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284章 风雨欲来

作品:《 乡村小神棍

        “是练气士没错,但不知道从哪来的,不过我让人用一些科技手段查过,那失落的两口鼎似乎就在苏家。请百度搜索”

        拓跋风点了点头,面『色』无比难堪。

        站在他身边断了一只手的毕萧雨含恨说道:“这个苏天真的是狼子野心,皇城根下都敢弄出这么多小动作出来,现在虽然玄学凋零,但是这九口大鼎蕴含的气运对上京来说却是无比重要的,若是失窃,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张横呢喃到:“难怪啊,我说为什么在这流火七月,上京突然变得有些寒冷起来,原来是两口镇压气运的大鼎失窃了!”

        想起苏杏西那倔强的俏脸,还有她毫不知情的样子,他皱了皱眉,问道:“确定是在苏家么?”

        “那不然呢?”毕萧雨一只手握紧拳头,恨道:“上次通知黄局的人是谁不用脑子都能够想出来,联系前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苏家了。”

        拓跋风挥了挥手,暗中递给了他一张纸条,低声说道:“这里毕竟是上京,你们那些玄门手段在这里不能施展,否则会破坏某些平衡,会招来其他的祸端,所以你要拿捏好尺度,我如今对外说是卧病在床,一切的重担只能压在你身上了。”

        “咱们这一次如果化险为夷的话,将来你在明面俗世界也一定会有一个超然的地位!”

        握着他递给自己的纸条,张横郑重地点了点头,现在他身后的远山集团蒸蒸日上,但到底还是需要一些仪仗的,而拓跋风的承诺便意味着日后远山集团会获得更大的靠山。

        “那我这就去看看!”

        他谁也没带,连白南柠都让她留在这里照看着。

        “张横!”才出门,便听到了苏杏西的声音。

        他回过头来,撇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你什么意思?”她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苏大小姐赶紧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毕萧雨冷哼声传来,重重关上了大门。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

        她呆滞在当场,宛如一朵摇摇欲坠地风凉花。

        苏家大院之中,吕玄正在研读一本古籍,突然一阵破风声响起,他整个人被推到了墙角。

        掐着吕玄的脖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张横沉声说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答案不让我满意,我立刻要你去死。”

        吕玄咳嗽着问道:“张先生,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张横在他的神魂之中种下了烙印,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要他命丧黄泉,如今一边说着话,一边在观察着他神魂的波动。

        他很想看到吕玄的神魂有波动,然而他却失望了,正如吕玄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前脚才走,后脚就有人前去拓跋风家盗鼎,还打伤了我的仆从,根据拓跋风所说,那群人也是练气士,你说说,这偌大的上京,除了你们,还有谁是练气士? ”

        张横放开了他,质问道。

        “练气士?怎么可能?除了我和弟弟,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练气士了,你说的是真的么?”

        吕玄摇着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丢出手中的纸条,张横沉声说道:“不仅是练气士,而且还指名道姓要我去死,你自己看看吧。”

        吕玄赶紧捡起他丢在地上的那张纸条,展开一看,只见到上面写着:“张横,我要你身上的天下气运,为我铺就圣道。”

        冷冷地看着他,张横说道:“圣道这两个字你很熟悉吧?而且你再好好感受一下,这纸条上是不是你们这门的炼气术气息?”

        “怎么可能!”吕玄看了许久纸条,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站了起来,面容因为怀疑而有些扭曲。

        “你弟弟『自杀』了,跟随他的练气士也被一个老怪物给杀了,除了你和你的手下,还有谁呢?”张横冷哼道。

        原本很是疯狂的吕玄听到他的话,突然沉寂了下来,喃喃自语道:“该不会是她么?”

        “可是,她为什么能够接触到拓跋家呢?”

        他说着说着,又抱着自己的脑袋大吼了起来。

        “一定不会是她的。”

        “我不想知道是谁,我只想你们快点将大鼎给还回来!”张横迈出一步,怒喝道:“你们比当代任何一个玄门中人都要明白气运的意义,如果上京的气运被盗窃,那么带来的后果,你自己心里明白!”

        “可是,我在苏家感受不到气运啊!”

        吕玄说完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句话便懵了,他好像真的感受到了两股充沛无比的气运!

        “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苏天?”

        他不敢相信地朝着大院的某个角落走去,而后挥手一招,尘土顿时消散,『露』出了两口大大的鼎。

        正是拓跋风带着剑戟守护的九口大鼎里的两口鼎!

        “怎么会这样?”

        看到真的有两口气运十足的大鼎停放在这里,他再不愿意相信事实,也无法反抗了。

        张横看到这两口大鼎就那么明目张胆地放在这里的时候,眉头一跳。

        意识到这件事情背后不把简单。

        “苏天老爷子的确想要跟我学炼气之术,可是我没有传授给他啊,普天之下也没有其他的练气士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吕玄不断地摇头,双目空洞,呆呆地望着面前的东西,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苦笑。

        “张横,你很不错啊,居然能够将我拿步步为营的师叔给斩落下马。”

        宛如银铃般的轻笑在大院之中响起。

        张横和吕玄同时转头看向墙头上,只见到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赤『裸』着双腿坐在那里。

        她右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似乎在学东施捧心,发丝如钩悬停于胸前,歪着头轻轻一笑的样子,真的能够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

        握紧拳头,张横望着她,朗声说道:“想过可能是你,但却没有想到真的是你,你隐藏得还挺深的。”

        “不过,你有什么倚仗敢开口要我的命?”

        “我没有倚仗,不过却能要你的命!”陈艾琳吃吃笑着,纤细白嫩的玉手在空中一画,一道闪电却是在晴空出现,霹打在了张横面前三寸的地方。

        “在上京使用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活腻了?”张横身后玉斧一挥,斩断这缕闪电。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因为我和上京现在是融合在一起的。”陈艾琳轻笑了一声,身影却是在墙头上消失了。

        吕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他转头看向张横,轻声说道:“张先生,咱们得从长计议了,现在陈艾琳已经窃取了一部分的上京气运,在这个上京城,没有人能够阻止她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