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二章 万魔来袭

作品:《 万魔情缘

       经过一番激斗,司千愁身负重伤,显得十分狼狈,但步神殿这边也有五位长老和上百名精英弟子死于司千愁的万魔剑之下,当今世上,能在这么多高手围攻之下取得如此战绩,除了司千愁,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好在,司千愁也是肉体凡胎,终究是寡不敌众败下阵来,就在众人准备将司千愁生擒活捉的时候,司千愁却是仰天狂笑:“哈哈哈……堂堂四大门派之一的步神殿也不过如此!”



       司千愁说完,举起手中的万魔剑,直指苍穹,一道猩红色的光柱直冲云霄,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司千愁的周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半空中的乌云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搅动一般快速旋转,最后在司千愁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伴随着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大地开始剧烈摇晃,慢慢龟裂开来。



       司千愁的身体缓缓升至半空,俯视着脚下苍生,那一刻,他便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



       这突如其来的诡异景象让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就连老一辈的人物也开始惶恐不安,他们活了五六十个年头,也从未见过这等离奇怪诞的恐怖景象。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只见大地龟裂的裂缝中,一个个长相骇人的妖兽从裂缝中爬了出来,这些妖兽近一丈高,身体呈棕褐色,全身覆盖着巴掌大小的鳞片,似人形,头生犄角,双眼血红,尖牙利齿甚是可怖。



       短短片刻,就已经有了数以万计的妖兽从裂缝中爬了出来,大地之下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妖兽正疯狂的朝着裂缝处涌来,这些妖兽爬出裂缝之后迅速的扑向周围的人群,一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那些妖兽生吞活剥。



       “快跑啊!”



       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连滚带爬的向着万步云梯跑去,步神殿身处山顶之巅,四周都是悬岩峭壁,唯有万步云梯一条通道直达山巅,万步云梯上乌泱泱的一片,人群涌动,混乱不堪。



       万步云梯虽有十丈宽阔,可是对数量庞大的妖兽而言却显得十分狭窄,它们疯狂的涌上万步云梯,途中一些修为较低的弟子瞬间就命丧黄泉,原本漫长的万步云梯,此刻竟显得这般近在咫尺。

m.quanzhifashi.com

       转眼,步神殿的弟子就已经来到了万步云梯的尽头,门楼依旧高大雄伟,铿锵有力的步神殿三个大字犹如一道闪电,直击所有人的灵魂最深处。



       那些妖兽若是越过了这道门楼,步神殿必将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下一刻,所有人都转过身来,看着似滚滚洪水涌来的妖兽,眼中散发着似死如归的坚毅目光。



       这些妖兽皮糙肉厚,普通攻击难以取其性命,在所有人奋力反击之下,第一波妖兽尽数被斩杀,所有人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第二波妖兽又冲了上来,这些妖兽似丧心病狂一般,没有丝毫的怜悯,它们就这样踩着同伴的尸体疯狂冲上前来。



       鲜血飞溅,惨叫声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不计其数的妖兽杀了一波又冲上来一波,一些弟子稍有松懈就被妖兽扯了下去,瞬间就被凶残的妖兽撕咬吞食,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那模样当真是惨目忍睹。



       眼下,即便是筋疲力竭,步神殿的弟子也不敢后退半步,因为他们已经无路可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妖兽的尸体在同伴的践踏之下滚下山去,堆积成了一座尸山,更多的妖兽仍如涛涛怒水,狂涌不止。



       步神殿的弟子虽然换了一群又一群,但也早已身心俱疲,伴随着无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万步云梯的最后一道屏障也轰然倒塌,密密麻麻的妖兽冲上了步神殿。



       步神殿的弟子即便修为再高也终究敌不过数量众多的妖兽,原本名动天下的步神殿是那般神圣不可侵犯,然而此刻,竟变成了一处人间地狱。



       敬重的长老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情同手足的师兄弟一个接一个的死去,苦心栽培的弟子,那些步神殿未来的栋梁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姜政的内心犹如万箭穿心,痛哭绝望,步神殿历尽风雨,屹立了六百余年,在修真炼道一途的地位一直都是如日中天,难以撼动,今日竟要惨遭灭门,断送在自己的手里,心里各种滋味当真是生不如死,万念俱灰。



       重伤未愈的姜政站起身来,一声怒吼豪情万丈,姜政手提驭龙刀,在妖兽群中一路冲杀,似俾倪天下的战神般所向披靡,途中妖兽尽数被斩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政一身衣袍早已被鲜血染成了鲜红色,步神殿已经化作一片废墟。



       步神殿的弟子和长老足足几千人,尽数战死,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此刻,只剩下姜政一人孤身奋战,前一刻还在疯狂屠杀的妖兽似乎得到了命令一般,停止了攻击。



       “这滋味不好受吧!”



       妖兽纷纷退到两旁,留出一条道路,司千愁自万步云梯上一步一步缓缓走来,数千个鲜活的生命惨死,在司千愁的眼里竟也掀不起一丝波澜。



       姜政满身鲜血,衣袍破败不堪,显得十分狼狈,他怒气冲冲道:“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步神殿将你抚育成人,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对得起师傅的恩情吗?你的父母也为步神殿牺牲了他们自己的性命,你对得起他们的付出吗?”



       司千愁道:“你没有资格提他们,步神殿亏欠他们的,我会讨回来,步神殿亏欠我的,我也会讨回来!”



       姜政歇斯底里怒吼道:“步神殿何曾亏欠过你司千愁,这些死去的人又何曾亏欠过你,你所说的一切痛苦都不过是你强加给自己的,如今,你却要用步神殿所有人的性命,为你过去的不幸赎罪,难道你觉得他们都该死吗?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人都该死吗?”



       司千愁沉默了许久,仰天长啸:“你没有经历我的痛苦,你根本不会理解,你也没有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步神殿已经不复存在了,临死之前你可还有什么遗言?”



       姜政大笑起来:“哈哈……拥有一双看不到人世间的美好,却只能看到黑暗的眼睛,你也够可怜的!既然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遗言我倒是没有,不过临死之前我还有一样东西想要送你。”



       司千愁诧异道:“喔?现在的你已经一无所有,那怕是你的性命都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你还有什么可以送?”



       姜政冷哼一声道:“活着对你而言才是真正的折磨,我现在唯一能送的,就是送你去死!”



       一声怒吼,姜政将手中的驭龙刀抛起,一掌拍出,驭龙刀化作一道金光,直冲天际,消失在苍穹之上,然后姜政迅速朝着司千愁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