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897章 怪异

作品:《 乡村小神棍

        发现张一凡的情况开始好转之后,张横更加拼命了,他根本就不考虑自己全部的真龙气运被剥离以后会怎么样,几乎不要命一般将自己的气运注入到张一凡的体内。

        萧若鱻和张家人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有心想要阻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萧若鱻更是成天唉声叹气起来,她心中比谁都知道,这是因为张横觉得愧疚自己母子两人,所以才会想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弥补。

        然而这种弥补的方式,看起来更像是惩罚他自己。

        一贫大师在走的时候嘱托萧若鱻说道:“气运对尊主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影响,但他现在处于瓶颈期,气运越足对他得到大机缘的帮助就越大,如果他一直这样下去,很可能破境无望。”

        听到这样的话语,萧若鱻如遭雷击,她第一时间找到了张横,想要劝阻他不要在这么做了,可当她看到张横那双痛苦的眸子时候,却又说不出口了。

        好在吃完早饭之后,有一个电话带了过来,张横总算是暂时搁置了将自己的气运注入到张一凡体内的行为,带着张一凡离开家里前往上京著名的枫红湖畔高尔夫球场。

        那个电话是金源璃给他打来的,说是金沈三的身体出了问题,要他前去看一看。

        张横在电话之中询问金沈三到底怎么了,金源璃带着哭腔只是央求他赶紧过来,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我觉得金沈三父女两个人背后真的有这太多秘密了,我们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的。”前往枫红湖畔高尔夫球场的路上,叶绝如此说道。

        张横面上没有表情,心中却是思索开了,金沈三跟自己合作以来,还供养着一些玄门中人的游方术士,金源璃很聪明,上次送她回去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对金沈三跟其他玄门中人来往的行为感觉到不悦了,她如今守口如瓶,那么理由就很简单了,只怕是金沈三因为那些玄门中人才导致出现问题的。

        来到枫红湖畔高尔夫球场以后,一切果然不出张横的所料。

        金沈三此刻就躺在贵宾招待室的床上,脸颊苍白,双目紧闭,但他的身体却是在不断地颤抖着,虽然是昏迷了过去,但好像是在昏迷之中都很不安宁。

        “怎么回事?”张横抱着张一凡来到金源璃身边沉声问道。

        他刚刚已经感知过了,金沈三没有死,他身上还有着生机和气息。

        金源璃跪坐在床边,用滚烫的湿毛巾不断地给金沈三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脸色雪白,一双如同玫瑰花瓣般艳丽的双唇动了动,却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叶绝和张横互看一眼,皆是皱起了眉头。

        张横抱着张一凡,走到金沈三的床边,开启洞微之瞳观察着金沈三的状况,他发现此刻的金沈三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有一点让他很疑惑的就是,金沈三的脑袋里面好像有着其他的东西,不过那东西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也不像是什么病症。

        “什么?你是说那小子来了?”

        正当他想要弯下腰来好好观察一下金沈三的状况时,他敏锐地听方圆五十米外有人在对话。

        说话人的声音他有些熟悉,仔细听了以后顿时明白了,是上一次在金沈三家见到的那几位玄门中人。

        “他会不会坏了我们的事情?”

        “嘘!”

        张横刚刚准备好好听取他们所说的话,但没有想到他们之中有一个人似乎修为不错,察觉到了张横的感知,立刻让其他人闭上了嘴巴。

        “金小姐,你如果再不说出其中缘由,那我可就没有办法救治你父亲了!”

        张横收回感知,冷哼了一声。

        金源璃娇躯一震,伏在自己父亲身上,颤声说道:“我爸爸他好像……好像是因为喝了前几天前来家里和他谈合作的那群人的药。”

        “这药是用来干什么的?”

        张横逼问道。

        金源璃的神情又变得相当难看,她缓缓地摇头,低声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叶绝冷笑了起来,“我看不是你不知道,而是金小姐你不敢说吧?”

        叶绝走了过来,凑到金沈三的面前,弯腰问了片刻,脸上的怒意更加明显。

        “这些药里全是强身筑基的中草药味,看起来你父亲是没有将我师兄的尊严放在该放的位置上啊,找了我师兄合作,为什么暗地里又选择找第二个合作对象呢?”

        他一步步逼近金源璃,冷声说道:“是你父亲对我师兄压根就不放心,还是因为你父亲从接触我师兄就不安好心?”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金源璃已经崩溃了,她的一双玉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哽咽着喊道:“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金小姐,你完全不用将他请过来,因为他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先前在外面谈话的那些人一窝蜂地走了进来,为首的人打扮有些古怪,他身上穿得衣服似乎是某些元古村落村民穿的衣服。

        “鲁焚明先生,你们能不能让我再考虑考虑!”

        金源璃更加崩溃了,站起来满脸泪水地央求道。

        张横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起来今天这件事情背后的问题可不小啊。

        “居然你们已经找到了办法救治金沈三,那叫张某来干什么?”他不悦地哼了一声,准备转头离开,心中盘算道:“上一次玉石坊之行因为亚巴顿的出现导致后面的计划全盘崩溃,金沈三也早早离开,并没有测出来他的真实意图,今天正好可以再试试。”

        “张少!”

        金源璃见状,匆匆忙忙地冲了过来,居然是趴在地上抱住了他的大腿,哭泣着喊道:“求求你救救我父亲吧!”

        张横实在是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剧烈,倒是愣了片刻。

        他转过身来,催发自己体内的真元和法力,将金源璃推开了出去。

        金源璃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将张横给拽住,也是急了,居然当场给张横跪下来,不断地磕头喊道:“张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