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57章 我就不讲道理

作品:《 帝国吃相

        沙盘上,每一个标段都编写上一个对应与招商集资合同的号码小木牌插在上面,沿途所有的水泥厂,炼铁厂以及砂石场都用白色小旗标注出来,所有达到开工标段的区域都用绿色小旗标注出来,所有需要整改的地方都用红色小旗标注出来。

        有了如此清晰明白的沙盘地图,因此短短几天之后,新东方道的规划便正式出炉,眼下就是由陈旭做最后的动工前的准备。

        “这些桥梁由张院长负责,在开春之前必须根据勘测的线路选择合适的架桥位置,然后测算出需要的钢筋水泥砂石等物资的数量,然后安排该标段的商贾尽快将所需物资筹备齐全,在夏季来临之前最好将桥修好。”

        “还有就是这几处坍塌毁坏比较严重的地段,冬天就可以召集人手加紧修筑,在开春之前必须完工,还有这几处需要弯道取直……”陈旭用竹棍指着几处道路比较弯曲的地方。

        “侯爷,这几处地方都有小山阻挡,虽然山脊并不高而且土石混杂,以前的驰道都是绕路通过,取直难度太大,我建议还是按照以前的驰道修建,虽然要多耗费许多水泥砂石,但修建难度也小很多!”一个参与测量的匠吏提醒说。

        “不,这几个地方绕的太远了,最远的根据测量的数据显示足足绕了一百余里,而如果取直之后只有十里不到,而且其中阻挡的小山宽度不过百丈,因此取直是最好也是最节约的设计!”陈旭摇头。

        “侯爷,您说的这个位置我们也根据您当初的叮嘱特意观察和询问过当地的乡民,就算是两百丈的山脊要想挖开一条通道,起码要召集数千工匠和上万民夫耗费一年时间才行,我们时间不够!”

        “取直问题我来解决,到时候直接在山脊最合适的位置用太乙神雷炸开一条通道就行了,山太高的就炸一条隧道出来……”陈旭脸色平静的说。

        “太乙神雷?”会议室内一阵惊呼和躁动,许多人直接都站了起来。

        “不错,此事你们再次安排人去重新规划取直的路段,两边的路基可以开始修筑,等位置选好之后通知我,我会携带神雷火药直接用神雷炸开,这样就可以让路程缩短数十里,而且也要大大节省人力物力……”

        “好好,只要侯爷能够动用太乙神雷炸开这几座山梁,就光是这几个取直的路段加起来就会缩短近三百里,不光会节省数万石的钱粮,还能大大加快修路的速度!”几个承担这几处标段的商贾代表站出来激动的拱手道谢。

        “这条路是我和李相的赌注,同时也是所有人的任务,无人可以懈怠拖延,本侯自然也要倾尽全力相助,诸位拿到各段的标书之后尽快送回去加紧筹备修整路基,还有不明白的地方请随时和工程指挥部联系,平时密切保持联络,现在散会!”

        于是所有的商贾代表都拿到自己的标书先后告辞离开。

        杨堃带着一群官吏回东方道建筑署衙安排新的任务。

        张苍也开始安排匠吏和匠工准备出发去勘测需要架桥的位置和测算架桥所需的物资。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新东方道的修建工程已经正式拉开序幕。

        “侯爷,现在就开始平整路基李相知道后会不会说侯爷不遵守赌约?”孙叔炅跟在陈旭的身后略有些忐忑的问。

        “怕什么,我只跟李斯打赌一年之内修好水泥路,这路基又不是水泥路,怕个屁,只要我不开始铺水泥他便没有理由去告我!”陈旭撇撇嘴说。

        “侯爷,您这是有点儿不讲道理啊!”孙叔炅哭笑不得。

        “对啊,我就不讲道理,为了修这条路他一分钱都没花,老子却花了几个亿,他凭什么还要找我的茬儿,如果他敢去告我,这条路我就不修了,嘿嘿!”陈旭呲牙咧嘴的冷笑几声。

        “不修了侯爷的赌约岂不就输了?”孙叔炅呆呆的问。

        “我输了不假,问题是他比我输的还要惨,你知道参与这次招商集资的商贾有多少?总共投入了多少钱?光是集资到的现款就接近二万万钱,这笔钱足够支持打一场大型的灭国之战,而这些钱全都是大秦最富的一群商贾的棺材本,要是他搅黄了这件事,嘎嘎,本侯乐见其成他去使劲儿搅和一下!”

        陈旭如同夜猫子般的笑声让孙叔炅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虽然仍旧迷糊,但大致也想通了其中一些关节,于是不停的开始抹冷汗。

        这条路几乎撬动了整个大秦商界,集中了大秦目前最富的一群顶级富豪,这些富豪无不是各个行业的领袖和代表人物,正是因为这些商贾的存在,才让整个大秦的粮食布匹铜铁盐巴等有足够的供给和流通,以此保证了大秦的稳定,而现在这些人义无反顾的把大笔的棺材本投入到这条路当中来,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众志成城支持陈旭赢得赌注,这是陈旭一直以来不断以实际行动支持商业的发展和通过各种努力提高商贾的地位带来的莫大信任。

        陈旭本身的仙家弟子的身份加上所作所为,目前在商贾中的地位不啻于神一般的存在。

        二就是发财赚钱,这条路不挣钱,但附带的水泥厂、服务区和物流市场必然挣钱,所有商贾都知道运输途中经历的事情,吃喝拉撒必不可少,商队自己携带干粮和马匹的粮草是一个极其沉重的负担,而一旦有了服务区,就可以用少量的钱解决这个大问题,必然受到所有商旅的欢迎。

        而物流市场的出现,也可以大大方便商贾之间的交易,眼下一些大城市都有各种市场,包括咸阳就有平市、奴市、马市、军市等专门的市场,这些市场非常大也非常热闹,但进入这些市场都需要缴费,而且进城也需要交税,商人经营的不同货物需要专门运送到这些不同的市场才能交割售卖,但有了物流市场就不一样了,这些货运送到物流市场交割,由当地的商贾再运送去不同的市场售卖,这样就少了许多的中间环节和麻烦,同时也少交了不少乱七八糟的费用,而当地的商贾也不用到处寻找供货商,直接跑到物流市场进货,还可以货比三家选择自己需要的货物,对买卖双方都是省时省力的巨大帮助。

        还有就是对于水泥这种建筑利器未来的前景非常看好,有了水泥,以后无论修路修房子,水泥肯定就是首选之物,现在的咸阳到处都在大修宫殿,未来对于水泥的消耗完全不用担心,绝对和钢铁一样是最赚钱的行业。

        何况粮食布匹陶木盐巴这些生活中需求最大的行业早已被瓜分垄断,没有新的行业出现,大家只能挤在里面互相抢食,惨烈程度简直无法想象,只有经商的人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

        只有跟着清河侯才会有新的发财机会,这个根据范氏的酒庄,水氏的茶叶,各地的炼铁厂,还有新近崛起于江西之地的一个巨大瓷器厂就可以知道。

        虽然那个瓷器厂不知道是谁开设的,但肯定和清河侯有关,因为瓷器最开始就是清河侯研制出来的。

        所有这些原因都不停的刺激着大秦所有商贾要跟陈旭搭上关系,甚至不惜付出全部身家跟着一条路走到黑。

        但如果这条路被李斯搅黄,必然是断天下所有富商的财路,天下商贾决然都会与李斯为敌,甚至是不惜拼命。

        商贾不是百家门徒,一个个家族都有根深蒂固的背景,不是贵族就是和贵族有关。

        秦始皇为了大秦的安定都不敢屠杀这些巨商,只能将这些富商迁居咸阳进行监控,而且还允许这些人继续经商,不然的话就是对大秦商业的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俗话说文人造反三年不成,自古以来就没有文人造反成功过的,一是自古以来文人相轻,这从百家门徒互相敌视和看不顺眼就知道,二就是大部分文化人都穷,没有巨大的财富来支持他们发展出强大的武力。

        但商贾不一样,特别是这些前六国商贾,要钱有钱要粮有粮,甚至要人还有人,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像冉颡一样武装起来一支部队进行实质的破坏行动,如果这种人多了,大秦可以说很快就会千疮百孔。

        秦始皇并非不重视商业,从他接见嘉奖寡妇清和畜牧巨贾乌亻果氏就可以看得出来,而且因为赈灾之事嘉奖齐茂为义商,同样看得出来,秦始皇非常重视商人,知道商业是大秦繁荣和稳定非常重要基石,不然的话他这次也不会答应陈旭和李斯的这个赌注,因为一旦陈旭赢了,压制商业的律法必然要被取消,秦始皇如果不重视商业,可以说压根儿就不会同意,而是会继续拖延陈旭的请求。

        这个原因如果陈旭不说,许多人都可能猜不到,但唯独和他打赌的李斯一眼就看透了。

        从李斯看到陈旭的招商集资手册和抵押贷款的计划之后,李斯便感觉到自己大势已去。

        因为陈旭这两条就彻底将天下最富有的一群商人全部绑在了这个赌注的战车之上。

        陈旭输得起,因为他一分钱没花,最多以后不提松解商律的奏书罢了,他还是双爵侯爷,还是会娶五公主,蒙毅还是会成为他的老丈人,照样吃喝玩乐,但这参与集资的数千甚至数万商贾绝对输不起,一输就是倾家荡产。

        而一旦李斯从中作梗搅黄了这条路,如果陈旭再釜底抽薪宣布华夏钱庄破产,所有兑票和存单全部作废,天下所有依靠钱庄交易的商贾和参与集资的商贾数亿财产都会瞬间化为乌有,整个大秦商业瞬间就会崩溃,完全依靠商业支撑的咸阳这种大城市瞬间就会混乱不堪。

        而商贾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把仇恨对准陈旭,而是会对准李斯。

        于是为了平息天下商贾的仇恨李斯可能会被皇帝五马分尸。

        就和当初的商鞅一样结局,盖上一个谋反的大帽子,但只为平民愤而已。

        布商张峪看不透,以为可以在修路上动手脚拖延道路完成的时间让陈旭打赌失败李斯就可以获得这场赌局的胜利。

        但实际上李斯瞬间就知道这一次赌注还没开始自己就已经输了。

        以天下数万巨商做筹码,陈旭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

        但陈旭为了赢的李斯心服口服,而且为了自己以后在朝堂之上更有说服力,还是必须在一年之内完成这条路。

        为了赢得光彩,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提前几个月开始铺路,但提前平整一下路基这种小动作李斯根本就会当做看不见,即便是看见了也会当自己是瞎子,在家里画圈圈诅咒陈旭不要脸的同时,也只能蹲在墙角不断的嘀咕: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没看见……

        “呼,终于搞定了这个巨大的麻烦!”陈旭长吐一口气走出科学院。

        但看着院子里那些落光了树叶的光溜溜的大树和吹在脸上已经感觉很寒凉的寒风,陈旭忍不住站在院子里呆了许久。

        尼玛最近忙的一塌糊涂,没想到转眼就已经是冬天了。

        而去年这个时候,自己似乎刚刚来到咸阳城。

        瞬间,陈旭脑海里浮现出当时来到咸阳,秦始皇亲自到城外迎接并且同乘玉辇的情形。

        “秦大大啊秦大大,我陈旭远道而来,只希望大秦能够站得稳挺过那一关,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自然也不会让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