过,我和大德真人刚来此地,虽然赶了阴阳合和五行毁。但是,毕竟对此地的环境等并不熟悉。接下来还得依靠小施主了。小施主可以细细想一下,此地还有什么曾让你感受到不同的地方,也许这是解开这神台灭的关键。”

        “让我感受到不一样的地方?”

        张横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他立刻想到了当初刚到盐水弄时,谢淼曾带自己参观的另两处异的所在。一是那个一年里只断水一个月的那处雕了龙头的龙溪。

        当时自己的感知,也无法探入其。

        第二处是盐苍弄与盐苍头村的分界处,那块雕了神秘少女的石碑。

        当时自己似是出现了某种幻觉,但之后怎么也难以再现那种诡异。

        此刻,一经缘木禅师提醒,张横陡地想了起来,脸也露出了兴奋之色:“大师,真人,你们随我来。”

        三人身周的隔音劫界刹那消失,已从光圈走了出来。

        四周一个个正焦急等待的人们,不由精神大振,知道他们是应该商量出了结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三人脸。

        当然,现在的众人,望向张横的目光已然不同了。一个个都充满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敬畏。

        他们先前都看到了张横受缘木禅师一枚丹药,之后又看到大德真人给了代表它标志的那件山形雕刻。

        所有人立刻意识到,两位佛家和道家的高人,已是对眼前的神少年,刮目相看。否则,以两人在玄学界的地位,岂会随便送人礼物。

        不过,张横和缘木禅师以及大德真人,从劫界出来后,丝毫没有停留,更没有向在场人说什么话,随着张横向盐苍弄村口走去。

        这让所有人不禁一怔,本还以为,他们会说些什么,把如今的状况说出来。

        但是,三人这么走了,却还是有些感觉意外。

        只是,大家也不敢迟疑,连忙跟了去,想看看三人要干什么。

        “阿弥驼佛!”

        缘木禅师等三人,此刻已来到了那块石碑前,细细地端祥着。半晌,缘木禅师不禁脸现感慨:“果然当年的盐水古国,处处隐藏着秘密。”

        “哈哈,小兄弟,看来事情是越来越好玩了。”

        旁边的大德真人也是一脸的凝重,他自然也看出了这块石碑的不同寻常。

        “还请两位高人指点。”

        张横一边谦逊地说着,一边已是脚踏异的步伐,绕着石碑急走起来。

        当时在看到这块石碑,虽然感觉它不同寻常。但因为只当它可能是被某人施了术法,来警示入盐苍弄的外族之人。

        所以,张横也并不在意,更是没心思研究它。

        不过,现在经缘木禅师的提醒,要化解神台灭这一玄机,也许需要与某一契机契合。张横的感观完全不一样了。从阴阳风水的风水阵势这个角度,来证实自己的想法。

        此刻,他所踏的步伐正是从天巫传承的古秘术,天罡三十六步,可以在脚步所踏的范围内,引动隐藏的阵势,是风水的一种神步伐。

        张横的身形越走越快,渐渐地幻化出了许多幻影。赶过来的人们,顿时一个个停止了步伐,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

        场的气氛陡地变得无的凝重,大家都清楚,张横此刻应该是利用某种古法,企图解开盐水古国之谜。因此,人人心头一紧,那敢再有人说话,打扰了张横。

        嗡!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横的天罡三十六步,终于踏到了最后一步。当张横的脚落到地面。原本已平静下来的大地,陡然剧震。同一时间,那块石碑,也刹那光芒乍起,变得耀眼之极。

        “啊,这是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块石碑会突然发起光来?”

        四周的人们,最也无法抑制心的震动,发出了一阵惊叹。

        “原来如此!”

        张横也是心头一震,脸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他终于摸索到了神台灭这一谒语的真谛是什么了,眼眸里暴起了星光一样璀灿的光芒。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