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066章 终于收尾

作品:《 乡村小神棍

        <h1>第3066章 终于收尾</h1>

        “张少,我……”王婧祺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横会做出这样的抉择,在她看来,张横无非就是想要报复王家,但从未想过张横选择的报复会是这样的。

        “很好。”张横点点头,对裴建安说道:“裴秘书,从今天开始,王家和何老断绝一切联系,也不准再接触任何玄门组织,老老实实在王老这位华夏元老的荫蔽下做俗世界的豪门世家,听懂了么?”

        裴建安浑身是伤,现在也是眼神涣散,听到张横的话,他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点头说道:“谨遵张少所言。”

        “你是很优秀的人,想必即使是要掌控上京王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也相当容易。”张横转过头来,伸出手来拍了拍王婧祺颤抖的香肩,沉声说道:“我知道你这些年来无外乎就是想要争一口气,想要向王家证明你比王雷这个纨绔子弟优秀太多了太多了,如今我已经给你搭好了舞台,看你表演了。”

        王婧祺听完以后,被误会沾满的俏脸上顿时露出了悲伤的神色,她的一双眸子之中也流出了清泪。

        “狼子野心,你想要让我堂堂王家成为你张家的后花园?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九大太保之中的一人露出视死如归的神色,朝着张横从来,他的手上握着一柄桃木剑,很显然,这是一个修炼道家秘法的修士。

        从他暴露出来的气息上看,他至少也是一个超过四品二重劫修为的超级强者。

        但他根本不会是此刻张横的对手,在他对张横发动攻击的一刹那,万千游魂便洞穿了他的身体。

        他脸上的狰狞神情也在此刻冻结。

        他倒在了雪地上。

        这一夜,溪漠镇这个无论是俗世界还是玄学世界众人都很少来到的土地上,染上了太多人的鲜血。

        “你是王立行的女儿?”王老的眼皮子没有跳动一下,他的脸上的神色早已经麻木,亦或者说,他早已经做好了这一刻来临的准备,此刻他只是淡淡地看向了王婧祺。

        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王婧祺的香肩颤抖不止,她看着王老苍老的面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是。”

        “好,很好,以后王家就托付给你了。”王老郑重点头,他转头看向张横,沉声说道:“既然你想要王家做你张家的附庸,那王家便是你张家的附庸罢。”

        话音落下,所有的王家子弟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一次围剿张横的阴谋到了此刻,已经彻底宣告胎死腹中。

        张横转身看向了第五孤冯和圣乔顿罗斯尔德,朗声问道:“两位,你们还要玩下去么?如果要继续,张某不介意。”

        圣乔顿罗斯尔德的脸色最是难看,他愤愤地看了一眼张横,最终选择了带着秘局的人离开。

        第五孤冯则是耸耸肩,说道:“原本和王家合作,也不过是想要多得到一些元古异兽的基因和传说之中的神器,现在什么也没捞到,犯不着跟张少在斗下去了。”

        他一挥手,赎罪之火的人也跟着他撤离了。

        他迈出了没有两步,却是回头看向张横说道:“大世来临的那一天,赎罪之火的火焰会席卷整个世界,到时候不洁之人终将被火焰吞噬,希望那时张少可不要是其中一个。”

        张横冷哼一声,心中想的却是若是让本少找到你们的大本营所在,定然用一把殁命恒还火将它给烧个干净。

        他们的离开,象征着这一场围剿张横的戏码终究落下帷幕,当然九大太保又经历了陈蒲的围攻,现在已经不剩下几个了,王家今日算是伤到筋骨了。

        天穹上的极光开始慢慢消散了,雪地上的游魂们却仍然还在游荡着。

        张横正在阴阳鱼图案的正中央,他双手掐诀,口诵了一遍度人经,而后大声地对所有游魂喊道:“生生死死,轮回不止,尔等速走,来世再到此!”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所有的游魂都开始缓缓地飞向了天上。

        他们终将和极光的消散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从这些游魂之中的怨念来看,他们根本就不是被褚怀吞食而留在这里的,他们看起来更像是被某种邪恶的法器拘禁了神魂。”目送他们离开的时候,张横感受到了他们传来的神魂波动,心中不禁想到了这里。

        极光消失以后,天上的乌云也开始缓缓退散了,破晓的晨曦照耀到了这一片土地上。

        暴风雪也停了,进入小天地的界门完全消失了。

        “能够将小天地通过雪花折射的虚空掩藏起来,当年神王禹的父辈请到的巫师也相当厉害了,至少也是巫神殿中的一位神祗吧?”张横也不禁感叹道。

        王家众人一部分围绕着王老,另外一部分在给王威三兄弟收尸,场面相当压抑,王婧祺站在裴建安身边,和王家的人格格不入。

        不过张横对她有信心,她这样一个胆大到敢尝试以地兵来窃取接天法阵气运的女人,一定有着吞食天地的雄心壮志和手腕魄力。

        远方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张横抬头看去,开启洞微之瞳以后却是看到了几辆车牌照相当熟悉的车。

        正是徐涛和刘剑开的车。

        “许老和韩伯伯都来了?”他愣了一下,当即过去迎接。

        片刻之后,这几辆车来到了山顶上停了下来,许老和韩秦阳都在各自的秘书带领下走了下来。

        随着他们一起过来的居然还有刘言刘部长。

        “阿横,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情况?”许老和韩秦阳大概是看到了王家子弟一片悲伤,而雪地上又有着血迹和打斗的痕迹,立刻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大概是怕张横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举动出来。

        张横笑了笑,当即将所有事情告诉了他们。

        他们听完以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张横还未跟他们深聊,便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神魂也有些不稳定,颇有些要昏迷的架势。

        小蝶和王婧祺当即过来将他搀扶住,他苦笑着说道:“是神巫秘法的后遗症,本少现在不过是小神巫,强行施展神巫禁忌秘法对我来说还是太过勉强了,我休息一下便好。”

        小蝶于是将他带到了旁边休息。

        “看起来,便宜要被我捡走了。”

        在她扶着张横来到的这个角落之中,早已经站了一个人,那人留有黄金色的头发,看上去和林顿有几分相似。

        小蝶感受到他身上的强烈敌意,顿时拽住了张横的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