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方寸乾坤

作品:《 万魔情缘

       眼看姜武阳已经躲了过去,袁梦灵手捏剑诀,默念口诀咒语,在她的剑诀指引下,那道白光在姜武阳的身后急转而下,随后转了一个大弯贴着地面,从下而上朝姜武阳又飞了回去。



       姜武阳听闻身后传来破空之声,当下不敢迟疑,连忙纵身一跃,整个人腾空而起。



       “轰!”



       一声巨响,姜武阳脚下的石桌瞬间化为齑粉。



       此刻,姜武阳身处半空中,离地两丈有余,随着袁梦灵的剑诀指引,乾坤伞再次改变方向,冲天而起,和姜武阳擦肩而过,最后停在他头顶三尺处,一股无形的压迫传来,姜武阳抬头看去心中暗道不妙。



       果不其然,袁梦灵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一声轻叱:“方寸乾坤”。



       姜武阳头顶三尺处的乾坤伞突然撑了开来,下一刻,姜武阳的身子一沉,如有千斤巨石压在身上,更糟糕的是,姜武阳仿佛全身被束缚住了一般,竟动弹不得。



       被这一股怪力束缚住的姜武阳顿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犹如坠落的流星一般飞快地掉落下来,虽然修真炼道中人的体质异于常人,可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就算不死,也要身受重伤。



       姜武阳咬着牙,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摆脱那股无形的束缚,可无论姜武阳如何挣扎,僵硬的身体依然纹丝不动,姜武阳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仿佛随时都会喷涌而出。



       此时的袁梦灵也有些慌了,她也是第一次施展乾坤伞的神通,不知道会有如此大的威力,袁梦灵一脸焦急,想要收手也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姜武阳的身体距离地面不足三尺之遥的时候,他嘴里发出一声震天怒吼,使出了十二分力道,全身真气鼓动,强行挣脱了束缚,随后,姜武阳一掌拍在地面上,借势腾空而起,身体在半空中旋转几圈后这才平稳落地,终于有惊无险的逃过一劫。

m.quanzhifashi.com

       姜武阳落地后没有丝毫停顿,似一头发狂的疯牛般冲向了袁梦灵,速度之快,疾如闪电划过长空,声势之大,犹如雷霆千钧,滚滚震怒。



       姜武阳杀气腾腾,一掌直奔袁梦灵的面门而去,袁梦灵抬眼看去,心中大惊,只见姜武阳掌心似有电光闪烁,掌风忽至,隐隐约约伴有雷鸣炸响,这一掌之威足以让袁梦灵粉身碎骨,袁梦灵脸色惨白,想要躲避,却为时已晚,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袁梦灵双眼紧闭。



       “砰!”



       耳边巨响,似天雷炸裂,身后狂风肆虐,余威震荡,姜武阳这一掌并没有击中袁梦灵,只是她身后的那扇木门顷刻间化为了齑粉。



       袁梦灵睁开眼睛,姜武阳与她隔着不足半尺的距离,两人四目相望,袁梦灵屏住了呼吸,心跳骤然加快。



       袁梦灵看着姜武阳的眼睛,一时间怔怔出神,心中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突然,姜武阳的双眼流出两行血泪,随后面容扭曲,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折磨般,接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眼前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脑海内一片空白,整个人就像失去支撑一般向后倒了下去。



       袁梦灵趋身上前,伸手抱住姜武阳,心中悔恨不已,看着姜武阳凄惨的模样,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袁梦灵从小到大还从未有过如此害怕。



       奉天承也在第一时间来到袁梦灵身旁焦急道:“灵儿师姐,他怎么了?”



       袁梦灵此时才反应过来,急忙道:“快把他带到大师伯那里去!”



       ……



       薛正阳的小木屋内,袁飞和侯不凡都在这里,薛正阳坐在椅子上,看着侯不凡说道:“不凡,你不是刚回来吗?怎么又要出去啊?”



       一旁的袁飞尴尬道:“大师兄,是我让不凡师弟去追查逆天宫的下落。”



       薛正阳道:“这几十年来,逆天宫的余孽东躲西藏,要追查到他们的下落谈何容易,这种小事让门中其他长老去查不就行了?”



       侯不凡道:“大师兄,你有所不知,这几十年来逆天宫一直在暗中积蓄实力,如今,逆天宫的实力已经发展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了,此番妖兽浩劫之际,逆天宫更是在暗中杀害了不少各大门派的弟子,若是任由其继续壮大,势必会成为各大门派的心头大患。”



       袁飞连忙道:“是啊大师兄,逆天宫危害苍生已久,若是一日不除,天下百姓难有太平之日。”



       薛正阳沉默了片刻问道:“妖兽浩劫背后的主谋可有什么线索?”



       袁飞摇了摇头说道:“目前还没有什么线索,各大门派也正在努力追查与妖兽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大师伯,不好啦,不好啦……”



       就在这时,袁梦灵的呼声传来,奉天承背着重伤昏迷的姜武阳紧跟其后,见姜武阳这般模样,薛正阳连忙查看起姜武阳的伤势。



       一旁的袁飞皱着眉头,责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袁梦灵低着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吞吞吐吐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遍。



       袁飞听完后顿时火冒三丈,怒道:“真是胡闹,难道你不知道他患有先天心疾吗?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罢,袁飞抬起手就要教训袁梦灵。



       侯不凡连忙拦住袁飞道:“二师兄息怒,灵儿她不是有意的!”



       袁梦灵低着头,泪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她心中的自责和委屈全都涌上心头,随后转身跑了出去。



       奉天承见状也连忙追了出去,袁飞气不打一处来,侯不凡则是安慰道:“二师兄别生气了,有大师兄在,武阳这孩子不会有事的。”



       查看完姜武阳的伤势之后,薛正阳也长舒了一口气,袁飞焦急询问道:“大师兄,这孩子伤势如何?”



       薛正阳道:“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这半年多的调养算是付之东流了。”



       侯不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薛正阳:“不凡,刚才那个少年就是你新收的弟子吗?”



       侯不凡:“是,大师兄!”



       薛正阳点了点头满意道:“这少年天资卓越,的确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好材料,你以后让他多来此处打打下手,我也好给他指点指点迷津。”



       侯不凡道:“那就有劳大师兄费心了。”



       三天后,侯不凡即将离开天下城去追查逆天宫的下落,临行前还不忘嘱咐奉天承一番。



       侯不凡离开后,奉天承垂头丧气的来到了薛正阳的住处,由于姜武阳一直昏迷不醒,所以这几日都是奉天承在负责照顾他。



       一开始奉天承还将薛正阳称作老爷爷,薛正阳倒也不在意,而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奉天承,奉天承这才得知这个看上去年过八旬老爷爷,原来是自己的大师伯。



       经过这几日相处下来,薛正阳也是格外喜欢奉天承,闲暇之余,奉天承还会跟着薛正阳学习一些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