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516章 阵法的问题

作品:《 乡村小神棍

        <content><h1>第2516章 阵法的问题</h1>

        昏暗的房间之内,光线暗淡,窗户紧闭,柳犁月打开小灯,刺眼的光芒瞬间照射得在场三个人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很封闭的房间,空间极小,是专门用来关押付天鸿的。

        此刻,张横和柳犁月一起站在铁栏门外,看着里面的付天鸿,前者冷声说道:“还不打算将你知道的关于赎罪之火的事情说出来么?”

        柳犁月双眸同样冷冽,死死盯着对面的付天鸿。

        付天鸿现在已经狼狈到了一定的程度,身上的衣衫都沾染满了灰尘,那些因为骨骼增长、肌肉隆起导致破坏掉的衣衫仍然没有缝补,他冷笑说道:“三天……都三天了,我一直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你觉得这样问下去有什么意义么?”

        柳犁月见他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立刻有些愠怒之色,准备从自己腰间掏出钥匙来,进去给他点教训。

        但张横拦住了她,他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轻笑道:“你觉得拖下去是个办法么?你也别慌,我有的手段让你生不如死,终有一天你会说出来的。”

        说罢此话,他右手指间闪烁起一缕魂火,此魂火受他一驱使便飞入了付天鸿的身体之中,付天鸿脸色瞬间变得狰狞,浑身上下都开始燃烧起了淡蓝色的火焰,痛苦地低吼着开始满地打滚。

        “你别想着自杀,我巴不得你自杀了,你这样神魂强于一般的人的人,最适合用摄魂夺魄之术来搜取记忆了!”张横伸了个懒腰,带着柳犁月走了出去。

        柳犁月跟在他身后,似乎有话想说,一直欲言又止。

        张横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问道:“你不会觉得我太残忍了吧?”

        柳犁月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担心的自然不是这个,而是那些商业精英联合起来对付你家企业集团的问题。”

        张横愣了一下,而后迟疑地说道:“这个似乎是个问题啊……”

        柳犁月突然明媚地一笑,说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我刚刚得到了消息,说是那两个争着抢着要做你的岳父的商圈大佬已经展开一些动作了,蓝林和高鸣都公开给你融资,势要保护你到底了。”

        张横被她那句争着抢着要做你岳父弄得哭笑不得,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就是一吃软饭的是的。”

        柳犁月没有再说话,不过那神情却是调侃不已,好像在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没办法,谁叫本少这么优秀呢?不过说起来,柳姐你老父亲知道我这么优秀,会不会也想让我去他家吃软饭啊!”张横忍不住打趣道。

        见到柳犁月渐渐变冷的神情,他忍不住在心中哼道:“敢拿我开玩笑,我还治不了你?”

        不过,他似乎低估了柳犁月,后者仅仅是愣了一下,而后便灿若桃花般地笑了起来,摆出一股子跟以前英气刚硬气质截然相反的柔软模样,说道:“可想了呢,我老父亲都三番两次让我带你回家了呢!”

        张横见状,只得落荒而逃,大呼这平日里跟自己可以称兄道弟的女人柔媚起来,真的遭不住。

        “赵少,这件事情怎么办?蓝林和高鸣那边已经在给我们施压了,尤其是蓝林……”雷克萨斯lx车上,赵琛坐在副驾驶上,手中叼着一支烟,脸色阴晴不定,迟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既是司机又是智囊团的人忍不住低呼道:“你说你父亲也真是啊,谁家的名媛女眷不好,非要选了蓝林的女儿,这可是他的独生女啊,还好现在没事,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估计我们根本就保不住他,甚至你的前途……”

        赵琛抖了抖烟灰,双眉微微平展下来,似乎有了决策,他指着前面的路说道:“开车吧。”

        司机脸色微变,本还想说话,但叹了口气,终是没有说什么,自己这个赵少的脾气可不是任何人劝得动的。

        “赵少,所以我们怎么解决?”

        坐在后排的秘书推了推眼镜,正色问道。

        她坐在后面,看不到赵琛的表情,只听得到他毫无感情地说道:“把我们准备好的药送给张横,阵法还需要他帮忙,其次……赵易正越来越过分了,放弃他,让蓝林把他送进去冷静个几年,让他好好想想,他这个做老子的到底有没有点样子!”

        终是听到这句话,司机一下子失了神,刹车踩得重了点,众人一起前倾出去,他反应过来以后,马上给赵琛道歉道:“对不起赵少。”

        赵琛回过头来,对他摇头笑了笑,轻声说道:“没事,继续开车,你别往心里去。”

        这句话,自然不是说车的问题,而是说他父亲的问题。

        ……

        “赵琛送来的?”来到范绮亦修养的地方,张横抬头便看到了有个人站在门口,端着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整整齐齐放着许多装满液体的药瓶。

        “是的张少,他们送过来就走了,没有给我任何拒绝的机会。”负责管理这里的人轻声说道。

        张横沉吟了一下,说道:“知道了。”

        而后他结果那精致的盒子,带着走进了里面的人工湖畔。

        美丽的鲛人族少女已经坐在亭子里等待着他了,她漂亮的鱼尾好了不少,此刻正在拍打着下方的湖水。

        “你来了!”她高兴地站起来。

        张横快步走过去,将盒子放在她身边,说道:“这是赵琛送过来的,你服下吧,我去他家一趟。”

        鲛人族公主突然愣住了,而后双眸开始泛红。

        张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有点蒙,手足无措地过去将她扶住,以为她是犯病了。

        没想到她却是靠在他的怀里,低声说道:“我跟你相处不多,知道你是个执着且高傲的人,所以我不希望你向别人低头。”

        原来这小美人鱼是觉得自己为了救她的命委屈了自己。

        “没事,这是他自己送过来的,我对那个阵法也挺感兴趣的。”张横马上如此安慰道。

        话虽如此说,但实际上他却是对赵易正的所作所为心有芥蒂,还没有完全决定去不去将那巨人阵给解除掉。

        正当时,张横突然接到了柳犁月的通知,说蓝林已经通过凿凿铁证将赵易正送进去了。

        这个消息让他有点措不及防。</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