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628章 见故人

作品:《 乡村小神棍

        得到镇海印时候他就得到了那元古的传说,一旦镇海印和翻天印合在一起,困扰玄学千年的秘密才会揭开,他这些年来都在到处寻找翻天印,却一无所获,如今镇海印得到水蛇王的封印祭练,终于露出了一点蛛丝马迹。

        “逆转翻天,说的是这天地要逆转的时候么?”他看着镇海印的眼神之中,有些莫名的神采。

        他很期待玄学浩劫之秘解开的时刻来临,却还有点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害怕,从莫名被封印的池白仙宗到最近见到的萧若墟那句“天道作何,饮恨者多”,总让他联想到玄学终极尽头令让不寒而栗的恐惧。

        “不管了,且走且看吧!”他摇摇头,强行摒弃自己脑海里的其他想法,将镇海印收了起来,进入浴室里好好洗了个澡,而后出来拿出从萧家带回来的神矿石,准备解剖了看看其内是什么东西。

        “说起来已经好久没有能够让我看得上眼的神矿石了!”他掂量着这几颗神矿石,喃喃自语,事实上不久之前他才得到很多神矿石,只是他粗略地看了一眼,觉得那些神矿石里面的东西他都不想要就没有剖开。

        今天这几颗神矿石就不一样了,首先它们是从萧家号称梁武帝的宝藏库里拿出来的,其次张横发现自己并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

        拿出削铁如泥的小剑,他干净利落地切割开了神矿石,发现里面的东西居然是铁树银花!

        是的,这是真正的铁树银花。

        铁一般刚硬的树干,银色并且坚固无比的花朵。

        这是生长在元古华夏时代黑暗深渊里面的东西,别说是往前推一千年,就是往前再推一千年都不会见到真正活着的铁树银花。

        “没想到会是这东西,真是捡到宝了!”张横摸索着自己的下巴,望着这数量不少的铁树银花笑道:“哥们还是挺走运的,只是现在还有谁能够处理这铁树银花呢?”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林天道皱了皱眉,说道:“根据我的记忆,这铁树银花可以祭练成为一种丹药,名为混元金铁丹,若是给尚未洗髓伐骨的人服下完成脱胎换骨,那么日后他便是钢筋铁骨般的体质,比以武入道的武夫肉身强度都要强上很多,甚至比你这一具阴阳五行长生体都厉害,你们以肉身正面硬悍,你几乎完败!”

        “这么厉害?”听完他的话,连张横都傻眼了,他想过这铁树银花会有某种特效,但没有想到会霸道到这种地步,这岂不就是传说之中如同孙悟空那般的金刚不坏之躯?

        “厉害是厉害,不过我估计别说这个时代,就是以前的时代都没人会炼制。”林天道摇摇头,轻声说道。

        此话就像是一盆凉水从张横头顶灌注下去,让他瞬间来了个透心凉。

        “张横,你在里面么?”门被嘭嘭嘭敲响了,外面传来魏薇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有点紧促和关切,张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房间里过了三天了,酒店从监控视频里看不到自己外出,恐怕会以为自己发生了什么。

        他当即将门给打开了,扑面而来的就是满鼻芳香。

        魏氏姐妹俏生生站在外面,魏薇长发披散、玉颜粉面,穿着一件英格兰白衬衫系着可爱的小领结,下身穿着一条咖啡色格子高腰短裙,**皎洁晃眼魏闲则是穿着很可爱的洛丽塔裙子,梳着齐刘海,三寸金莲下踩着一双铮亮的圆头皮靴,青春之气盎然勃发。

        这两姐妹长相一模一样,却端的是一个成熟稳重,一个青春可人。

        见到他没事,两姐妹似乎都松了一口气,魏薇就道:“酒店的人昨天就联系我了,说是你好几天没出来了,以为你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试图开门都开不了,我安抚了他们说不会有事,他们这才放心下来。

        魏闲抱着一个轻松熊喊着棒棒糖,声音温柔地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叔叔说是你的旧识,要来见你。”

        “旧识?”张横皱了皱眉,想来想去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有什么旧识。

        他本想就此跟魏氏姐妹一起下去去见所谓的旧识,但魏薇和魏闲却是架着他在房间里给他换上了一套比较昂贵的休闲服,将他打扮得人模狗样才能出去。

        这搞得张横有点无奈,最让他摇头的还是,明明是去见自己的旧识,两姐妹非要订下这边最豪华的酒店,开着一辆价值几百万的豪车过去。

        “我父母说了,只要你在这里一天,你就要受到这边顶级大少的待遇,你就是要说自己叫魏横都可以!”魏薇坐在驾驶室里,穿着高筒袜的光洁小腿一发力,一脚踩在油门上,驱动车前行,很严肃地说出了这句话。

        张横听完脑门一黑,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入赘魏家了,整个一吃软饭的模样。

        魏闲望着他满脸黑线,从红润小嘴里拿出棒棒糖,吃吃笑着。

        张横一直在想,到底是哪个故人会在这里跟自己想见,当他们来到川庆一代最好的临江酒店江景包房时才恍然大悟。

        在这里等候自己的,不就是许久不见的师弟叶绝和炼药翟家的翟志超么?

        “师兄,你终于来了!”叶绝一上来就给张横一个拥抱,张横心中微暖,也是给他回以笑容。

        翟志超笑道:“张大少真是艳福不浅啊,到哪都有最优质的美女陪伴,我可听说这川庆一代山好水好人也好,就是美女脾气都像是那火锅汤底一样有点泼辣,没想到你这却是坐享齐人之福了!”

        张横被他打趣得老脸一红,赶紧吆喝着他落座,魏氏姐妹在他身后脸蛋红红,也没有解释什么。

        “你们怎么过来这边了?而且还一起过来。”张横落座以后便马上问道。

        翟志超和叶绝相识一眼,翟志超用眼神示意叶绝先说。

        叶绝咳嗽了一声便低声说道:“一开始是我夜观天象觉得我在这边可能会有什么机缘便过来了,可没想到来到这边听说你也在这边,便准备过来见你了。”

        张横听他说起自己的机缘,正准备说话,他却是靠过来,在自己耳边低声道:“我在等你的时候,突然觉得心有郁结,有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要我给你测一字,于是我便测了,结果不是很好。”

        张横的脸色沉了下来,自己这个师弟在测字这方面一直都很有天赋,测得也极准,听他的话,自己心中也开始打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