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七章 侯不凡

作品:《 万魔情缘

       清晨,云州境内某处,一行三人正徒步前行,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背负一根手腕粗细的银色长棍,身穿淡黄色长袍,身段修长,气宇轩昂,正是天下城城主袁飞的师弟侯不凡。



       另外两人是二十几岁的青年,这两名青年则是天下城城主袁飞的亲传弟子,身材高挑的那个叫叶舒城,是袁飞的大弟子,也是袁飞最器重的一个徒弟,深得袁飞亲传,一身修为也是让众多师兄弟望尘莫及,稍胖一点的叫秦风阳,在袁飞的弟子中排老三,也是众多弟子中修为仅次于叶舒城的青年俊杰。



       侯不凡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叶舒城问道:“舒城,你有什么心事吗?怎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叶舒城回过神来道:“侯师叔,小侄只是在担心门中其他师兄弟的安危,这一路上遇到的妖兽实力不俗,而此次围剿妖兽又是分组行动,我担心其他师兄弟若是遇到数量众多的妖兽,只怕他们应付不过来,恐有性命之忧。”



       侯不凡道:“这些妖兽的实力着实让人惊讶,而且数量之多难以估算,我们若是集体行动,围剿妖兽的效率必定大打折扣,这样就会导致更多无辜平民惨遭妖兽毒手,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此次行动除了我们三人以外,其他人都是六、七人一组,只要不是遇到数量众多的妖兽,他们应该都能应付的过来。”



       三人一路上跋山涉水,翻山越岭,途中剿灭妖兽无数,此刻正在江边的一处空地上吃着干粮充饥。



       就在这时,远处的江面上传来一阵虚弱的呼救声:



       “救命,救命啊……”



       侯不凡闻讯起身望去,只见远处的江面上漂着一根树干,一个少年死死的抱着树干随波沉浮,江水湍急,少年随时都有可能撒手沉入江底的危险,侯不凡连忙飞身跃起,掠过江面,伸手抓住少年的衣襟,然后似蜻蜓点水一般,带着那少年又飞回到岸边。



       这位少年正是奉天承,奉天承回到地面后,只感觉四肢软弱无力,接着一阵天旋地转,五脏六腑翻涌不止,最后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叶舒城凑过来问道:“侯师叔,这小家伙没事吧?”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侯不凡摇了摇头道:“无碍,只是身子虚脱晕了过去!”



       侯不凡一边褪去奉天承身上的衣物一边说道:“风阳,你速去生一堆火,将他衣物烘干。”



       侯不凡脱下自己的长袍包裹在奉天承身上,细细打量了奉天承一番后,侯不凡忍不住啧啧称奇道:“这小家伙天资卓越,根骨奇佳,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修炼奇才!”



       一旁忙着生火的秦风阳打趣道:“侯师叔,难道连您也动了收徒之念?”



       侯不凡苦笑道:“有一句话叫做一朝悟道胜过十年苦修,在修真炼道一途,名师固然难求,但天资卓越的弟子也同样难得,这收徒传道之事乃机缘定数,强求不得!”



       叶舒城道:“想当初有多少天赋异禀的弟子想要拜师叔为师,都被师叔给统统拒绝了,就拿灵儿师妹来说,其资质悟性都不在我和三师弟之下,当初也是师傅千方百计才让师叔收她为徒。”



       侯不凡摇头笑道:“那是你们师傅拿她没办法,所以才让我去给他做了挡箭牌罢了!”



       两个时辰过后,奉天承苏醒过来,穿上烘干后的衣服,又吃了些干粮,奉天承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对着侯不凡俯身而拜,感激道:“多谢大叔救命之恩!”



       侯不凡又忍不住打量了奉天承一番,见这少年剑眉星目,眼中星芒闪烁,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心下更是十分喜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奉天承老老实实回答道:“我叫奉天承,家住十里村。”



       侯不凡道:“你怎么会掉进河里?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



       奉天承一脸失魂落魄,摇头说道:“村里的人都死了,只有我和雪儿妹妹逃了出来……”



       侯不凡追问道:“村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仔细说说!”



       奉天承将昨晚的事细细道来。



       侯不凡眉头微皱道:“果然如我所料,如今世道妖兽作恶,平民百姓惨遭无妄之灾,你小小年纪又无亲无故,接下来有何打算?”



       奉天承目光坚定,斩钉截铁道:“我要去找雪儿妹妹,她一个人太危险了。”



       侯不凡叹了一口气道:“江水如此湍急,你顺着河流漂了整整一夜,恐怕此地距离你所说的那个村子已经不下百里之遥了,而且这上游的河道分支不计其数,你一个小孩,漫无目的地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奉天承抿着嘴说道:“雪儿妹妹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想办法找到她!”



       侯不凡道:“如今云州境内妖兽横行作恶,你一个手无寸铁的小毛孩实在太危险了,不如就让我们和你一起去找,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侯不凡气宇轩昂,谈吐不凡,举手投足之间就让人心生敬仰,另外两人也是锦衣玉服,模样俱是不凡。奉天承心中猜想这三人肯定大有来头,若是有他们相助,自然是求之不得。



       原本三人的队伍有了奉天承的加入后赶路的效率自然就大打折扣,沿着岸边一直前行,直到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侯不凡选了一处开阔的平地说道:“今晚就在此将就一宿吧!”



       奉天承一听顿时感觉如释重负,整个人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半日路程下来,侯不凡三人即便已经放慢了脚步,可奉天承依然十分吃力才勉强跟上众人的速度。



       一旁的叶舒城笑道:“小兄弟,好好歇息一番,我去找点好吃的,保证你吃完之后能睡个好觉!”



       叶舒城离开后,秦风阳连忙捡来了一些干柴,熟练的生起一堆篝火,看样子两人配合的倒是十分默契。



       不一会儿的功夫,叶舒城提着一只野兔回来了,在江边收拾干净之后,叶舒城便将这野兔架在火堆旁烤了起来,诱人的香味飘散开来,闻着这股香味奉天承顿时馋涎欲滴,连忙围了过来,两眼盯着还没烤熟的野兔,直吞口水。



       一旁的秦风阳也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道:“这几日天天都吃干粮,吃得我嘴里都没味儿了,今天大师兄一展身手,我们终于有口福了。”



       侯不凡取下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大口后道:“臭小子,你这门手艺是越来越娴熟了。”



       叶舒城看着秦风阳得意道:“秦师弟,现在你知道侯师叔为什么每次出门都喜欢带上我了吧!”



       叶舒城一边不停的转动手中的木棍,一边撒上一些盐巴佐料,晶莹剔透的油脂不断滴落,几人经历着漫长而又痛苦的等待。



       “可以吃了!”



       不等叶舒城说完,众人就已经开始动手了,也不顾得那滚烫的热油,伸手就扯下一块送入口中,细腻的肉质散发着浓浓的香味,叶舒城闭着眼睛细细的品味着,对于一个痴迷烹饪的人而言,这一刻就是检验劳动成果的最佳时刻。



       “色香味俱全,近乎完美!”这是叶舒城对自己的评价。



       意犹未尽的叶舒城睁来眼睛,再次伸手的时候,才发现兔肉早就已经被一扫而光,一旁的秦风阳拍着肚皮一脸满足,奉天承则是嘬着双手指头,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



       侯不凡摇了摇空酒壶说道:“只可惜这酒少了点。”



       剩下一脸无奈的叶舒城欲哭无泪。



       明月当空,夜色撩人,奉天承刚准备躺下入眠,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低沉的怒吼……



       奉天承慌忙坐起身来,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借着明亮的月色,只见三只与昨晚一模一样的妖兽正快速靠近,奉天承睁大双眼,身体忍不住颤抖,昨晚那悲惨的一幕再次浮现在奉天承的脑海中。



       秦风阳伸手搭在奉天承的肩膀上轻声安慰道:“有我们在,别怕!”



       侯不凡站起身来,一脸不屑道:“酒足饭饱,正好活动活动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