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云州城

作品:《 万魔情缘

       此地距离云州城不过二十里地,三人决定好之后便立即出发了,大约走了半日的路程,三人就来到了云州城外。



       城门高大雄伟,避难的村民拖家带口进入云州城内,躲避妖兽浩劫,城墙上每隔一会儿便有一两个身穿道袍,背负仙剑的青年弟子察看巡视城外的情况,奉天承疑惑道:“秦师兄,城墙上的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秦风阳道:“他们是武宗山的弟子,武宗山位居正道四大门派之首,听闻此次妖兽浩劫,武宗山派出了数千多名弟子驰援云州,云州城内的老百姓能够安然无恙,他们可是功不可没,我们快进去吧!”



       说罢,三人进入了云州城,只见城内街头巷尾到处都是逃难的村民,三人在人群中穿梭了小半个时辰,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骚乱,三人好奇,挤上前去一探究竟。



       只见一个气派十足的宅院前,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难民,宅院大门前摆了一排桌子,桌子上堆满了白花花的大馒头,桌子旁一个家丁模样的青年一边敲锣一边大声道:“馒头,大馒头……”



       周围围观的难民看的口水直流,这时一对中年夫妇走上前去,中年男子开口问道:“这位小兄弟,请问这馒头多少钱一个?”



       那家丁打量了中年夫妇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一两银子一个!”



       家丁说完,围观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这也太贵了吧,谁吃的起啊,以前才两文钱一个!”



       “对啊,一两银子一个,你不如去抢好了!”



       ……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那中年男子有些难为情道:“这位小兄弟,我和我妻子逃难至此,身上的盘缠早就所剩无几了,我们夫妻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你就行行好,便宜一点卖我两个馒头吧!”



       “臭要饭的穷鬼,有钱就买,没钱就滚一边去!”



       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只见宅院内一个衣着华丽,却生了一副地痞模样的男子走了出来,那男子三十来岁的模样,留着山羊胡子,一脸嫌弃的看着那对中年夫妇。



       中年男子跪在山羊胡子面前,拉着他的衣摆苦苦哀求道:“大爷,您行行好,可怜可怜我们吧!”



       山羊胡子一脚踢开中年男子怒道:“你个臭要饭的穷鬼,竟敢和本大爷胡搅蛮缠,来人啊,给我打!”



       话音刚落,庭院内冲出几个手持木棍的家丁,围着那对命苦的中年夫妇便是一顿毒打,惨叫声不绝于耳,中年夫妇口吐鲜血,眼看就要丧命于此,突然,一个小女孩冲出人群,扑在中年夫妇身上哭道:“你们住手,快住手!”



       冲上去的小女孩正是月儿,这对中年夫妇恰巧是和月儿走散的父母双亲,看到月儿,中年夫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下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中年男子将月儿抱在怀里哭道:“月儿,我的好女儿,你果然还活着,我和你娘可担心死了!”



       手持木棍的家丁有些手足无措,将目光抛向了山羊胡子,山羊胡子冷哼了一声道:“给我一起打!”



       就在他们举起手中的木棍时,人群中又响起一声怒喝!



       “住手!”



       奉天承挤出人群,直视着山羊胡子,眼中怒火冲天,呵斥道:“你们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山羊胡子一脸不屑:“臭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来人,给我打断他的腿!”



       山羊胡子说完,宅院内又冲出了七八个手持木棍的家丁来,奉天承虽然修为尚浅,但是对付几个普通家丁还是绰绰有余,只见奉天承飞身跃起,一脚将冲在前面的一名家丁踢飞,落地之后顺势一个扫堂腿又撂倒三人,奉天承顺手捡起一根木棍,说道:“你们一起上吧!”



       余下的十几位家丁闻言纷纷聚拢过来,将奉天承团团围住,奉天承挥舞着手中的木棍,似神龙摆尾,又似蛟龙出海,奉天承身形敏捷,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只听闻一阵阵惨叫声此起彼伏,十几位家丁尽数倒在地上抱头哀嚎,围观的众人纷纷拍手叫好。



       那山羊胡子目露凶光,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道:“原来你是修炼中人,今日,我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也好让你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说罢,山羊胡子手腕一抖,一柄七寸飞刀暗器便激射而出,直奔奉天承的要害袭来。



       奉天承暗道不妙,没想到这山羊胡子竟然也有些微末本领,此番出手更是出其不意,心狠手辣。飞刀直奔奉天承的胸口而来,速度之快,转瞬即至,奉天承防不胜防,眼看就要暴毙于此,横死街头。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似鬼魅般忽然闪到奉天承身前,只见他右手轻轻抬起,将那柄飞刀暗器夹在了食指和中指之间,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这场危机,来人正是秦风阳。



       奉天承虚惊一场,好在秦风阳及时出手相助,这才有惊无险的躲过一劫,秦风阳嘱咐道:“小师弟,你入世尚浅,不知江湖险恶,以后要多加小心才是。”



       奉天承忏愧道:“是我太大意了,以后定当牢记秦师兄的教诲。”



       秦风阳点了点头,把玩着手中的飞刀暗器,瞥了那山羊胡子一眼,讥讽道:“学了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便在此持强凌弱,卖弄玄虚,我劝你还是回去再修炼十年八年,免得这般出丑,被旁人笑话。”



       山羊胡子一改之前的嚣张跋扈,惊慌失措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与你们素未谋面,不知何时得罪了二位,还请二位高抬贵手。”



       秦风阳淡淡的说道:“你可知道四大门派之一的天下城?”



       山羊胡子闻言,吓得瘫软在地,连忙叩头求饶。



       秦风阳冷哼一声道:“当今乱世,妖兽横行,百姓流离失所,你们居然仗势欺人,暴敛横财,你们主人是谁,我今日便要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山羊胡子慌忙辩解道:“我家主人不在府中,小人只是奉命行事,还望大侠能高抬贵手,饶了小人一命!”



       “冤枉啊,冤枉啊!”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个浑身是伤的老者走了出来,只见老者一瘸一拐地走到秦风阳身旁,捶胸顿足,痛哭道:“这位大侠,你可一定要为老朽做主啊!”



       秦风阳仔细打量了老者一番,见老者虽然蓬头垢面,却衣着华丽,绝不似普通百姓,看来其中必定另有隐情,秦风阳道:“老丈,您有何冤情,且细细说来,小辈必定为您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