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 机关塔

作品:《 万魔情缘

       这一晚,奉天承一直守在姜武阳身旁,直到姜武阳的气息平稳之后,奉天承才靠着床沿小憩一会儿。



       第二天,袁飞带着袁梦灵一大早就过来探望姜武阳,见他睡得格外香甜,众人也就没有打搅他,纷纷退出屋外。



       奉天承恭恭敬敬行礼道:“城主师伯,我师傅还没回来吗?”



       袁飞对奉天承也是格外喜欢,拍了拍奉天承的肩膀说道“:天承,你师傅在外面执行很重要的任务,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你一定要努力修炼,等你实力强大以后,就可以和你师傅一起外出执行任务了!”



       袁飞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看了袁梦灵一眼,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等武阳完全恢复之后,我想让你们一起去机关塔内历练历练!”



       袁梦灵正在给薛正阳捶背,听闻父亲想让他们去机关塔历练,手中不知不觉就加大了力度。



       就听薛正阳骂骂咧咧的说道:“哎哟,你这死丫头,快、快住手!”



       袁梦灵连忙说道:“大师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袁梦灵一个箭步来到袁飞身前说道:“爹,您以前不是说机关塔内太过凶险,以后不允许弟子再进入机关塔内历练吗?”



       袁飞长吁一口气,缓缓说道:“没错,机关塔内刀光剑影,危机四伏,参与历练的弟子稍有不慎就会命丧其中。这次你们前往雪域灵山给了我很多启发,只有面对恐惧才能真正的战胜恐惧,成长的过程就是要不断地战胜恐惧,所以我和你大师伯商量之后,决定让你们进入机关塔内历练!”



       袁梦灵一脸担忧,继续说道:“可是,我们都还没有突破到化虚境界,以我们现在的修为岂不是更加凶险?”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的确如此!”



       袁飞伸手抚摸着袁梦灵的脸颊,十分溺爱的说道:“灵儿,你们三人都是天之骄子,绝非常人可比,之所以让你们提前进入机关塔内修炼,就是为了激发出你们体内的巨大潜力,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顺利的完成这项挑战!”



       袁梦灵皱着眉头,她见奉天承一脸茫然的模样,于是拉着奉天承走到一旁苦口婆心的说道:“小师弟,你若现在后悔可还来得及,一旦进入机关塔可就出不来了!”



       奉天承更加疑惑,问道:“灵儿师姐,那机关塔究竟是什么地方?”



       奉天承对机关塔一无所知,袁梦灵只能将机关塔的详情说与奉天承知晓:“机关塔是天下城的弟子用来修炼的地方,只有出类拔萃的弟子,突破到化虚境界后才可以进去机关塔内修炼,一旦进入就再也没有退路了,机关塔共六层,越是往上难度就会越来越大,只有将六层全部挑战成功之后才能离开机关塔,重获自由。由于机关塔内太过凶险,所以我爹曾下令不允许弟子再进入机关塔内修炼。”



       奉天承追问道:“既然机关塔内这么危险,当初为什么又要建造这座机关塔呢?”



       袁梦灵嘟着嘴说道:“相传,天下城还没出现的时候,机关塔就已经屹立了数百年了,天下城的祖师爷就是在机关塔内历练之后,才领悟出了天下城的神通绝学,从那时起,每隔几年就会挑选一批精英弟子进入机关塔内修炼,而进入机关塔内修炼的弟子,修为都会得到突飞猛进的提升。”



       袁梦灵偷瞄了袁飞一眼,然后凑到奉天承的耳边低声说道:“我爹禁止进入机关塔修炼,主要是因为其它原因,这事还要从几年前说起,那时候我才七岁,我还有一个哥哥,他的名字叫袁修,我爹亲传弟子中,我哥排第二,大师兄叶舒城,二师兄就是我哥,三师兄秦风阳,他们三人是我爹最得意的三个弟子。”



       “他们三人的修为全部突破到化虚境界之后,就一起进入机关塔内修炼,结果……”



       回忆起这件事情,袁梦灵就心如刀割,哽咽了片刻,继续说道:“结果,他们挑战到机关塔第六层的时候,哥哥不幸身受重伤,等他们从机关塔出来的时候,哥哥他就……”



       袁梦灵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道:“我娘也因为这件事情一直不肯原谅我爹,后来索性就回仙灵岛去了,除了偶尔回来看看我以外,我娘她从来不回天下城。后来,我爹就下令,禁止天下城的弟子再进入机关塔内修炼。”



       奉天承也被袁梦灵的情绪感染,有些伤感道:“灵儿师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提起你的伤心事!”



       袁梦灵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的!”



       此时,姜武阳也悠悠醒来,他从未感觉如此舒畅,在薛正阳和袁飞的努力下,折磨了姜武阳十几年的先天心疾终于痊愈了。



       不仅如此,那九转救心丹内蕴含的灵力,让姜武阳的修为也提升了许多,从之前凝虚境界的第七层直接突破到了第九层,距离化虚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



       见姜武阳的脸色红润,精神焕发,薛正阳又给姜武阳把了把脉,片刻之后,薛正阳满意的点头说道:“恢复的不错,你这先天心疾算是彻底痊愈了。”



       姜武阳扑通一声跪下,热泪盈眶道:“薛前辈和城主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必定铭记在心,没齿不忘!”



       薛正阳拉着姜武阳的手说道:“孩子,快起来吧!”



       袁飞也走过来说道:“武阳,以后你就留在天下城,在这里好好修炼,你身负血海深仇,等查出妖兽浩劫的真凶后,你才可以为你父亲,为步神殿死去的弟子报仇雪恨,你可是步神殿唯一的希望了,千万不要辜负了我们对你的一番期望。”



       姜武阳郑重点头!



       夕阳西下,袁飞推着薛正阳正散步,一路上袁飞沉默不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薛正阳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又想起修儿了?”



       袁飞苦笑道:“从小到大,只有大师兄最了解我,无论什么事都瞒不住你!”



       薛正阳感慨道:“这些年来,修儿的事一直都是你的最大的心结,你现在终于有勇气去面对了!”



       袁飞苦笑道:“大师兄,这些年我越是逃避,心里的结就越是解不开,通过这次灵儿他们的雪域灵山之行,我终于想通了,也是时候去解开这个心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