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816章 为后人开路

作品:《 乡村小神棍

        张横和三女都是大惊失色,前者忙于对付章牛根本就无心他顾,见到此情此景只能大喊道:“你们都去帮忙!”

        陶倩钰和血梦泪两女长时间身处古苗,浸淫古苗秘法多年,而陶倩钰更是在近几年将古苗的不少元古秘法都给恢复了出来,其中有不少还是涉及到赶尸人所使用的秘法。

        古苗赶尸人和草鬼婆以及尸变婆一样,都属于元古古苗的后裔分支,其中赶尸人在如今都还有着不少传说,但那些赶尸人的人传说大多流传于上世纪,那个时候因为战乱频繁,百姓流离失所,不少背井离乡的人都客死他乡,这些人在死之前会给特定的人一笔钱,吩咐他们想办法将自己的尸体运回故乡,那个时候的科技并不发达,人死之后不用多久身体就会**发臭,如果天热更可能会腐烂产生蛆虫,要将尸体运回去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时值战乱,没有便利的交通,要将尸体从百里外运回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为了钱的人还是想方设法地将他们的尸体送了回去,其中在湘西一代比较有名的赶尸方法就是提前将尸体的四肢砍掉,然后用两根竹子数具尸体固定住,由两个人前后扛着竹子上路,这类的赶尸人往往夜晚赶路,白天寻找阴凉的地方停下睡觉,利用大自然的低温来最大程度保存尸体。

        这种赶尸的方法在上时代不少地方都有盛行,彼时见到的人也大为惊异,众口相传,久而久之就变了味道。

        他们把赶尸人传得神而又神,说他们能够跟尸体沟通,甚至能够御鬼驱神。

        这在俗世界固然是传说,但在玄学世界,赶尸人却是真正存在的,他们也能够御鬼驱神,驾驭尸体,只不过最终这种玄学也随即凋零衰败了,当初有玄门中人考究,湘西的这种赶尸方法就是一位真正的赶尸人念及战乱涂炭、众生苦难而传下来的。

        毫无疑问,寇泉就是一个真正的赶尸人,而他很可能早早就投靠了鬼宗,抑或着是投靠鬼宗的赶尸人传人。

        毕竟赶尸人所施展的手段说到底并不是太光彩的玄门秘法,华夏尊崇死者,他们这类动人尸体的人注定不被其他修士好好对待。

        “听说今天还有古苗的人在这里,正好,我也可以跟古苗的人好好谈,到底以后古苗的格局要怎么划分!”寇泉已经从定海神针之上落到了中央神塔之前。

        中央神塔浮岛已经被牢牢顶在了半空之中,定海神针弯曲到一定程度以后也没有再弯曲了,只是葛长飞的脸色越发难看。

        就在他支撑不住的时候,历蒂斯突然开口唱起了他们听不懂的歌谣,紧接着他的体力就恢复了一些,内心也大为震动。

        “这是西方玄门的战争颂歌!”张横等人也内心振动。

        整个浮岛都在震动,张横的洞微之瞳随意一瞟,已经看到有怨灵和梦魇自中央神塔之下的尸魂魇欲海法阵之中冲出来了。

        哗啦啦……

        天边的红霞之上闪烁起了很多个黑影,它们全部都是怨灵和梦魇,不断地发出吱吱喳喳的叫声,双眼冒着诡异的紫光朝着众人扑来。

        这些怨灵和梦魇可不是一般的怨灵和梦魇,它们是被法阵增强过的亡灵,这种亡灵更加强大和嗜血,一旦它们嗅到血腥味便会一哄而上,群而攻之。

        寇泉左手和右手都拿着一个铃铛,他每走一步便摇动手中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过后,在黑巫蛊国上空的那些蚕全部被牵引了过来,它们外表的翅膀全部脱落,它们外表的肉皮也全部破碎,里面血肉模糊的肉和骨暴露在空气之中,那些翅膀回到了它们的身上,而它们也变成了拥有双手的尸体,最终冲向了陶倩钰和血梦泪两女。

        血梦泪祭出血家传承下来的至宝,陶倩钰则是拿出一个和寇泉手中铃铛类似的铜铃,剧烈地摇动起来。

        三道铃铛的声音在虚空之中不断回荡,它们每一次撞击都会震得天上的蚕掉落几只下来。

        “没想到你倒是有些能耐!”寇泉脸色晦暗怒喝道:“不过,你的修为实在有限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说完这一句话,他仰头长啸,这一阵阵声波传荡开来,所有的蚕都被震得坠落在了地上,而上方的口子处也出现了四道身影,他们宛如千斤巨石一般迅速下坠,落在中央神塔之前震得整个地面都在震动。

        他们身上都充斥着魔气,而且毫无半点生命的迹象。

        “这是赶尸人的终身守卫,都是魔尸!”陶倩钰俏脸瞬间布满寒霜,脸色难看到极点。

        血梦泪也是娇躯颤抖。

        “张横,不要反抗了,黑巫蛊国重现天日是大势所趋!”

        章牛被张横逼迫得险象环生,但张横根本就无法斩杀他。

        张横无心他顾,但却对周围发生的情况了如指掌,若他不能尽快将章牛给做掉,葛长飞和陶倩钰两女都要危险了。

        他终于将断龙台施展了出来,虚空之中散发起无尽的寂灭之力。

        如果斩碎章牛的身子都不能杀了他的话,那就将他的头颅给斩杀下来!

        他握着铡刀,左手拽住章牛将他往断龙台上一搁,就要拉下铡刀。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突然仰头吐出了一口鲜血,断龙台上也闪烁出一阵红光,章牛非但没有被斩碎头颅,反倒是张横被什么震得倒飞了出去。

        “以我现在的修为,无法使用断龙台么?”张横趴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鲜血,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就在刚刚,他感受到了断龙台的排斥,更感受到了寂灭之力的抵抗,断龙台不承认他!

        “张横!”

        葛长飞看到了这一幕,他大吼了一声,脸色苍白,喃喃道:“张横确实恢复不到巅峰了么?连断龙台都排斥了他!”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张横,你该死啊!”黑巫蛊国的上空传来钟凌的声音,宛如雷霆。

        “是时候了。”葛长飞挣扎着站起身,如今他已经重伤,站都站不住。

        “葛老!”历蒂斯见到这一幕,连忙冲了上来,将她扶住。

        “小姑娘,我可能要死了,很高兴认识你,让我了却一桩心愿。”葛长飞慈祥地笑着,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金色长发。

        “不,葛老,我不希望你死!”历蒂斯耳边还回荡着他前面说过的话,他说自己这一头金发和她很像。

        “我为华夏当代守护者,自然要给后人开路。”葛长飞摇了摇头,右脚在地上一跺,整个人却是化虹而去,萦绕着定海神针螺旋而去。

        “张横,任何妖魔古怪都不能下来了,下面的人也上不去,你一定要给我活下来!”

        他的声音如同雷霆炸响,而他的人,化作了一道彩虹门,挡在了黑巫蛊国上升的顶上和定海神针融合在了一起,阻隔了种蛊空间和外面空间连接的唯一通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乡村小神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