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81章 很多疑惑

作品:《 乡村小神棍

        他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一次以东方玄门为东道主的世界级玄学交流会背后似乎会大有深意。

        这种感觉从来参加的时候开始就一直隐隐萦绕于心,当白心儿在地球内部问出那一个魔兽吃什么的问题时候引起了他的注意,到了现在他彻底开始怀疑着背后的所有疑团。

        现在看来,最让人经不住深思的不是地球内部的那些魔兽到底吃什么,而是它们是不是人为饲养的,他们饲养这些魔兽又为了干什么?

        如果是一群别有用心的人饲养这群魔兽的话,那背后代表的东西就实在是太令人胆寒了,试想如果哪天地球表面和内部打通了,这些魔兽全部往地球表面涌来,将会是什么样的末日?

        要靠底气现在的科技文明来对付这些魔兽?

        不存在的,那些东西根本就对他们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而且以这些兽潮的数量来看,要消灭它们,只怕整个世界也被毁灭得差不多了。

        如今又在这里看到了这种能够掠夺地球灵气的工蜂,一切的疑团更加被增添了神秘诡异的色彩,这种能够掠夺灵气的工蜂到底从何而来,它们又为什么要来掠夺地球的灵气?困扰玄门的千百年浩劫跟这群掠夺地球灵气的工蜂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一切的背后,难道存在着什么阴谋么?

        张横站在原地,看着那些凝实化的灵气如柱般升起被那强大的吸力吸入其中,愣愣出神。

        知道身边的紫衣女子伸出手怯生生地扯了扯他的衣袖,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察看她有没有什么事情。

        他很快发现这个女子除了受了点惊吓之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只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角。

        看着她用手指头死死拉着自己的衣角,美眸之中尽是惊惧之色,一双三寸金莲**着踩在地上,张横中心的保护欲便有点爆棚,不自觉地将她揽入了怀中。

        “你不能说话么?”

        张横用下巴顶着她的额头问道。

        她在他的怀里,像只受惊的小鸟一样怯生生地点着头,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脖颈下方那些被烧伤的痕迹。

        他看到这些被烧伤的痕迹以后,顿时怒不可遏,心如刀绞,这种卑鄙的手段就是为了让她说不出话来吧。

        他们到底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制造出和阴圣女一模一样的她来,然后又将她的嗓子给烧伤,让她无法说话?

        张横早已经在心中认定了这个女人不会再是阴圣女,然而看到她脖颈处的烧伤痕迹后,又不禁在心中产生了疑惑,难道说阴圣女真的被他们借着石像的碎片复活了?这个就是真正的阴圣女?

        沧老说我戴在脖颈上的小石像里面都蕴含着阴圣女的生机,百年之后她可能会在我的孕养下重生,而马琳取走的又是我随身携带的石像上的碎片,这么看来他们借着石像制造出来的这个紫衣女子,似乎真的可能是阴圣女啊!

        想到这里,张横忍不住用力地将她抱在怀中,准备开口再问一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空间再次震荡,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将他们拉入了面前的虚空法阵之中,张横的脑袋传来剧烈的疼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珠穆朗玛峰内部,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就是四重门?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啊!”

        “是啊,只要斩杀一群战斗能力极其低下的工蜂就算是过关了?”

        “我觉得应该是没问题的吧,毕竟那群工蜂死了之后不也给我们带来了灵气奖励么?这说不定就是唐先生故意做的,再说了第三重门那么困难,下一重门简单点也没问题啊!”

        ……

        周遭的所有人都开始对第四重门议论纷纷。

        张横低头看着安安静静依靠在自己怀里的紫衣女子,认真严肃地问道:“下面我问你的问题,你认为是,你就点头,不是你就摇头。”

        紫衣女子抬起头来,用澄澈无比的目光和他对视了一眼,脸蛋微红地点了点头。

        见到她点头的模样,张横心中松了一口气,她能够听得懂自己的话,可以跟自己交流就再好不过了!

        “狗儿,你还真是不改水性杨花的本质啊!”只是,他的问题还没问出口,马琳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你只是跟人家张尊者、张盟主喜欢的女人长得像了一点,人家见到你旧情复燃,对你说了几句好话你就忍不住要跟人家你侬我侬了?亏你也是跟千百个男人来往过的女人了,一点都不矜持,不要脸!”

        这一番指桑骂魁、意有所指的话语一说出,顿时他们所在这片区域众人都静静闭上了嘴,转回头来看向他们。

        张横揽着紫衣女子的手臂微微颤抖,脸色铁青,额头青筋暴涨,显然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

        “你再多说一句,我今天就让进不了下一重门,也回不去你那什么万圣黄昏的基地,你信不信?”

        他开口说出的这番话,跟他前面说话时的语气相差无几,只是任何一个人听到这番话后,都不禁被一股空气之中浓郁得可以滴出水来的杀意给弄得背脊发凉。

        “你可是东方玄门的张尊者啊,又是组织我们对抗兽潮的大功臣张盟主,你所说的话我当然是信的啊!”马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退反进,朝着他走了过去,大喊道:“那你就杀了我啊,我真的是好害怕你出手杀了我啊!”

        跟着她一起往前走的,还有她带来的一众血裔战士,其中便有跟张横两次交手的那个血裔战士。

        明知道这娘们如此嚣张的背后可能有诈,但是张横已经忍无可忍了,他翻手朝着地面一压,镇海诀迅猛运转,镇海印凭空出现在虚空之上,猛然压下!

        怦!

        马琳也知道镇海印已经压了下来,却没有半点惧色,淡定无比的站在原地,他身后那个跟张横交过两次手的血裔战士怒喝一声,居然是将镇海印给死死撑住了。

        他浑身的衣物炸裂开来,露出了里面夸张无比的肌肉和古铜色的皮肤,一双小腿粗得跟石柱一样,看上起十分具有爆发力。

        “第五重门很简单,捉对厮杀,胜出的十个人可以进入第六重门!”

        两个人对峙起来的同时,唐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横听到这声音之后,眉头忍不住挑了挑。

        捉对厮杀,那岂不是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