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806章 更多的密辛

作品:《 乡村小神棍

        讹兽口吐鲜血倒在地,葛长飞的修为绝巅,那定海神针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器,但想来品阶也一定不低,被这棒子结结实实地砸了一下,估计是谁都承受不住。

        她刚刚有被张横用摄魂夺魄之术一定,如今神识都无混乱了。

        林顿等人都屏气凝神望着眼前的露灵,眼尽是警惕的神色,张横也是死死盯着她,他从一开始觉得这个主动帮助自己寻找神巫果的人有古怪。

        “没想到外面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修士,一开始章牛让我小心一些我倒没有在意,如今看来确实是我小看了你。”露灵从地站了起来,这一次她所说的话任何人都听得懂了。

        众人只感觉到眼前一阵恍惚,而后便见到她彻底变了个样,一阵阵的黑色雾气从天而降,落在她的身体表面,她不是当初被休蛮唤醒的巴雅么。

        “原来是你。”张横低声喃喃道“我还说里面为什么会有活人呢。”

        “她身的神秘黑色符,难道是……”陶倩钰聚精会神地看着她,难以置信地喊道“难道是古苗以前出现过的尸变婆!”

        张横和血梦泪听到她的话,皆是神情一震。

        所谓尸变婆,便是在古苗一代曾经出现过的某种怪人类,据说她们的行为举止都极其怪异,喜欢光着脚丫子在黑夜的村庄城镇之来回走动,她们会裹着厚重的头巾,状若癫痫,说着胡话,总之她们的行为极其异常,不少古苗人都说尸变婆是尸体复活,她们能够变成很多人的形象,也能够随意改变自己的样貌。

        她们存在的意义是将那些喜欢晚在外面闲逛的人给拐走,尤其是小孩子,传闻尸变婆数量很多的那些年头,天一黑,大人不敢离开孩子周围了。

        尸变婆在古苗一代的传说里和草鬼婆并列,不过草鬼婆后来算是玄门修士的一个分支,而尸变婆更像是某种怪物了。

        “你埋伏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葛长飞脸色难看地问道。

        巴雅从自己的身拿出了一枚神巫果,对张横笑道“我说我是来给你的长辈送解药的你信么?”

        张横嘴角一勾,假的神巫果葛长飞有一颗,她真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么?

        他冷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你若是真的有心给我送来解毒的东西,还用得着在前面给我演戏么?这样吧,你先自己咬一口,如果没事我相信你的话。”

        巴雅的脸色微微一变,却是娇笑道“你们害怕有毒,那日后解不了老人身的毒素不要来怨我们了!”

        话音落下后,她走到讹兽旁边,撬开了讹兽的嘴巴,准备将神巫果送进去。

        “妖女,你要干什么!”葛长飞眼神闪烁,前往阻止,只不过来不及了,她已经将神巫果放入了讹兽的嘴。

        讹兽吞下神巫果之后,姣好的面容立刻露出一阵诡异的紫光,再然后她睁开了眼睛,原本她极其漂亮的三片梅花眼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猩红色的眼眸,看起来尤其可怕。

        “你们这群人都该死!”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三叉戟再次被她从虚空里面抽出来,她握着三叉戟,指向张横众人怒吼道“是你们帮助他们杀掉了巫桓,否则巫桓是不会死的!”

        “怎么回事?”张横见到情况发展的方向有些出乎意料,赶紧来到三女的身边,和林顿一起将他们和许老护住。

        葛长飞独当一面,站在巴雅和讹兽的面前。

        “巫桓是谁?他可是开辟了黑巫蛊国的神,要不是他,哪里有你们这群渣滓?要不是他,黑巫蛊国的巫术哪里能够传承下来,结果你们位以后居然要将他给杀了!”

        讹兽好像陷入了疯狂之,她手的三叉戟变得无,整个躯干都变得火红,仿佛是快要被融化了一般。

        张横见到在那三叉戟居然将讹兽的手掌绒毛烫开,和她的手完全链接在一起了。

        人首兔身的妖怪给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陶倩钰和血梦泪见到她的第一时间都觉得她矮矮的很可爱,再看到她长着一张很漂亮的俏脸时更是有些喜欢,然而现在见到她发狂的样子,直觉得内心都在颤抖,她们的脑海里甚至还出现了母兔在紧急情况下会将自己刚刚生下来的兔崽子给吃掉的场景。

        “是他们,是他们害死了巫桓,你去给他们报仇吧!”巴雅笑嘻嘻地说道。

        讹兽听到这一句话,眼的红光更甚了,她提着三叉戟便冲了过去。

        “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要杀了巫桓,你们要的大祭司位置已经拿到了,为什么还要杀了巫桓!尤其是你,你这个小人,巫桓让了大祭司的位置给你,你还要这样对他!”她手的三叉戟在虚空之搅出一阵又一阵的空间波动,无尽的空间乱流开始凝聚在一起,全部攻向张横。

        张横感知到这空间乱流,额头瞬间布满了冷汗,这些空间乱流带着天兵还要强盛的威压,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了。

        “滚!”葛长飞手的定海神针陡然变大,化作一根擎天大柱轰然砸落,然而这棒子在和她的三叉戟碰撞之下,葛长飞却是没有捞到任何好处,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连守护者都抵抗不了?这讹兽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啊!”血梦泪和陶倩钰见到这一幕,顿时脸色发白,看到张横撤退不及的样子,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

        “你们所有人都给巫桓陪葬吧!”

        讹兽举着三叉戟,一道在这个狭小的地牢之,突然闪烁着了无尽的雷光和闪电,这些雷霆和闪电被三叉戟完全吸收,而后三叉戟完全破裂开来,三叉戟的铁片在虚空之飘荡,仿佛星光频频。

        讹兽在这满天星光之迎风起舞,她的身体笼罩在白色的大袖衫之,再也看不到她的兔身了,只见得到她俏脸的面容。

        她在星光下的舞蹈,很惊艳,很漂亮,让人着迷。

        可这极具诱惑的舞蹈之,却带着最汹涌的危机,那些在虚空之缓缓旋转的铁片在略微停顿过后,全部朝着张横冲了过来。

        每一片都带着浓重的巫源气息,它们之有一道紫色的虚影,那虚影散发着真正的巫祖气息,朝着张横拍出了一掌。

        张横只感受到脑海内的天巫图腾兽不断地给他示警,告知他,他根本抗不下这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