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 九死一生

作品:《 万魔情缘

       奉天承说道:“大师伯,既然有了千年人参,武阳大哥的心疾是不是就能痊愈了?”



       薛正阳点头道:“那是当然,我现在就去炼制九转救心丹,快推我回去!”



       奉天承推着薛正阳回到了小木屋,木屋内,薛正阳忙着配制九转救心丹的药材,奉天承他们三人在一旁观望。



       这时,袁飞匆匆赶来,奉天承和姜武阳连忙躬身行礼,袁飞一脸欣慰,袁梦灵直接飞扑到袁飞的怀里道:“爹,女儿可想您了!”



       袁飞搂着袁梦灵道:“灵儿,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让我好好看看,瘦了许多,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此刻,袁飞不是那个威严的城主,而是慈祥的父亲,看着他们父女二人相拥在一起,奉天承和姜武阳也是一阵恍惚,姜武阳想起那个百般疼爱自己的父亲,可如今他们父子已经天人永隔,想到此处,姜武阳的眼眶不禁湿润起来。



       奉天承的脑海中闪过少扶爻和侯不凡的身影,奉天承很不幸,因为他连自己父亲长什么样子他都不知道,奉天承也很幸运,因为少扶爻和侯不凡都对他视如己出,对此,奉天承很知足,也心存感激。



       第二天,薛正阳彻夜未眠,终于炼制好了九转救心丹,在袁梦灵和奉天承的陪同下,姜武阳满心期待的同时又有些紧张,不仅如此,就连百忙之中的袁飞也被薛正阳叫了过来。



       众人到齐之后,薛正阳拿出一颗珍珠大小的药丸说道:“武阳,这便是九转救心丹,你服下这丹药后,还需配合我们的治疗,这样,你的先天心疾才能痊愈,不过也有一定的风险,所以务必要让你知道其中原由。”



       姜武阳虽然有些惴惴不安,但还是点了点头道:“请薛前辈示下!”



       薛正阳道:“所谓先天心疾,是由心脉畸形导致的心血不济,轻则气喘咳嗽,周身乏力,重则呕血晕厥,心力衰竭,时刻都有性命之忧。要想根治先天心疾,必须要用浑厚的真气将心脉畸形处扩张开来,如此一来,心脉必定受损,心脉乃性命攸关,绝不允许有半点差池,所以需要九转救心丹,起到快速修复重建的功效。”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薛正阳脸色逐渐凝重,继续说道:“整个过程犹如撕心裂肺般剧痛,普通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目前有两个方法,各有优劣,其一,便是口服麻药,服下之后就会陷入昏睡,自然也就感觉不到疼痛,由于你处于昏迷状态,无法时刻配合治疗,所以会增加风险,稍有不慎,就再也醒不过来!”



       “其二,便是保持清醒状态,一旦发生意外,你可以按照我的要求运行体内真气配合治疗,如此一来就能避免诸多风险,增加成功的几率,不过这个方法你要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剧痛,所以你一定要慎重考虑。”



       姜武阳犹豫了片刻,最后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说道:“薛前辈,就选第二个办法吧,我可以忍受的!”



       薛正阳和袁飞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薛正阳道:“灵儿,天承,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奉天承和袁梦灵退出了小木屋后,薛正阳正色道:“那就开始吧!”



       姜武阳服下九转救心丹之后,就盘腿坐下,薛正阳抓住姜武阳的手腕,时刻关注他脉搏的细微变化,袁飞则是按照薛正阳的指示来到姜武阳的身后。



       姜武阳感觉身体开始发热,连忙闭目凝神,按照薛正阳的提示,一旦体内发生异样,就要第一时间告诉薛正阳,片刻之后,袁飞那浑厚的真气犹如洪水猛兽自姜武阳的头顶倾泻而下。



       真气由百会穴经天突、璇玑、紫宫、玉堂,最后汇聚到膻中穴,真气凝聚充足后,便开始侵入姜武阳的心脉。



       一开始姜武阳只感觉胸闷气短,呼吸困难,渐渐的便感觉心口犹如针扎一般,姜武阳的身体越来越热,仿佛置身炙热的火炉一般,浑身通红,不出片刻,就已经是大汗淋漓。



       那股针扎似的感觉也愈发强烈起来,伴随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涨痛,说不出来的难受,姜武阳眉头紧皱,额头上汗如雨下。



       薛正阳一脸的担忧,马上就要到最关键的时刻了,若一旦发生意外,他必定会内疚一辈子,感觉姜武阳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起来,薛正阳又开始担心姜武阳能不能承受这股撕心裂肺般的剧痛。



       姜武阳咬紧牙关,那股剧烈的疼痛似乎已经到了姜武阳所能忍受的极限,此时此刻,袁飞的真气在姜武阳的心脉最深处,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不停的冲击着脆弱心脉。



       姜武阳强忍着剧痛,内心不停的安慰自己:“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马上就熬过去了……”



       然而,姜武阳还是低估了这股疼痛的强度,剧烈地疼痛不断地刷新着姜武阳的极限,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煎熬。



       姜武阳终于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真如薛正阳所说,如撕心裂肺一般难以忍受。



       木屋外,袁梦灵和奉天承已经徘徊了近一个时辰,突然听到姜武阳的惨叫传出来,袁梦灵忍不住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奉天承连忙拉住袁梦灵说道:“灵儿师姐,千万不要冲动,我们这般突然闯入,只会让武阳大哥陷入危险!”



       袁梦灵只是性子太急,想明白其中原由后,便立马冷静下来。



       屋内,姜武阳突然吐出一口鲜血,剧烈的疼痛险些让他晕厥过去,姜武阳迷迷糊糊,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薛正阳脸色大变,惊慌失措道:“不好,心脉受损太重,恐怕、恐怕……!”



       薛正阳凑到姜武阳耳边大声喊道:“武阳,快调动你体内所有真气,一定要护住心脉,一定要护住心脉……”



       薛正阳一遍又一遍的不停呼喊,神志不清姜武阳终于被他唤醒过来,清醒之后的姜武阳急忙运起真气,死死地护住心脉。



       九转救心丹的药效逐渐发挥作用,姜武阳受损的心脉开始快速恢复,仿佛是被摧毁之后又重建修复,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三个时辰,最后,姜武阳终于有惊无险的逃过一劫。



       结束之后,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姜武阳已经精疲力尽,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沉睡,薛正阳和袁飞心有余悸的同时也对姜武阳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