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破庙

作品:《 万魔情缘

       奉天承背着昏迷的秦风阳一路飞奔了十几里地,好在他的体力远胜从前,不然早就体力不支了。



       此时,奉天承虽然还能勉强坚持,但也几乎达到了极限。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恰逢远处有一间废弃的破庙,奉天承咬着牙背着秦风阳向着破庙走去。



       破庙的大门早已被侵蚀腐烂,奉天承轻轻一推,那半扇木门就碎成数块散落一地,奉天承将秦风阳的身子轻轻放下,然后仔细查看一番,发现秦风阳的呼吸还是有些虚弱,但相比之前已经好了太多。



       眼下虽然没有了性命之忧,但秦风阳也伤的不轻,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恢复,奉天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时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奉天承连忙起身挡在秦风阳的身前,冲着黑暗的角落大声喝道:“什么人?”



       奉天承一声断喝似晴天霹雳,黑暗中似有人受到了惊吓,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奉天承定睛细看,只见漆黑的墙角处,一个身材瘦小的小女孩正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看清她的模样后,奉天承终于松了一口气,走到小女孩身前轻声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



       小女孩没有回答,只是不停的抽搐哭泣,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轻,奉天承带着几分歉意,哄了好久,小女孩才终于停止了哭泣。



       奉天承尴尬的笑了两声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嘟着嘴,一脸委屈的模样,不停的眨着眼睛,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我、我叫月儿。”



       “月儿?这名字可真好听,你的爹娘去哪儿了?怎么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m.quanzhifashi.com

       奉天承这一问,月儿又开始委屈的哭了起来,奉天承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哄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稳住了月儿的情绪。



       月儿吞声忍泪道:“我和我爹娘一起离开村子逃难,结果一路上逃难的人太多,所以我就和我爹娘走散了,我到处找都没有找到他们,然后天黑了,我就躲到这儿来了。”



       看这小女孩的模样,应该与少雪一般大小,奉天承忍不住又想起了雪儿妹妹,也不知道雪儿现在怎么样了,想到此处,奉天承不禁又多了几分怜悯,只得安慰月儿道:“月儿,你别怕,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爹娘的!”



       “真的吗?你们是什么人?”



       月儿先是惊讶,后又带着半信半疑的目光看向奉天承。



       奉天承笑道:“我叫天承,受伤的那个是我的师兄!”



       奉天承说着指了指一旁的秦风阳。



       月儿偷偷瞄了秦风阳一眼道:“那个大哥哥怎么了?他是不是快死了?”



       奉天承连忙摇了摇头道:“才没有,秦师兄可厉害了,他只是在和那些坏人打架的时候受伤了,等秦师兄醒了我们就带你去找你的爹娘。”



       月儿哦了一声,然后双手紧紧地抱在怀里,蜷缩在角落,显得有些警惕,奉天承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一时间破庙内变得十分安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咕咕的声音传来,月儿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羞涩的转过头,不敢去看奉天承。



       奉天承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从怀里拿出一点干粮道:“月儿,你一定饿坏了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干粮,你快吃了吧。”



       月儿都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这时再也顾不得许多,接过奉天承手中的干粮就是一顿狼吞虎咽,将手中的干粮吃完后,月儿也吃了七八分饱,再次看向奉天承时,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警惕,眼中更多几分感激。



       奉天承满脸笑意,像一个大哥哥一般,抚摸着月儿的头发,然后取下腰间的水壶递到月儿面前说道:“喝点水吧,小心噎着!”



       月儿接过水壶喝了两口,娇羞道:“天承哥哥,你人真好!”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破庙内一片漆黑,透过屋顶的破洞,只见半空中的明月格外皎洁。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月儿已经挪到了奉天承的身旁,她紧紧的靠在奉天承的肩膀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然入睡。



       看着昏昏欲睡的月儿,奉天承也有了几分睡意,他今晚没有像往常那样入定修炼,而是仰头看着窗外的月色,不知不觉昏昏睡去,这一夜显得格外漫长,奉天承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般好好睡上一觉了。



       第二天清晨,奉天承睁开朦胧的双眼,揉了揉眼睛,看着还在酣睡的月儿,奉天承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奉天承转头看向秦风阳,只是这一看,奉天承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之前秦风阳躺的地方竟空无一人。



       奉天承连忙起身,原本靠着奉天承肩膀上的月儿也惊醒过来,一脸茫然问道:“天承哥哥,怎么了?”



       奉天承焦急道:“不好了,秦师兄不见了!”



       月儿环顾四周也没有发现秦风阳的身影,嘴里嘀咕道:“大哥哥他会不会是在夜里被野兽给叼走了?”



       就在两人束手无策,胡乱猜想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们都醒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只见破庙的门口,秦风阳满脸笑意,奉天承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道,看秦风阳已经安然无恙,奉天承道:“秦师兄你跑哪儿去了,我和月儿都差点担心死了。”



       秦风阳呵呵笑道:“我一早起来肚子有些饿了,看你们还在睡觉,所以我就出去找了点吃的。”



       说着秦风阳拿出几个野果递了过去,继续道:“小师弟你和这位月儿是怎么认识的?”



       奉天承道:“秦师兄,昨天你昏迷以后我就背着你来到了此处,恰巧遇到了月儿,月儿和她父母在逃难的时候走散了,我答应月儿等你伤好了以后就带她去找她的父母。”



       月儿眨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秦风阳,生怕秦风阳会丢下自己不管。



       秦风阳点了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估计月儿的父母已经去云州城避难了,正好我们也要去云州城和侯师叔他们会合,那就一同前去吧!”



       “谢谢大哥哥!”



       月儿高兴的手舞足蹈,那天真无邪的模样让人不禁心生怜爱。



       秦风阳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奉天承有些担忧道:“秦师兄,你的伤还没好,要不我们在此歇息两日,等你调养好伤势我们再前往云州城。”



       秦风阳摇了摇头说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我们还是早些前往云州城,省的侯师叔他们为我们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