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 师徒重逢

作品:《 万魔情缘

       七星剑和武宗山的确颇有渊源,可奉天承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偶然所得,即便稍后清风道长追问此事的来龙去脉,只需如实回答便可,虽然事情经过有些曲折离奇,但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想必以清风道长的身份地位,还不至于欺负他们几个后生小辈。



       果不其然,奉天承话音刚落,清风道长便继续追问道:“这七星剑你是从何处所得!”



       “这七星剑是在两年前,在云州境内偶然所得……”



       奉天承不紧不慢的将此事来龙去脉细细叙述了一遍,说完,奉天承拱手道:“邱老前辈,此事的经过大概便是如此了!”



       秦风阳也连忙附和道:“就是如此,我和叶师兄是亲眼所见,当时天承师弟手握七星剑从山洞里冲出来,就连上古凶兽梼杌都被吓得屁滚……”



       不等秦风阳说完,清风道长锐利的目光就向他扫来,秦风阳赶紧住口。



       随后,清风道长沉思了许久才淡淡的说道:“此剑与我武宗山颇有渊源,既然是天承小友偶然所得,老夫自然不会强取,只是七星剑干系重大,可能还隐藏着道神宗的无上神通在内,此番漠阳城一事了结之后,天承小友就随我一同回武宗山吧!”



       清风道长的语气十分坚定,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叶舒城笑呵呵的说道:“邱老前辈,天承师弟乃侯师叔座下弟子,此事恐怕还需与侯师叔商议,我们这些后生小辈是做不了主的!”



       叶舒城此言,一是为了表明奉天承的身份,希望清风道长知难而退,二是提醒清风道长,不要为难他们几个晚辈。



       清风道长岂会听不出这话外之音,当下哼了一声,冷冷道:“此事,我自会与侯长老商议!”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说完,清风道长便盘腿打坐,进入了闭目凝神的状态。



       原本几人谈笑风生,经过这么一段小插曲后,众人也都没有了兴致,于是客套几句之后,纷纷找地儿休息去了。



       场中就只剩下清风道长和凌宇,凌宇行了一礼怯生生的说道:“师傅,弟子退下了!”



       清风道长淡淡的说道:“心不净,则神不宁,神不宁,则形不尽,你刚才的剑招意境和平日相差甚远,皆因你心浮气躁所致!”



       凌宇惭愧道:“弟子谨遵教诲!”



       “你去吧!”



       清风道长教导弟子向来以严厉著称,武宗山门下弟子对他都是十分畏惧,他自己座下弟子每日里更是战战兢兢,诚惶诚恐。



       凌宇退到一旁,也学着清风道长的模样盘腿打坐,闭目凝神,口中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净心神咒:“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原本的五人小队,有了武宗山一行人的加入后变成了九人小组,虽然人数变多了,可奉天承他们再也不能像之前那般随心所欲,所以,接下来的行程就变得十分枯燥无趣。



       半个多月里,奉天承他们一行人几乎是度日如年,无比煎熬,眼看再有两日路程便能离开岭南千山了,众人心中不禁为之一震。



       这天入夜后,一行人围着火堆正吃着干粮,叶舒城也不知从那里抓来了一只野鹿,处理干净之后,叶舒城开始大显身手,经过一番漫长的等待后,一只色香味俱全的烤鹿肉就烤好了。



       叶舒城在烹饪方面的确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无论什么样的食材到了他手里,都能变成一道独特美味。秦风阳和奉天承是出了名的饿死鬼投胎,那吃相别提有多难看。



       姜武阳和袁梦灵之前就有幸品尝过叶舒城的手艺,此刻在美味面前,姜武阳和袁梦灵也顾不得自身形象,开始胡吃海塞起来。



       看他们都吃的津津有味,凌昊和凌云两人终于也忍不住尝了一口,尝了一口之后,两人就再也停不下来,越吃越觉得美味,越吃他们也就越开始怀疑人生。



       道家追求的境界就是清心寡欲,无欲无求,平日里的饮食也是粗茶淡饭,十分随意,即便偶有荤腥也是粗陋无味。



       直到今天,凌昊和凌云师兄弟这才知道,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等人间美味。



       一旁的凌宇看的直咽口水,不停的看向自己的恩师,奈何清风道长始终闭目凝神,丝毫不为所动。



       “师傅……”



       凌宇刚一开口,清风道长就狠狠的向他瞪了他一眼,凌宇赶紧住嘴,然后起身走到一旁的树下,继续默念净心神咒:“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



       清风道长又看向凌昊和凌云二人,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凌昊和凌云都只顾着吃了,全然没然在意清风道长看向他们二人的目光。



       大饱口福之后,众人都是回味无穷,纷纷赞不绝口。



       凌昊道:“叶师弟,果然深藏不露,居然还有这等手艺,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



       叶舒城呵呵一笑说道:“这一次可是你输了,现在我们只能算是平手!”



       凌昊哈哈大笑道:“行行行,不过下次比什么可就由我来决定了!”



       夜已深,几人也都心满意足,在周围找了舒适的位置便休息了。



       许久之后,清风道长睁开双眼,咽了一口口水,捡起一旁的一根骨头,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这骨头啃的十分干净,当真是苍蝇落在上面站不稳脚,狗见了都要落泪……



       三天后,一行人已经离开了岭南千山地界,距离他们的目的地漠阳城,也不过只剩二十几里路程。



       此刻正值午时,烈日炎炎,酷热难耐,这一路上一个人影也没看遇见,众人心中正纳闷儿,就见前方道路旁有一个茶摊。



       茶摊十分简陋,负责经营茶摊的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一行人走到茶摊处坐下,准备在此稍作歇息。



       老人赶忙拿碗倒茶,众人一饮而尽,老人又连忙续上,只有清风道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神情自若,目光如炬。



       待到众人喝了五六碗过后,清风道长才悠悠说道:“难道侯长老不坐下陪贫道喝两碗吗?”



       众人听的一头雾水,就听见一个低沉而又浑厚的声音传来:“清风道长,真是许久不见,侯某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那花甲老人扯下脸上的假皮面具,正是天下城的长老侯不凡!



       自天下城一别过后,师徒二人分开已经快两年时间了,侯不凡的突然出现,让奉天承有些手足无措。



       “师傅!”



       奉天承和袁梦灵异口同声喊了出来,师徒三人久别重逢,心中喜悦无以言表!



       侯不凡走到二人身前,犹如不懂如何表达情感的父亲一般,即使心潮澎湃最后都只化作淡淡的一句:“你们都长高了许多!”



       奉天承从小就没有父母,是师父和师娘将他拉扯长大,在他心里少扶爻和侯不凡就像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般。



       少扶爻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他没有辜负奉天星对他的托付,虽然奉天承从小就十分顽劣,但少扶爻始终待他视如己出。



       关于自己的身世,奉天承也曾经追问过少扶爻,少扶爻只是告诉他,等他长大之后,所有的真相自会揭晓。



       妖兽浩劫之际,奉天承命悬一线,是侯不凡出手相救,这般机缘巧合之下,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又结下了师徒之缘。



       侯不凡的性格无拘无束,却将奉天承当做自己生命的延续,奉天承也在侯不凡身上再次找到了父亲的影子,师徒二人虽聚少离多,可彼此都在对方心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无可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