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711章 简单粗暴的方法

作品:《 乡村小神棍

        叶绝站了起来,暖筱筱等人还没来得及高兴便看到他仰头吐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道衍急忙冲过来将他抱住。

        张横也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眼中一片混沌,他咬着牙说道:“对我们两人来说推演天机实在是太困难了,我只感觉我身上的真元和法力都被瞬间抽干了,而且我的心念有山河都被完全蒙蔽!”

        魏薇和东方怡情也不敢怠慢赶紧走过去将他扶住,关切地询问他的情况。

        确实,张横现在虽然有了圣人之心,但实际上距离远古时代的玄门圣人还有些很大的差距,而顾长生和周承泽就不一样了,这两人一个是活了两千多年的魔头,一个是连长青真人都对付不了的大魔头,他们究竟有什么样的能耐谁也不知道。

        在这推演天际和占卜未来的事情上,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方面就算是张横都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他们。

        不过好在过程很困难,但结果是好的,至少张横和叶绝将四副天机图完全推演了出来。

        “横,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到了那六十副推背图旁边的时候要面临着提笔忘言的危机,我觉得只怕是你们也不一定记得自己手中的推背图是什么情况。”魏薇担忧地说道。

        张横看了看周承泽和顾长生,皱着眉头说道:“他们也提笔忘言了么?”

        “是的,他们两人打算用最笨重的办法,也就是在原地推演天机然后直接画上去!”东方怡情略带讥讽地说道。

        张横看了他们一眼,紧皱着眉头看,沉声呢喃道:“这推背图确实不简单,我和师弟按照前六十副的痕迹往下面推演,更在这个过程之中掺杂了自己的理解,结果差一点推演不出来,师弟还受到了天道重创,现在又提笔忘言该如何是好?”

        周承泽和顾长生也是狠,两个人明明是提起笔就忘记自己要写什么画什么的情况,硬是在推背图下面开始就地推演,甚至一笔一画地记下来往推背图上写上去。 m.quanzhifashi.com

        这种方式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达到了。

        正当张横想着怎么办的时候,旁边的赵琛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走上前去,将仅剩下的左手臂扬了起来,千千万万根黑红色的线头如同猛蛇出洞迎风飘摇。

        “他要做什么?”东方怡情和魏薇不禁惊呼出声。

        张横看了一眼,马上回答道:“他也很聪明,他打算用自己那些黑红色的线头将自己要写出来的东西钉在宣纸上,而后连点成线,如此一样想必是比周承泽和顾长生更加快速迅猛的。”

        “那我们也要赶快想想办法!”

        魏薇焦急地说道。

        道衍也是皱着眉头,接连叹气,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却又马上被自己否决了。

        张横望着他们,脑海里也是有好多个念头在不停的运转,思考着到底该如何是好。

        那些连推演天机的资格都没有的人只得在一旁满头雾水地望着他们,眼中满是茫然和无奈,他们原本在外面华夏玄门之中都是极具身份和地位的人,结果进来这里面立刻转变为不入流地配角。

        甚至张横等这些大神打架,他们还得跑得远远的,否则他们这些小鬼很可能被殃及池鱼。

        现在见到他们如此紧张地争斗着,更是捏了一把汗,心弦紧绷,生怕他们又一言不合打起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张横提着手中的四副推背图,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他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他们快要成功了!”

        东方怡情盯着对面的顾长生和赵琛,焦急无比地喊了出来。

        张横对着叶绝喊道:“将毛笔和墨水给我!”

        叶绝和道衍错愕了一下,不敢迟疑还是将墨水和毛笔递了出去,众人都很疑惑他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到他原地盘坐下来,提着毛笔沾了沾墨水,再一次开始临摹起手中的四副推背图起来。

        这一幕让很多人都不明真相,魏薇都张大了红润的小嘴,满眼疑惑。

        “这是干什么啊?”

        张横来不及跟他们解释了,一边临摹手中的推背图,一边以真元和法力将那些墨水给维持在湿润的状态。

        “呵!”

        那边的周承泽和顾长生纷纷发出盛怒的低吼声,眼看着他们就要站起来完成下一部了。

        “快啊!”东方怡情和魏薇看得直跺脚,在原地低声呼喊着,却又不敢上去催促张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承泽、顾长生和赵琛等人已经有些头绪了,这才看到张横站了起来。

        “阻止他!”

        顾长生抬起头来看到他要提着手中的四副推背图朝自己冲过来,立刻高声呼喊了起来。

        周承泽和赵琛都是一震,回头来看的时候,张横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

        “给我滚!”

        张横霸气地一吼,催动身上的河洛图书拓印版,滔天盖地的玄学终极力量威压散布开来。

        “他身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

        赵琛立刻被这力量压得抬不起头来,周承泽和顾长生更是苦苦支撑,再也没有办法起来为难张横了。

        张横挥出手,将顾长生、周承泽和赵琛等人在宣纸上留下的痕迹抹掉,提起了手中的四副推背图。

        他要做什么?

        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想要看他到底会用什么办法来解决这种提笔忘言的情况。

        东方怡情和魏薇等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了即兴奋又无可奈何的笑容。

        “给我印上去!”

        张横闷哼以上,手上的第一幅推背图契合无比地印在了第一张纸上。

        “他居然想到了这种办法?”

        “莽夫啊!这种办法有用么?”

        “这办法也太简单粗暴了一点吧?”

        ……

        霎时间满场众人都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当然这其中夹杂着无奈、讥讽和赞叹。

        哗啦一声,张横撕下了印上去的那张宣纸,只见到空白的推背图上居然真的留下来了一幅图、一句谶语和一段颂曰!

        天啊!他真的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做到了!

        周承泽、顾长生和赵琛脸色无比铁青,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陶园也是惊诧了片刻,而后苦笑了起来。

        这张横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居然我提笔忘言那我干脆就不写了,我直接印上去不就好了么?

        张横没有管那些人惊讶的神情,他的心里只有一念头,那就是这方法果然有效,要赶紧将后面几幅图给印上去,得到推背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