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60章 人心深不可测

作品:《 帝国吃相

        “这吴中地处江南,山水相邻水泽处处,特别是这五湖风光,果然与咸阳完全不同!”

        陈旭站起来走到窗前,凭栏远眺远处波光粼粼的蓝色太湖感慨的说。

        “徐公子说的是,咸阳地处关中,以前乃羌戎杂居的苦寒之地,而吴中地处大江之南,至周章在此次建勾吴之国,后经历代吴王不停扩建,到阖闾继位之后命伍子胥扩都城至周长四十七里有余,从而吴都一举成为东南最大的城池,后勾践灭吴得吴中,一举成就霸主之位,至此吴中得蓬勃发展,加之这里雨水丰足物产丰富,吴中也成为了不下于大梁邯郸临淄的超级都城,雄踞江东虎视中原,可惜勾践此人虽能忍卧薪尝胆之苦,却无宽容雅量之心,退范蠡诛文种自毁根基,而且为了灭吴复仇而穷兵黩武,导致越国的辉煌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萧何也走到窗前捻须感慨。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陈旭微微点头,“勾践的确厉害,但却还是眼光太过短浅,被霸主之位冲昏了头脑,忘却甚至猜忌辅佐他崛起的功臣……”

        “当初范蠡辅佐勾践完成复国大业之后,就知道勾践只是可以共苦而不是可以同甘之君王,及时功成身退携越女西施泛舟五湖而去,至此留下千古佳话,而文种却不听范蠡之言,最后被勾践以谋逆之罪诛杀,而勾践此举也导致君臣离心,一代霸主之国,终还是灭于楚国之手……”曹参也走到两人身边接话说。

        “吴越争斗,还是因为诸位君王穷奢极欲刚愎自用目光短视,不听身边谋臣之言,当初若是夫差听伍子胥的话杀掉勾践,如何会有后来姑苏台自戕之祸,可惜夫差临死虽然醒悟,但一切都太迟了,而勾践同样如此,灭吴之后好大喜功欲北霸中原,建琅琊台会盟中原诸侯炫耀霸主之位,但却丝毫都不顾及大楚雄踞在侧,勾践死,越人三弑其君,至此国力衰败,终被楚灭,一代霸主之国,终落得烟消云散,徒留嗟叹而已……”刘邦也忍不住发出自己感慨。

        陈旭扭头眼神扫过萧何曹参和刘邦三人,心中同样感慨。

        果然不愧为后世大汉崛起的核心流氓团伙,如今虽然还只是埋没乡野的普通小吏,但却都有胸怀天下之势,已经深刻感悟到这些诸侯争斗和起起伏伏之中的诸多失败教训。

        或许,这就是后世历史上刘邦之所以能够最终成功的原因吧。

        至少刘邦在用人方面一直都很豁达,就连一直被他不太看好的韩信,都能在他手下混的如鱼得水终成一方诸侯。

        但即便如此,刘邦登基称帝之后猜忌之心日盛,先后诛杀臧荼、张敖、韩王信、彭越、韩信、英布等异性诸侯王,就连他一直最为倚重和信任的萧何都差点儿没有放过,甚至还想杀了连襟樊哙,只不过被陈平劝阻樊哙才落的善终,而谋臣张良也大概看出了刘邦骨子里面的流氓本性,辅助刘邦登基之后就直接离开一去再无踪影。

        所以,人是会变的,眼下看得清说的头头是道,但真正落到自己功成名就之时,也未必还能保守初心。

        人心莫测,这就是人类彼此争斗厮杀不断的原因。

        说到底,人类文明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厮杀的战争史,而人类,也就是在这种彼此的争斗厮杀中飘摇前行,说不定哪一天就全部灭亡了。

        这既是宿命也是天道,天道轮回,谁也逃不脱这种局面。

        而眼下,陈旭自然也不能去想千年万年之后的事,甚至百年之后他都不敢去想,之所以要义无反顾走上这条为大秦续命的道路,终究是不忍心看那一场惨绝人寰的战火硝烟,不忍心看数千年沉淀下来的华夏文明在战火和厮杀中毁于一旦。

        如今收拢刘邦萧何等人,无论是对是错,将来到底会走到哪一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推倒重来也并非一定就是坏事,反正分分合合乃是天下大势,谁都无法阻挡。

        这一切终究归于人心二字,太特么的深不可测了。

        陈旭和萧何等人的聊天,江楚星和江楚月并不感兴趣,他们完全属于另外的品种,属于在华夏历史中从未出现过的灰尘,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转瞬而逝,不会留下任何记录和传说。

        “徐郎请喝茶!”

        与萧何等人感慨闲聊之时,江楚月端着一杯凉茶慢慢走到陈旭身边。

        “多谢三娘!”陈旭赶紧接过茶杯,两人手指相叠的瞬间,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江楚月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呵呵,三娘不仅貌美而且贤惠温柔,等公子和三娘成亲之时,我等一定置备礼物前去恭贺!”一群人停下方才的话题开始打趣。

        从沛县相识到一路前来,虽然对于陈旭的身份仍旧不明所以,但对陈旭的性情都还是深有感悟,这个徐公子虽然身份尊崇,但却说话风趣而且挥金如土,没有丝毫传说中贵族的傲慢与偏见,是一个极其好相处的人物,因此萧何等人和陈旭相处的非常愉快,平日也能够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而陈旭也并不以为忤。

        江楚月的身份和他们比起来自然也是要高出一大截,标准的贵族名门闺秀,虽然听说以前刁蛮任性,但眼下却非常的贤惠温柔,一路同行虽然寡言少语,但对这一群人都礼貌有加,特别是对陈旭,平日叠被铺床整理衣物甚至是服侍洗漱,都把陈旭的生活照顾的井井有条,也让萧何刘邦等人完全相信两人就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至于周勃,这一路就是个闷头葫芦,几乎从来都不参与各种话题的讨论,除开吃喝拉撒之外,纯粹就像是一个酱油党,属于可以忽略的存在。

        “诸位还请入座,菜肴已经备好,马上就可以进食了!”中年管事去而复返,身后跟着一长溜儿端着菜肴的厨工和帮工进来。

        “好,的确有些饿乏了,吃过饭食,诸位可以在城内闲逛一下,某要去郡守府拜见郡守大人,临到晚间我等再好好吃喝一顿!”

        陈旭招呼一群人都再次坐下,香喷喷的鱼肉饭菜摆上圆桌,侍女打开两坛酿好的桑葚酒给所有人斟上。

        油炸白鱼,干煸银鱼,酱烧乌鳢,清蒸鳜鱼,莲米炒白虾,炙烤青鱼,焖炖湖鳖,除这些鱼鲜之外还有醋拌鲜藕丁,荠菜肉丸,青蒿糯米团,鸡头米羹等许多当地人吃的特色小吃,反正琳琅满目摆了一大桌,盛放的器具全都是崭新的瓷器。

        闻着香喷喷的酒肉菜香,一群人互相客气几句之后就拿起筷子端起酒杯觥筹交错的吃喝起来。

        这一路前来跋山涉水路途遥远,有陈旭和江楚星了两个大金主在,因此吃睡都还算不错,但终究还是在不停的赶路,而今天终于到达目的地,一群人也终于是安心下来开始狼吞虎咽。

        菜品的味道先不说,至少这里环境清幽高雅,餐具也都价值不菲,光是这满桌的崭新瓷器都是一笔不小的投资,看得出来这五湖园的幕后老板的确有非常的眼光和魄力,甚至连陈旭都感觉有些自愧不如。

        毕竟在寸土寸金的咸阳想开设这么大一座集吃喝玩乐于一体的综合性酒店非常困难,而且当初陈旭开设清河园的时候是刚刚到达咸阳,那个时候根本就没多少钱,要不是有皇帝的支持加上仙家弟子的名头,他绝对把清河园开不起来,如今才三年过去,大秦商业的蓬勃发展就让他有一些脱节跟不上节奏的感觉。

        而感慨之余陈旭也很高兴,这说明大秦虽然商业的确落后,但商人的眼光和后世的商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有机会让他们发展,他们就敢大把砸钱抢占市场。

        说到底,这还是一个政策问题,就和后世改革开放一样,从近乎于一穷二白起家,短短数十年便发展的令世界侧目,商人其实是整个人类社会中眼光最为独到和精明的群体,只要有一点儿利润和发展的空间,即便是刀山火海甚至是炮火连天的战场他们都会出现,皇帝可以换,朝代可以换,唯独赚钱的信念是永远都无法磨灭的,生命力简直就像蟑螂一般顽强。

        给点儿雨水就发芽,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这就是商人最好的写照。

        “这鸡头米羹不错,味道香甜脆嫩,多食有美容养颜之效!”陈旭接连干掉了两大碗。

        “这莲米炒虾味道也很独特,比沛县的厨工做出来的美味不少!”

        “湖鳖乃是大补之物,诸位可以多食一些!”

        “这银鱼干煸之后嚼头十足,而且余味留香,的确是当地特色,我去年来的时候吃过一次,一直无法忘怀!”

        “藕丁酸咸适度,入口清凉,是不错的佐酒小菜!”

        一群人吃吃喝喝,对于酒店制作的各种菜肴也是赞不绝口,一顿饭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吃的满桌只剩残羹,两坛桑葚酒也喝的一干二净,酒足饭饱之后歇息片刻,陈旭和江楚星兄妹去郡守府拜见江珩,萧何刘邦四人也结伴去县城闲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