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17章 蒙受不白

作品:《 乡村小神棍

        “紫竹盟?”

        听到这三个字以后,张横愣了一愣,而后却猛然露出不信的神情,摇头叹道:“樊尊者还是跟我说实话吧,紫竹盟一定没有拘魂藤。”

        此言一出,樊志忠脸色大变,死死地盯住他,问道:“你难道不信本尊?”

        “不是不信。”张横眼中露出感激地目光,说:“是不希望樊尊者拿柠儿的生命来开一个善意的谎言,以求保全我。”

        是的,樊志忠说拘魂藤在紫竹盟有,是假的。

        在他说出那拘魂藤三个字的时候,张横的神识里便传来了关于拘魂藤的信息,说这种天材地宝在百品灵媒榜上排名为二十八,是能够给死者招魂的药材,只生长在孕养雷电的秘境之中。

        紫竹盟说白了,也就是现代世界之中的一个俗世所在,根本没有灵气和雷电来孕养这种东西。

        “唉……”樊志忠终于叹了口气,在心中叹道:“张天王能够走到这一步,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他的心性、心思都比同龄人要高出几倍之多。”

        “是的,我确实是在骗你,当然你也知道我骗你的理由。”他坦然地看着张横,目光无比诚恳,“我希望你赶紧离开这里,最后去紫竹盟暂避风头,现在玄武盟的人是非杀你不可了,连麻衣书生都亲自过来要缉拿你回去了,你留在这里真的不安全,而且……若是他们把事情传到昆吾宫里,唐老给你订了罪,天底下真的就没有人能够救你了!”

        “尊者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尊者是我为了我好。”张横的阴阳五行长生体仿佛无底洞一样吸纳着周围的灵气,他的伤势瞬间好转,慢慢站了起来,也很诚恳地看着樊志忠,“但是樊尊者有没有想过呢?我就算离开了这里玄武盟的人还是要对我无穷无尽地追杀,唐老若是真的给我定罪,那我就算躲在紫竹盟,圣音佛母又能庇护我多久?唐老如此强大,她肯为了我与昆吾宫为敌么?”

        这一番话说得条理清楚、逻辑清晰,樊志忠听得一时哑口无言,唯有苦笑。

        是啊,如果昆吾宫真的给张横定下了罪名,他跑到哪里不都是一样的么?

        “尊者还是告诉我哪里有拘魂藤吧,我还要赶着复活柠儿!”张横低下头,伸出手抚摸着白南柠柔嫩的脸颊,温柔地看着她。

        樊志忠跟他相处没有多久,但却无比了解他的性格,知道他认定的事情,谁来都不肯低头。

        “这小子若是能够改一改这一点,可能将来就会成为连我都要仰望的存在吧?”这样想着,樊志忠开口说出了一个令张横措不及防,但仔细一想却也合情合理的答案。

        ……

        “昆爷爷,你快给我解开这封印吧,灵儿一定不乱跑!”

        百劫谷深处,一队人马正在不急不缓地继续往里面赶去,其中一个身穿紫衣、胜似仙子的女孩子拽着一个留着一长条胡须的老人的衣角娇声喊道。

        被她叫做昆爷爷的老人一脸和蔼的笑容,将腰间葫芦拿了起来狠狠灌了一口酒,打了个酒嗝之后瓮声瓮气地说:“小灵儿啊,这封印呢我是不可能给你解开的了,你要的啖生种消除方法我也是不可能给你的了。”

        紫灵听到他这位天机盟盟内极有威望的昆弥老爷爷如此说话,顿时像蔫了茄子,垂下了可爱的脑袋。

        昆弥,天机盟上到高层下到普通弟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它代表了一个人,也代表了一个传说。

        据说当年这个叫做昆弥的老人,曾经一人在全世界最高的雪山上赤身**修行了七七四十九天,创造了一大奇迹,也修炼成了一套雪冻闭息功,一身修为已在尊者徘徊几十年,差不多便要迈入第二个境界了。

        也就是说,在紫灵面前这个仿佛嗜酒糟老头的老人居然也是个快要度第二层劫难的尊者!

        他修行的雪冻闭息功强大无比,同时也有一些弊端,比如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陷入一次昏睡之中。

        上次林天错和张横大打出手的时候,他恰好陷入了昏睡,实际上代替他在这段时间内做主事人的尊者是个傀儡,所以才出现了林天错攻击紫灵时候,他瞻前顾后的事情。

        若是昆弥当时是苏醒的,一定是放弃林天错来保住紫灵,想都不想。

        后来他醒过来以后听说了林天错的事情,废了那个傀儡,让他回到盟内面壁思过去了。

        当然,这件事情是他的疏忽造成,他也不太敢如何责罚那个傀儡。

        昆弥大口大口地喝着酒,他身边的紫灵黑白分明的眼睛轱辘直转,似乎是还在想着什么借口逃脱。

        她前面听说张横已经脱离危险了,悬着的心也算是降了下来,但是总想着找个机会去找大坏蛋见一面,好确认他到底是不是脱离危险了。

        “有敌人袭击!”

        就在他们这一老一少各怀鬼胎的时候,前面带路的天机盟弟子突然发出凄厉的声音,而后便听到他的身体扑通一声倒地的声音!

        “居然有人敢在昆爷爷面前偷袭?”紫灵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惊呆了,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手中拎着酒葫芦的昆弥亦是一脸诧异之色,居然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靠了过来?

        反应过来以后,他心中顿时被一股怒火积满,当即拎着酒葫芦一步踏出朝着前面偷袭之人而去。

        紫灵也是紧随其后,想要去看看是谁敢在昆弥的面前偷袭天机盟弟子!

        只是,她现在一身修为都被昆弥封印了,只能徒步走过去,速度很慢。

        等他走到众人前面的时候,天机盟已经死了好几个弟子了,昆弥也朝着那人出手了。

        她定眼一看那人的容貌,顿时呆在原地,心中像是被雷劈了一眼,难以置信地吐出了三个字:“大坏蛋……”

        ……

        “你们赶紧离开,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听到这个村子里的老老少少一起发出让他们滚出去的声音,樊志忠也没有动怒,只是对他们淡然地看了他们一眼,而后便带着众人朝着前面出现炼九焱的那座山走去。

        张横穿了一身黑衣,头戴着斗篷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白南柠已经被他收入了孕婴葫之中温养,而他现在便准备跟着樊志忠前往百劫谷里面继续探索,希望能够找到拘魂藤。

        村子里的人看着他们朝着仙山的方向走去,脸色红一片白一片,偏偏又毫无办法,只得在他们身后破口大骂。

        “娘的,怎么才送走几个混蛋,又来了一群混蛋?”

        “唉,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了,我们都与世隔绝这么久了,也不主动去接触外面的世界,他们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们呢?”

        “肯定是前面妖言惑众说我们身体内有诅咒的那个人出去张扬的,否则哪来这么多人?”

        “是啊,那个人才是最大的祸害,要不是他……老巫师大人也不会死,狗生一家也不会落得这么悲惨。”

        “小声一点,巫师大人不喜欢听到这些话,别提狗生一家了。不过你说的是对的,当初那个说我们中诅咒的人却是是个祸害,要不是他咱们仙山上的神灵也不会震怒,更不会迁罪我们!”

        “嘘!别说这些,他是罪人,神灵当然要责罚他,我们收留了他们,自然也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

        前面身着黑衣的张横,仿佛没有听到这些话一样,继续往前面走去,只是伸出手拽了拽头顶上的斗篷。

        走在他前面的樊志忠猛然回头看了这群村民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张横,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