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770章 侧卧之榻

作品:《 乡村小神棍

        “这倒是奇了怪了。”张横听完何大牛的话,眉头皱得更深了,张家就在白马村,有张横布置下来的各种法阵存在,一般的邪门歪道根本就不敢在村子里兴风作浪,那些妖物邪物也不会来撒野,可听何大牛的意思是,出现干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你能够找到有干尸的地方么?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张横决定还是要去看一看,毕竟白马村可是家里两老和几朵金花居住的地方,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林顿家的事情就暂时搁置在一边好了。

        “住在山里的流浪汉老三两天前也变成了干尸,因为他无亲无故,又招人恨,没人给他收尸,我估计他的干尸还在山里,我们去看看能不能见到。”

        何大牛如此说道。

        张横点头,让他带着自己和叶绝前去查看,等他们来到附近的一座山里以后果然见到了老三的尸体。

        这个叫做老三的人张横以前是见过的,整日游手好闲,基本上算是做些脏活累活来谋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赌博,是个很年轻的人。

        然而此刻在这个年轻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只有皮包骨头的干尸。

        他的家说是家,实际上就是个破败的简易房屋,家徒四壁,床上除了一张铺着草席和脏到发黑的被子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他是市井流氓,可恨却也可怜,死了以后都没人来收尸。

        张横开启洞微之瞳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他的情况,发现在他的脖颈上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有一个像是针眼的痕迹,只不过只看一个人的干尸也看不出什么情况来。

        “他们将他葬了吧,毕竟死者为大。”他收回目光,对着叶绝和何大牛说道。

        两人点头和他一起在老三以前住的房子旁边挖坑将他埋葬,张横还口诵度人经超度了他。

        “大牛,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下山的时候,张横对何大牛如是说道。

        何大牛估计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他又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张横等人下了山,何大牛就因为家里有事被迫和众人道别了,而张横和叶绝也准备先回去天阙园。

        半路上他们遇上了林顿家的豪车队,老远远地便向他们按喇叭了,张横和叶绝本就站在公路旁边,和车要经过的位置保持着合适的安全距离,两人也就站在原地没有动作,没想到打头的那辆法拉利却是按着喇叭一直开到了他们面前,而后一脚刹车踩住。

        “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要是撞到了老子可不赔!”

        车窗被打开,里面一个瘦削的男人对着张横和叶绝大声喊道。

        他身下的豪车开到哪里都很是引人注目的,如今在这里停下,顿时引起了村民的注意,一些年轻子弟便转头看来。

        张横淡漠地望着这个人,一句话也没说。

        “哑巴了?”车里的人自然是不认识他的,见到他不说话,以为是被自己镇住了,继续骂道:“娘的,不懂事的乡下人,真该撞死!”

        听到这一句话,张横原本毫无感情的眸子里立刻就亮起了凶光,他对叶绝说道:“师弟,你有没有砸过法拉利这样的豪车?”

        叶绝一愣,而后却是笑了起来,回答道:“我还真没有砸过呢,怎么了师兄。”

        张横将胤国玉斧掏了出来,递给他说道:“那你现在去体验一把,看看这价值千万的豪车砸起来是什么感觉。”

        “好好好,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说来砸我的车!”

        车里的人听到他们的对话,气焰更加嚣张,居然是将车的档位一挂,熄了火停在原地了。

        坐在副驾驶的漂亮女人用手扇了扇风,对张横和叶绝翻了个白眼,一脸鄙夷的神色,似乎觉得张横和叶绝真的毫无礼貌。

        “我们远远地就让你们的车了,结果你们非要觉得我们让的位置不够,觉得你们的车很宽,那好,今天我就给你这辆豪车削窄一点,免得日后还要抢道!”张横淡漠地说了一句。

        叶绝便走了上去,将自己的天巫真元灌输到手中的胤国玉斧里面,朝着那法拉利挥了下去。

        而张横也在这个时候暗中给他注入气运,激发胤国玉斧的威力。

        砰的一声,整辆法拉利直接就被斩碎成为两瓣,里面的瘦削男人和副驾驶的女人直接惊得大呼小叫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报上名来,今天我就要你死在这里!”

        瘦削男人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咆哮不断。

        叶绝随手一斧子就抵在了他的脖颈上,一言不发。

        他大概是被叶绝那杀伐果断的神色给吓到了,霎时间额头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张横走过去,拍拍他的脸颊说道:“不认识我就问问周围的人,你也好,你身后的林顿也好,要找我就来天阙园,我在家里等着,以后开车小心点,人让车是道德,车让人是规矩。”

        说完后,他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路上的如龙车队尽数停下,车里的人都乖乖地目视他离开。

        瘦削男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了过来,他的体表完全被冷汗所覆盖,背脊的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他刚刚被张横瞪了一眼,差一点就张口吐出血来了,站在张横身边的叶绝也许没有杀气,可从张横的眼神里,他却是真真实实地感觉到了杀意。

        张横还正找不到一个口子让林顿他们家的人来见自己呢,没想到刚刚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过来了。

        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鼾睡?

        来我白马村就算了,不打招呼还挑衅我?张横觉得的自己的性格怕是变好了,什么时候容得下林顿这种人了。

        而且一看他这些狐朋狗友就是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的,那个瘦削男人之所以开窗子骂自己,大概便是觉得其他人都避让他们了,自己不避让他心里不爽。

        “是张横啊,他回来了!”

        直到张横走了以后才有人隐约发现了张横的身份,纷纷高声喊道。

        瘦削男人听到张横的名字,脸色难看,猛地转身看向张横离开的方向,可他根本就看不到张横的身影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乡村小神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