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295章 都说这事劝和不劝分

作品:《 疯狂农民工

       陈二牛看了一眼旁边的王有财,他希望王有财劝陈贵两句,没想到这家伙却把脸朝向了屋顶的天华板。



       莫燕毕竟是女人,她耐心着性子对梅子说:“我觉得,如果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还是不要轻言离婚,毕竟孩子都这么大了,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孩子着想。”



       梅子冷哼一声说:“我就是太为孩子着想了,才活成今天这个样子,你们都别劝了,这婚离定了。”



       陈二牛忍不住了,他冷冷笑道:“还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女人,我都想不到,你到底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行了行了,我要过的生活你这种人下辈子也想不到,别说这辈子了。”



       “走吧!别在这里耗时间了,村委会的劝解工作也做了,他们的任务也完成了。”



       梅子站起来往外就走。



       陈贵看了一眼王有财说:“还得辛苦你一趟,我们去东阳乡办手续。”



       “你自己开吧!这女人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到她。”



       王有财说着,便掏出车钥匙丢给了陈贵。



       王贵点了点头,然后跑步朝外走去。

m.quanzhifashi.com

       陈二牛瞪了一眼王有财说:“这事劝和不劝分,毕竟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是劝陈贵忍忍。”



       “劝个屁!这女人的心早就飞了,还是让她出去看看,否则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只金凤凰。”



       “咱们说句真心话,这些年陈贵没少被她欺压,或许这对两个人都是一种解脱。”



       王有财说着,便转身出了村委会。



       他一看陈贵开着他的车已没有了踪影,这才转身回了家。



       一走进房门,便看见继母陈小琴正陪着陈贵的老娘在说着什么。



       “有财!陈贵要和梅子离婚,这事你知道吗?”



       陈贵老娘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王有财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知道,这事你是怎么看的?”



       “说句真心话,这梅子真不是人生的,对我不好,对陈贵也不好,关键是连她生的两个孩子也不好,除了打和骂以外,剩下的就是冷漠。”



       “家里以前是穷,可这几年并不差钱啊!她要多要少,只要她一张口,陈贵都能及时满足她。”



       “这么好的生活,可梅子就像是在肉里挑菜一样,每天都在找事,总之家里的矛盾,都是她挑起来的。”



       “有财!即便这么差的一个人,但我觉得,还是不能让她走,她走出去非学坏不可,否则只能饿死,因为她太懒了。”



       陈贵老娘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



       王有财算是搞明白了,原来陈贵老娘来他家,其实就是想找他帮忙。



       王有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阿姨!他们两口子的事,我们外人不知道,要离就离呗!凭你家的条件,还有这么能干的陈贵,再找一个年轻的不是没有可能。”



       “有财!这事劝和不劝分,陈贵会听你的。”



       陈贵老婆说着,眼泪又要下来了。



       王有财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了一声惊雷,紧接着便是狂风大作。



       陈贵老娘长叹一口气,她赶紧起身朝外就跑,她一边跑,一边嘀咕道:“两个孩子还在家里没人管。”



       看着陈贵老娘蹒跚着步子而去,王有财的这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这时,老爸王德贵才从里屋走了出来。



       “陈贵和梅子真要离了吗?”



       王有财点了点头说:“他们开着我的车去了镇上,刚才在村委会,大家劝说都没用。”



       这时,听到说话声的姚春妮走过来坐在了王有财的身边,她冷冷的说道:“这梅子神经有问题,你们却把她当正常人,所以用你们这样的思维去劝她,根本一点用也没有。”



       “神经有问题?好像没听陈贵和他娘说过啊!”



       陈小琴一脸不解的问姚春妮道。



       姚春妮叹了一口气说:“前段时间我和梅子说过一次话,我就发现她胡说八道,感觉自己厉害的不可一世,来到陈贵这个家里,她把自己比喻成落难的公主到了贫民家里。”



       “她还说,她这辈子要做大老板,干出比夏建还要大的事业,她甚至还说,她要去夏建的集团公司当什么经理,总之全是异想天开的胡思乱想。”



       “你说这是正常人吗?说白了,陈贵对她还是关心太少,她生病了都不知道。”



       姚春妮的这话刚刚说完,天空中变成了黑色,大太阳瞬间就不见了,紧接着便是倾盆大雨。



       这场大雨下的突如其来,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王德贵快步走到了门前,他不禁长叹一声说:“事出无常必有妖,这雨下的太奇怪了。”



       不等王德贵的话音落下,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只听咔嚓一声响,感觉这惊天雷掉到了西坪村里。



       很快,村子里传来了一阵吵闹,原来是这雷打在了西坪村的老村子里,好像是把一棵大槐树给劈断了。



       雨很大,就像是天空撕开了一道口子。



       王有财坐不住了,他家院子里的积水很快就漫上了台阶,离进屋子都差几公分了。



       要知道,他家的台阶少说也有三四公分高,而且这出水口也大,照这么推算,村子里的积水不知道又要多深。



       王德贵阴沉着脸,他急得在屋子里团团打转,他不住的嘀咕道:“这天是怎么了?每年都要下一场吓死人的大雨。”



       王有财紧咬着嘴唇,他一句话也不敢说,因为他在担心陈贵,就不知道这两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半个小时过后,大雨终于变小,然后渐渐停了下来。



       一缕阳光透过云层射了出来,很快周边的云层散了开来,又是一个晴朗的天空,要不是看到满足地积水,谁也不会想到,就在刚才,还下了一场大雨。



       可能是积水太多的原因,他们吃过晚饭时,院子里的积水才流干尽了,王有财坐不住了,他有点着急的掏出来手机。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忽然传来的汽车的鸣叫声。



       王有财穿上拖鞋跑了出去,原来是陈贵开着他的车回来了。



       停好车陈贵便从车上走了下来。



       “什么情况?怎么这么长的时间?”



       王有财一看到陈贵,他便着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