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凶兽梼杌

作品:《 万魔情缘

       “小师弟,坚持住!”



       叶舒城拉着奉天承的手,眼中布满了血丝。



       梼杌的尾巴死死的缠在奉天承的腰上,奉天承的脸憋得通红,只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仿佛自己快要被拦腰勒断了一般。



       “啊!”



       奉天承发出一声惨叫,叶舒城和秦风阳终究没能拉住奉天承,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奉天承被拽了过出去,奉天承的身体狠狠地撞在梼杌身旁的岩壁上,最后落地翻滚了几圈,便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没有了知觉。



       “小师弟!”



       叶舒城绝望的跪倒在地,一边撕心裂肺的嚎叫,一边不停地双拳捶地,秦风阳也抱着叶舒城的肩膀失声痛哭起来。



       侯不凡紧紧握住拳头,眼中布满了血丝,虽然他们师徒二人相处的时间不过一年的光景,但是当他决定收奉天承为徒的那一刻起,他就已把奉天承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对奉天承寄予了所有的期望和心血。



       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



       有的人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有的人是为了理想和抱负而活着,有的人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和喜欢的事而活着……



       而侯不凡活着的理由很简单,他只希望自己的‘生命’可以得到延续,而在他的心里,奉天承正是他‘生命’的延续。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侯不凡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他将手中的火把递到了叶舒城的手中,眼中充满了决绝,然后转身一步一步的向着梼杌走去。



       似乎是被侯不凡的举动给激怒了,梼杌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侯不凡冷哼一声道:“既然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死个痛快,也好让我领教领教上古凶兽的本领。”



       “天怒神威”



       一声怒吼,侯不凡的身体突然暴涨一圈,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辉,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攀升,犹如所向披靡的战神一般,威风凌凌。



       “吼!”



       梼杌彻底发狂了,只见它再次扑了过来,侯不凡纵身一跃,举起手中的龙吟棍向着梼杌的头顶砸去,只是,这一棍还没落下,梼杌庞大的身躯仿佛被拽住了一般停在半空中,然后再一次狠狠地摔在地上。



       这一次,侯不凡看的真切,原来在梼杌的脖子上拴着一根大腿粗细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消失在黑暗深处,拴在梼杌脖子上的铁链被厚厚的毛发所覆盖,若不仔细查看很难被人察觉。



       “原来如此!”侯不凡终于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只是,这铁链究竟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又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竟能将传说中的上古凶兽困于此地?种种疑问在侯不凡的脑海中不断浮现。



       眼下却容不得侯不凡细想,因为奉天承依旧生死未卜,所以无论如何,侯不凡都要将他救出来,绝不能让奉天承葬身凶兽之口。



       可梼杌丝毫不给侯不凡机会,每当进入梼杌的攻击范围之内,梼杌凌厉的攻势便会接踵而至,莫说救出奉天承,就连向进一步,也是难上加难。



       一番恶斗之后,侯不凡已经气喘吁吁,



       身上还有几处轻伤,显得格外狼狈。反观梼杌却是毫发无损,以侯不凡的修为居然都难以伤其分毫。



       就在这时,昏迷许久的奉天承终于苏醒过来,此刻,奉天承只感觉浑身剧痛难忍,不得已,他只能扶着岩壁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与梼杌激战正酣的侯不凡见奉天承正朝着这边缓缓走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可此处太过危险,以奉天承目前的修为,即便是被他们战斗的余威波及,都有可能会要了他的性命。



       侯不凡见状,急忙喊道:“天承,这里太危险了,你千万不要过来!”



       如今,四人被困在这山洞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眼下,侯不凡还要将奉天承从梼杌的眼皮子底下救出来,身陷如此绝境,侯不凡顿时心乱如麻,一时大意,竟险些被梼杌击中,堪堪躲过了梼杌的攻击,身后的岩壁却是被击的粉碎。



       梼杌的一爪之威实在太过恐怖,如此坚硬的岩壁在它面前竟如一块豆腐般不堪一击。



       突然,侯不凡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灵机一动,侯不凡对着黑暗深处的奉天承喊道:“天承,你去山洞深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



       侯不凡一边不停的攻击梼杌,吸引着梼杌的注意,给奉天承争取时间,一边对叶舒城二人说道:“舒城,风阳,你们两个快到我身后来,我们说不定还有希望逃出去了!”



       叶舒城疑惑道:“侯师叔,可是有什么发现?”



       侯不凡道:“山洞的洞口已经被堵死了,虽然人力无法撼动,但是我们可以借助梼杌的力量逃出去。”



       虽然不知道这个方法行不行得通,但眼下,这已经是他们逃出生天的唯一机会了。



       此时,奉天承取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来到了山洞的深处,这里一片漆黑,奉天承只能借着火折子微弱的光芒查看周围的情况。



       没走多远,奉天承就看见一根大腿粗细的铁链横在面前,奉天承顺着铁链看去,发现铁链的一端栓在梼杌的脖子上,而另一端则被一把巨剑钉在岩壁上,奉天承连忙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了侯不凡。



       侯不凡听完欣喜狂若道:“天承,你试试能不能将那把剑拔出来!”



       奉天承犹豫了片刻,然后伸手握住了剑柄,下一刻,那把巨剑散发出淡淡的光辉,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似滔滔洪水般顺着奉天承的手臂涌入全身,在奉天承的体内横冲直撞一番过后,所有的力量开始全部涌向奉天承的丹田,奉天承感觉自己的丹田都要被撑爆了一般。



       而更加让奉天承吃惊的是,他的修为居然瞬间从凝虚境界的第二层直接突飞到了第四层,就连浑身剧痛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就在他的丹田快要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的时候,那股庞大的力量再次顺着手臂回到了巨剑中去了,此刻,奉天承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整个人都随之焕然一新,他双手握着巨剑的剑柄,那把巨剑也似乎与他心有灵犀一般开始不停地颤抖。



       “铛、铛、铛……”



       剧烈的颤抖之后,一连串铁链断裂的声音传来,那大腿粗细的铁链竟节节断裂开来,正与侯不凡激战的梼杌就像挣脱了束缚一般,瞬间发起狂来,侯不凡被逼的节节败退,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眼看侯不凡就要命丧在此,只听一声断喝传来:“住手!”



       危急关头,奉天承手握那把巨剑便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