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中州隐患

作品:《 万魔情缘

       中州城内,逆天宫的弟子乔装改扮,混迹在普通百姓之中,中州城可以说是天下城的门户,这些逆天宫的弟子潜伏在这里,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收集天下城的信息传回总部。



       一旦天下城的诸多信息被逆天宫掌握,对天下城而言可谓是后患无穷。



       中州城内岂能容魔教妖人放肆,为了拔除这个隐患,早在两个月前,袁飞就派出叶舒城和秦风阳,让他们带着十几名天下城的弟子来到中州城追查此事。



       他们潜伏在人群中,观察城内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可疑目标就派人暗中盯梢,誓要将中州城内的魔教妖孽一网打尽。



       逆天宫的弟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天下城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中州城最繁荣的街头有一家酒楼,这家酒楼名叫山珍酒楼,山珍酒楼是中州城内最大的酒楼,酒楼的掌柜名叫蔡全,由于山珍酒楼酒菜的味道别具一格,所以天下城的弟子长老们经常会去山珍酒楼打牙祭。



       山珍酒楼门口的不远处,有一个贩卖皮革的小摊,小摊上各种动物的皮革一应俱全,皮革小贩年纪不大,却是一个不修边幅的络腮胡。



       此时,皮革小贩热情的招呼着来来往往的路人,眼神却时不时的瞄向不远处的山珍酒楼,细看之下才发现,这个皮革小贩正是乔装打扮的秦风阳。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锦服的花花公子走了过来,这花花公子身材高挑,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此人正是乔装改扮之后的叶舒城,叶舒城给秦风阳使了一个眼色鬼鬼祟祟询问道:“怎么样?还没出现吗?”



       秦风阳低声说道:“大师兄,你别着急啊,今天他一定会出现的。”

m.quanzhifashi.com

       叶舒城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秦风阳突然伸手住叶舒城愤愤不平的说道:“大师兄,凭什么是你扮富家公子,我就只能扮皮革小贩在这里盯梢?”



       叶舒城微笑道:“我们都是本色出演,再说了,如果让你扮富家公子,我来扮皮革小贩,你又会问为什么是我扮皮革小贩,而你只能扮富家公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好像也是哦!”



       秦风阳被绕的糊里糊涂,反应过来的时候,叶舒城已经走远了,只留秦风阳在原地吹胡子瞪眼。



       经过这两个月的暗中观察,他们已经掌握了中州城内魔教妖人的一举一动,这些逆天宫弟子为了潜伏在百姓中,可谓是煞费苦心。



       他们有的乔装成乞丐叫花子,有的乔装成地痞流氓,更有甚者潜伏在酒楼客栈中,以店小二的身份收集信息。



       平日里,他们从不交流,一旦收集到重要情报线索,他们就会第一时间传递给头目,头目再将这些情报线索传递回逆天宫。



       如今,这些逆天宫弟子的身份都已经确认,叶舒城和秦风阳已经做好了收网的准备,只是那名头目的行踪十分隐蔽,为了擒拿住他,秦风阳和叶舒城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为了避免会打草惊蛇,所有行动都必须同时进行,清除中州城内的魔教妖人势在必得。



       就在这时,一个乞丐叫花子走进了山珍酒楼,那名乞丐在山珍酒楼的掌柜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山珍酒楼的掌柜就将这名乞丐给轰了出去。



       门口的皮革小贩秦风阳将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苦苦等了两个时辰的目标终于出现了,秦风阳给远处的叶舒城做了一个手势,叶舒城点了点头悄悄尾随那名乞丐去了。



       潜伏在周围的天下城弟子也收到了秦风阳的命令,纷纷动身去擒拿魔教妖人,秦风阳扯掉脸上的胡须,一个箭步冲到山珍酒楼内,第一时间擒住了山珍酒楼的掌柜蔡全。



       蔡全吓得六神无主,整个人瘫软在地瞠目结舌,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秦风阳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是他出卖了天下城的信息。



       掌柜蔡全只是一个普通百姓,经营这家山珍酒楼已经有二十余年,他怎么会和逆天宫勾结在一起?难道逆天宫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安排他在此收集情报?若真是如此,那也未免太可怕了。



       另一边,那装扮成乞丐的头目在收集到情报后,快速离开了中州城,走出城门没多久,叶舒城便拦住了他的去路,为了避免在城内会误伤到平民百姓,所以叶舒城就一直等出了城才动手,两人隔着三丈左右的距离,大战一触即发。



       这名头目的年龄大概四十出头的模样,一身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发现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之后,头目选择果断出手,想要速战速决。



       毕竟这里是天下城的地盘,一旦天下城的弟子赶来支援,头目便一丝逃脱的可能也没有了,由此可见,这名头目的心思倒是十分缜密。



       头目先发制人,手中的一根竹竿似一条刁钻的毒蛇直奔叶舒城的咽喉而来,叶舒城凭借着手中的折扇见招拆招,从容应对,两人堪堪斗了三十几招,那名头目就已经有些招架不住,落入了下风。



       叶舒城趁机抓住他手中的竹竿,顺势打出一掌正中那名头目的胸口,这一掌的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既不伤他性命,又能让他丧失战斗力。



       那头目被击倒后,只见他一咬牙似咽下了什么东西,随后面露痛苦之色,一口黑血就吐了出来,叶舒城想要出手阻止他,却为时已晚,不过片刻的功夫,那名头目就已经气绝身亡。



       看样子,为了避免他们泄密,他们口中都含有剧毒,一旦被擒就会服毒自尽,这些魔教妖人不仅对别人心狠手辣,对自己也丝毫不会心慈手软。



       无奈之下,叶舒城只能搜身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结果除了几封手书之外就再也没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随手拆开一封,里面赫然记录着一些天下城弟子的行踪,这些信息一旦传回逆天宫,对那些外出执行任务的天下城弟子而言,无异于暴露了所有动向,逆天宫要想对他们不利也就易如反掌。



       叶舒城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觉一阵后怕,庆幸他们及时将中州城的这些魔教妖人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