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37章 遗憾

作品:《 乡村小神棍

        “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白心儿目光如炬,灼灼地盯着张横。

        她的眼神之中蕴藏着一丝不悦,大概是觉得是他辜负了她,所以她会这样万念俱灰地死去。

        张横苦笑了一下,将白南柠曾经为他做过的事情娓娓道来。

        说到自己遭到顾天狼暗算,被种入一颗啖生种之后,白心儿的脸色忍不住为之发白,有些担心,说到白南柠为延续他的生机,将自己的血液不顾后果地涂抹在他的身上时,她的双目之中已然溢满泪花。

        张横悲伤地低声说着,“眼看着这法阵就大成,玄武盟的李东冥却是冲进来将这七盏长明灯尽数弄灭了,你说,这要我如何不怒?我苏醒过来以后,直接将李东冥给杀了,也正是由此开始,以麻衣书生为代表的的玄武盟一脉人全部站在了我的敌对面。”

        白心儿感同身受,脸色亦满是伤痛之色,她咬着纤薄地嘴唇,轻声说道:“没关系,我只是说她的死亡情况很奇怪,但这并不代表没得救,现在她的身魂已经融合在一起了,只要你模仿复活狗生的方法,应该可以救活她的,加油。”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她便忍不住哭了出来,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唇跑了出去。

        张横背对着她,沉默着。

        这个可怜的女人,明面上是冰冷如山、淡漠无比,但是内心之中大抵是柔软的,也是多愁善感的,看似万事不顾、风情万种,其实也很希望有一个叫做家的归宿。

        否则的话,为什么她那么执着要一个答案呢?

        唉……

        叹了一口气之后,他右手在孕婴葫上一抹,一道剑气万丈高悬。

        棋子剑已然出鞘。

        此剑为春秋之遗,剑内气运旺盛,力量却不如何暴虐。

        他所有的神器之中,当属这棋子剑最适合用来激发白南柠体内的气机。

        持剑走到白南柠身边,洞微之瞳开启,将棋子剑所有剑气激发,按照他从狗生体内解析出来的方法,一点点地牵引着这些剑气进入白南柠的身体之中。

        肉眼可见的剑罡缓缓自她

        的眉心没入其内。

        “啊!”

        正在他时刻注意着白南柠情况的时候,坐在旁边不会说话的狗生突然闷哼起来,与此同时一股暴戾无比的情绪出现在他的脸上,三道剑剑罡也横空斩向了张横。

        “是你这把剑的剑气太强烈,激发了他体内本命剑罡,让他感觉到了恐惧,没事,我来应付他,你继续!”

        枯木摩擦般的声音响起,白心儿已经出现在了狗生面前,伸出纤细玉指在他的脖颈处一敲,他顿时安静了下来。

        她是背对着他的,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是听她的语气之中,还带着很多感伤。

        张横知道现在不是留给自己儿女情长的时候,猛烈地一摇头,将所有的杂念全部摒弃出脑海,开始专注无比地将自己手中的棋子剑剑意无限激发,在引导它们全部灌注入白南柠的眉心!

        “师父……”

        在他的额头遍布冷汗,自己逐渐快要不支的时候,安安静静躺着的女孩嘴里终于吐出了几个字。

        看到她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张横知道自己的一切努力终于有作用了,当即不顾一切地继续引导剑意进入她的眉心。

        “啊!”

        也正在这个时候,狗生再次醒来,他的双目瞳孔居然变成了两把疯狂旋转的小剑,整个人腾空而去,不断地旋转起来,一道道剑罡自他的周身发出,轰然撞在这宫殿的房梁之上。

        剑罡威力之大,纵使长生殿亦是被轰得颤动无比。

        白心儿凝视他一眼后,顿时脸色苍白,喃喃道:“这是剑意崩溃了……他……要死了。”

        关键时候,白南柠终于闷哼一声,恢复了生命的特征。

        张横倒提棋子剑,洞微之瞳看向她,发现她是真的活过来了,只是太虚弱了,又陷入了沉睡,估计等她睡醒了一切都好了。

        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立刻抬头看向那边暴虐不已的狗生,眼见白心儿脸色苍白,他以为是她不敌,立时持剑杀来。

        强大无比的幽焱在虚空之中一爆炸,狗生便被现在在了原地,双目之中剑气外放,

        无数把近乎凝质化的剑横飞而出,差点伤到了他。

        “用你手中的剑,帮他!”

        白心儿言简意赅地说出了关键的问题。

        张横闻言,立刻照做,手中棋子剑剑气高涨、春秋气运大振!

        狗生体内被灌注入这棋子剑的剑气和气运,闷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他抱住狗生,将他放倒了另外一张床上,转过头看向白心儿。

        白心儿皱着眉头说:“刚刚你手中的剑剑气太强大了,让他体内的那抹剑气不安,现在两者交汇,估计也很难找到平衡点,他怕是活不久了。”

        听到这一句话,张横面沉如水,百感交集。

        正准备问些什么问题的时候,床上的狗生却是睁开了眼睛。

        “大哥哥?”

        他刚刚说出一句话,便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每咳一下便会吐出一对黑灰色的泥石。

        这些都是他体内的熔岩……

        张横和白心儿赶紧上前照顾他,只是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按照白心儿的说法,现在的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这是怎么了?”狗生有满是老茧的右掌捧起一把泥石,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张横抱了他一下,强行装作很平静地说道:“狗生你上次登山之后过度劳累,得了一场重病,现在病情刚刚好转呢,再过几天就好了。”

        “嗯……”狗生听完这一段话之后,陷入了一阵沉默。

        白心儿看着他那稚嫩的脸蛋和他胸前的泥石,鼻子一酸,张横这个善意的谎言,一点都不严谨好么?

        他现在还穿着那套黑色的衣服,腰间还悬着三把跟他差不多高的长剑,你说他会信你么?

        “大哥哥,你说我真的会好起来么?”

        狗生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张横问道。

        张横被他天真无邪的目光刺激到了,心中亦满是悲伤之情,但纵使自己的谎言漏洞百出,他还是要圆下去。

        “会的,狗生不但会好起来,还会变得像大哥哥一样强,终有一天能够亲自为父母报仇。”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