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十九章 天荒时代

作品:《 乡村小神棍

        第1419章 天荒时代

        “这是什么标志?”

        张横的脸色变得无的难看,目光死死地瞪在一块岩石所刻画的异图案。

        那图案乍看起来,象是一张扭曲的鬼脸,额头的地方,更是刻了一个什么字。只是,因为那字张横从来没有看到过,所以也不知意味着什么。

        这样一个异的符号,竟然出现在营地四周,如何不让张横心头一凛。

        要知道,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暗讯图标,甚至有些还是古传下来的。别人想弄明白这些千百怪的东西,这世还真没有人敢说全部知晓。

        不仅如此,眼前的这个符号,虽然特,但让张横心头大震的是:他曾经在某个地方,看到过类似的图案出现过。

        如果记得不错,那个地方是十万大山内,谢卫兵的苗王殿。而且,是谢卫兵被赶走后,张横在搜查他的地下秘宫时,在一间布置特的房间里,看到这样的鬼脸图案。

        “难道谢卫兵的什么手下,追蹑到这里来了?”

        张横的神情更见凛冽:“或者是说,我们的队伍有谢卫兵的什么探子。不然,怎么会有这个符号留在此地?”

        无数的疑问冒起泡来,张横心惊疑不定。看留在这块岩石的图案痕迹,显然是新鲜的,这也是说,留下这符号之人,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前,刚刚刻了这玩意。

        “张横,怎么了?”

        看到张横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一边的小青顿时惊醒了过来,美眸灼灼地望向了他,满脸的疑惑。

        她自然也是看到了岩石所刻的这张鬼脸。只是,她没有看到过,也不明白这个鬼脸代表的是什么。

        然而,张横此刻的表现,实在是太出人意料,张横这般紧张的表情,还是她自与张横相识以来,从所未见。

        “青姐,看来我的麻烦又来了。”

        张横脸色凝重,他也不隐瞒小青,把自己曾在古苗看到过这个标志的事说了一下,最后道:“我感觉,这个标志突然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有什么人瞄我了。”

        “啊,竟然是这样!”

        小青的俏脸骤然变色。在进入盐水古国秘境前,她可是曾见过张横更加厉害的人物。不说缘木禅师和大德真人。说先前出手的孔鹤野等人,也是足以胜过张横的超级强者。

        而且,这还不是出头的全部,也不知还有多少个没有露面的强者隐藏在旁边。可以说,这次盐水古国长生之秘,引来了玄学界的无数牛鬼蛇神。

        “张兄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突然,背后传来了翟志超的声音。他似乎也正在周边散步,看到张横这边似乎很是异样,所以走了过来。

        “翟大哥,你来的正好,正想让你看看这东西。”

        张横转过头来,手指指了指那块,岩石所刻的标记。

        “哦!”

        翟志超脸现狐疑,不由顺着张横所指,望了过去。

        但是,一望之下,翟志超淡然的神情陡地一滞,脸也露出了怪异之色:“张兄弟,你是何时发现这个标志?”

        “翟兄弟难道也认识这个标志?”

        张横不答反问道。此刻的张横,心更加的惊疑了,看翟志超的神色,似乎他也知道这个鬼脸标志。

        “不错,张兄弟,大哥我确实是认得这个鬼脸。”

        翟志超立刻看出了张横心的惊讶,微微点头,神情却已是肃然一片:“大哥也不瞒你,这个标志关系到一个神秘组织。”

        “神秘组织?”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诧异了。自当日在谢卫兵地下的苗王宫里,发现那个标志后,他也曾调查过鬼脸标志的含意,或者是它所代表的含意。

        只是,见过的人,却谁也说不清楚,更是对它的来历毫无所知。只是认为,它应该代表的是某个门派。

        只可惜,当日进入十万大山,寻找谢卫兵。最后,这老家伙却被食人花所吞噬,没有留下任何话语,所有与他相关的秘密,也从此成为了一团永远都解不开的谜。

        因此,张横纵然是有无数的疑问,也只好把它尘封在了记忆里。

        那知,现在再看到了这个标志,又从翟志超口,明白是某个神秘组织的图标,这确实是把张横震惊了。

        “是的,它代表的确实是一个神秘组织,而且,那个神秘组织,还是传自元古。”

        翟志超的神情更见凛然,目光灼灼地望着那个标志沉吟起来。

        好半晌,他这才似是做出了决定,缓缓开口道:“张兄弟,可知道在元古大劫难发生前,曾有过一段混乱时期。在一些古典,被称为天荒时代。”

        “天荒时代?”

        张横身形一震,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

        张横确实是听过这个名字。在玄门秘闻,记载了天荒时代这个词。只是纪录者显然对那个时代了解的并不多,也只是聊聊几笔带过,并没有详细的描述天荒时代是怎么样一个状况。

        可是,现在的翟志超,却提到了天荒时代,这如何不让张横心惊?

        “天荒时代是最混乱的时代,当时留在地球的那些大能,似乎都感应到了大劫难的到临。所以,都蠢蠢欲动,对即将到来的劫难做准备,想要避过大劫难的危机。”

        翟志超语气变得无的沉重。以他的年纪,自然不可能经历数千年前的天荒时代。但是,他们翟家却有一本古藉,记载了那个时代的一些情况。因此,此刻回忆起当时翻看那本古藉时的情形,还是让他心有余悸。

        “在那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门派,他们派的每个人,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每当出现之时,都会脸戴着一个恶鬼的面具。因此,这个神秘门派也被称为鬼宗。”

        翟志超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继续道:“鬼宗行事诡秘,出手更是无的狠辣,每次现世,都会对一个门派进行攻击。而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这一门派会灭门而收场。据说,当时被鬼宗灭门的门派,不下数百家,许多还是一地一区著名的玄学宗派。”

        “此事当然轰动了那时的玄学界,无数的门派或世家终于联合起来,要毁掉鬼宗这个邪派。”

        翟志超眼眸爆出了一抹精光:“然而,在各派联手之际,元古的那场大劫难,终于暴发了。”

        “竟然是这样!”

        张横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惊叹。他还真没有想到,在遥远的元古时代,竟然发生过这样的事。

        “嗯,张兄弟!天荒时代之后的大劫难,到底是什么,到现在为止,这方面的资料,已是基本没有留下来。”

        翟志超语气沉重:“因为,大劫难,无数神一样的存在,都消失在了这个世,足见当时的大劫难,到底有如何的恐怖。估计那时玄学界的人,根本没有多少人能留下来。所以相关的资料,都遗失在了之后漫长的一段岁月里。”

        “不过经历无数年后,这个世的少数人,觉醒了他们祖先的血脉,这才又开始了一个崭新的玄学世界。”

        “而觉醒了祖先的血脉,也断断续续地传承了他们先辈的修练体系,这才又有了玄门。”

        翟志超的眸现出了一抹傲然之色:“不瞒张兄弟,我们翟家是这样一个家族。所以,我们翟家这才掌握了许多元古时的秘密。”

        “恭喜翟大哥。”

        张横只是淡淡地道了一句,却并未把翟志超的家世当成一回事。

        做为草根出身的张横,可没有要克意巴结翟志超这样玄学界的特殊世家。

        不过,翟志超所说的这一切,还是让他心震憾。他怎么也想不到,元古前的玄学界,竟然经历过如同凤凰涅盘般的洗礼。

        “自新的玄学界形成,所谓的世家,门派也渐渐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翟志超目光变得深遂起来:“我偶尔在家所留的古藉,看到了相关这个标志的记载。按古藉所说,这个标记与当年大劫难发生时前的鬼宗标识一模一样。应该是大劫难后,鬼宗的传承,也已出现在了如今的玄学界。只不过,这个鬼脸标志,直到如今,也并没有多少次出现在任何场所,因此,最后被认定,鬼宗并没有恢复以前的强大,现在可能是以某种形式,蜇伏在这世。等待着时机崛起。”

        说到这里,翟志超的目光陡地一凛,死死地瞪在张横脸:“张兄弟,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何你也认识这个标识?”

        对于翟志超来说,这个鬼脸的标志,确实是一个无重大的秘密,毕竟,它牵涉到元古的一个神秘门派。

        只是,他还真没想到,张横也会认识这个标志的含意,这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想象。

        “不瞒张大哥,我并不是知道这个标识的含意,只是曾经在某个地方,看到过它,所以非常的好。”

        说罢,又把在谢卫兵的秘宫里发现这个鬼脸标志的过程说了出来。当然,他隐瞒了具体的人物,以及发生在那一地方的内容。

        “什么,竟然是这样!”

        这回却是轮到翟志超震惊了:“不好,张兄弟,这个鬼脸符号,可能是针对你来的。难道你真的得罪了那个神秘组织的人吗?”

        翟志超猛然想到了什么,脸现骇色。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