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八章 拜师

作品:《 万魔情缘

       眨眼的功夫,那三只妖兽就已经距离四人不足三丈的距离,侯不凡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三只妖兽面前,这些妖兽不仅皮糙肉厚,而且力大无穷,一爪挥出,即便是大腿粗细的树干也会应声而断。



       面对三只妖兽无比疯狂的攻势,侯不凡显得从容自若,凭着赤手空拳依旧游刃有余。



       小半个时辰过后,三只妖兽都已经伤痕累累,侯不凡依然毫发无损,或许是显得太过无趣,侯不凡打趣儿说道:“好了,爷爷我就不陪你们玩了!”



       说完,候不凡纵身跃起,向后拉开一段距离,右手伸向背后,取下身后的那根银色长棍,手腕粗细的银色长棍熠熠生辉,此棍名唤‘龙吟棍’,长六尺九分,重十九斤六两七钱,两端雕刻的龙头栩栩如生,挥舞之时疾风灌入镂空的龙头中发出破空之声,似龙吟长啸,而因此得名。



       侯不凡手握龙吟棍,整个人气势如虹,威风凛凛,还不等妖兽作何反应,侯不凡大喝一声“横扫乾坤”。



       手中的龙吟棍横扫而出,巨大的威力似排山倒海,三只妖兽的身体被击飞出数十丈之后倒地不起。



       侯不凡似乎还没有尽兴,紧接着一跃而起,双手紧握着长棍一端,狠狠的砸向妖兽所在的位置,一道巨大的银色光柱横卧长空,轰然砸下。



       “轰!”



       震天巨响,大地颤抖,惊得远处林中飞鸟纷纷飞离枝头。



       原本妖兽所在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坑,妖兽的残肢断骸散落一地,奉天承看到目瞪口呆,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这不正是熊爷爷口中所描述的那般,开山断流,神通广大的神仙人物吗?奉天承亲眼得见,如何不震惊?

m.quanzhifashi.com

       一旁的叶舒城和秦风阳也是面面相觑。



       “侯师叔今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酒没喝够,心情不好?”叶舒城低声问道。



       秦风阳点了点头,小声道:“有可能,明天我们还是去附近找找,看能不能找个有人的村子,给侯师叔带点酒回来。”



       叶舒城拉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来的奉天承压低声音说道:“小兄弟,我们快去睡觉吧,小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看着已经收好龙吟棍缓缓走回来的侯不凡,奉天承上前两步,扑通一声,跪在侯不凡身前说道:“大叔,求求你收我为徒,教我本领!”



       侯不凡看着奉天承淡淡的说道:“你想拜我为师?”



       奉天承点头道:“我要当为民除害的大侠,以后杀光那些妖兽,给村里所有的人报仇!”



       侯不凡蹲下身子,扶着奉天承的肩膀说道:“你知不知道,修真炼道一途崎岖坎坷,必须要历尽千辛万苦,遭受重重磨难,才能成为你口中所说的大侠!”



       “我不怕,只要能像大叔一样厉害,再苦再累,我都不怕!”奉天承的目光毅然决然。



       侯不凡拍手称赞道:“有骨气,不过口说无凭,你必须要通过我的考验,我才能答应你。”



       奉天承心中大喜,连忙向侯不凡磕了三个响头,恭恭敬敬道:“弟子奉天承,拜见师傅!”



       侯不凡起身道:“考验明天开始,如果你不能通过我的考验,就算你现在叫我师傅,我也不会答应!”



       说完,侯不凡找了一处空地睡觉去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奉天承兴奋的跑到侯不凡身前道:“师傅,考验什么时候开始?”



       侯不凡站起身来活动一下筋骨道:“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你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活下去!”



       奉天承还没明白侯不凡的意思,就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提了起来,然后在半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在奉天承的尖叫声中,整个人就被丢进了江水之中。



       落水之后,奉天承只感觉脑海内一片空白,接连呛了好几口水后,奉天承开始拼命的挣扎,好不容易探出头来,还没来得及换气,身体又沉了下去。



       眼看着奉天承就要坚持不住了,侯不凡飞身跃起,掠过江面,将奉天承救了出来。



       奉天承一阵心有余悸,侯不凡一边安慰着奉天承,一边告诉他如何掌握浮水的技巧,奉天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还没等他缓过气来,只感觉身子又是一轻,再一次被侯不凡扔进了江水中。



       奉天承接受着侯不凡给他的考验,而叶舒城和秦风阳二人则被安排去河流上游分支去寻找少雪的下落,顺便看看能不能遇到幸存的无辜百姓。



       侯不凡站在岸边注视着奉天承,每当奉天承坚持不住的时候,他都会第一时间施出援手,然后再次无情的将他丢入水中。



       好在奉天承意志坚韧,始终没有想过放弃,如此反反复复,那种挣扎在死亡边缘,却又不得不拼尽全力去挣脱困境的感觉,让奉天承的身体和心神都疲惫不堪。



       奉天承有生以来最漫长,最痛苦的一天终于在他的祈祷中过去了,他还不知道真正的磨练还在后面,这不过才刚刚开始……



       侯不凡原本以为奉天承会知难而退,选择放弃,可奉天承的执着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也让侯不凡下定了决心。



       经过一天的努力,奉天承勉强算是掌握了浮水的技巧,好不容易爬上岸来,奉天承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将衣服烘干之后,吃了些干粮,奉天承就早早去睡觉了。



       秦风阳和叶舒城顺着上游搜寻了整整一天,却是半个人影也没找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小村庄,只可惜村里的村民早已惨遭妖兽毒手。



       入夜十分,奉天承已经呼呼大睡,侯不凡,叶舒城和秦风阳三人围着火堆,盘腿坐着,架在火堆上的野兔肉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侯不凡喝了一大口酒啧啧道:“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你们两个臭小子还能找到这种好东西,只是这酒的味道,怎么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侯不凡又喝了一口,细细品尝着其中滋味。



       秦风阳又忍不住回忆起那不堪回首的一幕,白天,秦风阳和叶舒城找到一个小村庄的时候,原本想要看看村里还有没有幸存者,无意中发现一座倒塌的房屋角落竟然还有一坛幸存的美酒佳酿。



       于是两人就在村子的废墟中找来一个酒壶,准备将酒坛的酒带些回去,可回来装酒的时候正好瞧见一只灰毛猴子蹲在酒坛的边缘往酒坛内撒尿,后来两人捏着鼻子才将酒壶装满……



       看着秦风阳一阵恍惚,叶舒城生怕露馅儿,连忙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秦风阳,然后笑嘻嘻说道:“可能是这云州的酿酒方式和气候与我们中州有所不同,所以这酒的味道也略有差异!”



       秦风阳也连忙随声附和,看侯不凡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秦风阳赶忙岔开话题道:“侯师叔,要不要叫醒小师弟也一起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