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11章 不会再哭了

作品:《 乡村小神棍

        南域这边几乎同时和其他三域之人一起出手寻找张横。

        只是,他们估计如何也找不到张横的,除了那些曾经见到过水下宫殿的人们。

        时间转眼过了七天。

        白南柠和张横也在长生殿之中经历了七个寒暑。

        在这七个寒暑之中,张横的身体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起色,而白南柠的身体却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她每日每夜都在用自己全身的鲜血来滋养张横,而她的鲜血之中不但含有她的生机,还带有她的先天灵气,这样三倍的损耗,纵使是通灵月体也承受不住,更何况他们这里虽然有日月,但也只是唐皇在小天地之中模拟出来的四季变化,她根本就无法从这里的月华之中吸收到任何力量,再加之他们身在几百米的水下,真正的月华也射不到这里。

        别看白南柠这小丫头平日里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看似除了张横这个师父对其他什么都不在意,但是却是个死性子,她决定了要给张横续命,便一天都不曾耽误。

        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体状况地每天从自己体内榨出血来涂抹在他身体上,在这时间仿佛停滞一般的小天地之中,她又吃得是鱼类和海草,身体的损耗不可能弥补,这种竭泽而渔不计成本的放血,铁打的人都怕遭不住。

        这一天早上,外面又飘起了大雪。

        早已经不太感觉得到寒暑变化的白南柠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突然头昏脑涨,全身发冷,这种感觉就像是以前小时候感冒一样。

        这些日子的损耗,已经伤及了她的根本,使她现在的身体已经羸弱不堪了。

        在床上挣扎了很久之后,她咬着牙爬了起来,从旁边的铜镜之中看到自己的容颜,美丽的脸颊消瘦无比,眼眶下凹,双唇发白。

        如此模样,何其凄凉。

        躺在她身边的张横,一动不动,连仅存的热度都几乎没有了。

        白南柠触碰到他的手臂后,惊呼出声,不顾浑身的异状立刻掀开他的被子。

        看到里面的一切,她黯淡无光的双眼瞬间被泪水占据。

        捂着嘴巴,无声地抽泣起来。

        被子里面的张横,原本便是皮包骨头的身体已经只剩下骨头了……

        不,不是只剩下骨头了,而是他的皮肤尽数萎缩,仅仅只能够抱住骨头、覆盖住内脏,使他看上去仿佛只剩下骨头和内脏一样!

        “师父,你不能死!”

        小丫头再也忍不住,泪如决堤,抄起旁边的短小匕首,速度极快地在自己左右手手腕上划出口子,让自己身体里仅剩地血液滴在张横地身体上。

        只是这一次,她刚刚把口子划出来,身体里的鲜血仅仅流出几滴便没有再流出来了。

        她全身的血液,好像是被放干了一样!

        “不行,不行!求求你们再多一点,师父一定要活下去!”

        她哭着再在自己地手上划口子,越划越多,只是这些口子纵使再深再宽,都没有哪怕一滴鲜血流出!

        “师父……”

        一直都在强装坚强地小丫头丢掉手中地匕首,一把扑在张横地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紫灵姐姐走了以后,师父昏迷不醒以后,她再也没有露出过如此悲伤凄凉的表情。

        但这一刻,她再也无法不哭了。

        “那个小子现在被玄武盟的通缉,自身难保,应该不会回来了!”

        “是啊,他如今要面对三域地强者,早便焦头烂额,知道我们在攻击这宫殿的法阵估计也不会回来的!”

        “咱们的阵法也马上布好了,等一下法阵被破,立刻往里面跑!”

        就在白南柠万念俱灰的时候,长生殿之外先后出了好几个人,看他们的样子,听他们的对话,似乎并不是刚刚出现在这里的。

        “法阵成了,冲!”

        其中一个人双手结印,猛然张开双眼大喊一声。

        随着他的这一声大喊发出,他身后的几人都瞬间朝着长生殿掠去,准备乘着他们布置的法阵开启,强入长生殿。

        长生殿的护殿法阵之上,出现一层层波纹,一只只白色的蚂蚁爬了上去,张口蚕食着着法阵,一个呼吸间便蚕食出了一个大口子。

        那大口子极其不稳定,显然马上要重新愈合,但它愈合也要一点世间,这几个人便是乘着这个时间游掠了进去。

        其中一人进入长生殿之后,哈哈大笑:“老祖宗留下来可以暂时破坏结界法阵的鬼冢蚂蚁真的强大!”

        “这个宫殿之中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们赶快进去看看!”

        ……

        白南柠没有控制长生殿的权力,自然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和张横所在的长生殿已经进入了一群人。

        而且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似乎知道了估计也不在乎了。

        因为……她正抱着张横走向张横昏睡之前留下来的大鼎。

        那口将唐皇和贵妃尸体都烧没了的大鼎!

        大鼎之中依然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上一次张横投入绝阴魂火之后,这大鼎之中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了。

        “师父,希望你不会怪我。”

        紫灵姐姐说啖生种乃尊者留下来借尸还魂的东西,我不会让你死后还让别人顶着你的名号到处招摇,让你蒙受侮辱的!

        她抱着张横,一步步走向那口大鼎。

        “咦,这个小娘皮不是前面跟在张横身边的那个么?”

        “是啊,怎么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

        突然,旁边传来几道声音。

        白南柠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来看向不远处,双瞳收缩,惊恐万分。

        他们怎么进来的!

        “桀桀……不得不说,她长得是真的漂亮啊!”

        “我警告你啊,玩可以,但请你搞清楚大局,别乱搞把小命丢在这里了!”

        “知道知道!”

        白南柠看不穿他们的修为,但是想来无论如何都在油尽灯枯的自己之上,于是她便抱着张横准备逃跑。

        然而,此刻的她,哪里还有什么力气。

        双腿一软,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一直被好好抱在怀里的张横也横飞了出去,整个人摔在地上,也暴露在了那群人的视野之中。

        “是张横!”

        “没想到他居然在这里!而且……看这幅情况,他好像已经要死了!”

        “上啊,把他的人头割下来,日后我们就飞黄腾达了!那可是代表着玄武盟的无尽资源啊!”

        他们看到地上只剩下皮包骨没有半点生命迹象的张横,双目之中立刻露出了贪婪的目光,恨不得立刻上去把张横那宛如骷髅的那袋割下来!

        “不许动,都不许伤害我师父!”

        白南柠朝着张横爬了过去,伸出双手想要去拽张横。

        但她的双手刚刚一伸出去便被一只脚重重踩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从伤痕纵横的手腕上传来,白南柠美眸仿佛能够滴出血来,她一瞬间咬破了嘴唇,但还是倔强地喊道:“你们休想动我师父!”

        “哈哈……你师父现在就是个废物,不,就是具尸体了,别执着了!”

        “小姑娘,等着我把你师父的头颅送到玄武盟,然后再来疼你啊。”

        “识相点,你现在就叫几声大爷来听听,如果叫得我浑身舒坦,我倒是可以现在就帮你脱离苦海!”

        踩着她手腕的那个人,低下头,目光淫秽的看着她。

        白南柠皓白的手腕立刻变得通红,被咬破的嘴唇虽也流不出多少鲜血了,但是仍然染红了两片玫唇,再加上她披头散发的模样,也十分狰狞。

        只是,她再如何愤怒,也拿这些人没有办法!

        扑哧!

        就在一把刀快要架在张横脖颈上的时候,旁边的大鼎突然窜出一缕火苗,在空中蜿蜒飞舞,如同火龙一样惊得众人不断后退。

        最后猛然进入了张横的眉心。

        张横的身体一阵不由自主的抽搐,下一秒,他居然站了起来。

        好似一具骷髅的他,森然的目光扫过这些不速之客,最后在地上的白南柠身上凝下。

        他的形象无比可怕,但是那双凹陷下去快要一寸的眼睛却是温柔无比。

        “柠儿,以后师父不会再让你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