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三章 恩怨

作品:《 万魔情缘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名叫易小轩的小男孩赶紧从姜武阳的身边跑到母亲身前,将头深深的埋在母亲怀里,好似他看不见那些山匪,山匪就不存在一般。



       这些山匪手里拿着刀斧棍棒等各式各样的兵刃,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神情,仿佛要将这些村民生吞活剥一般,这些淳朴的村民哪里见过这等粗暴野蛮之人,全都吓得瑟瑟发抖,纷纷噤若寒蝉。



       姜武阳并没有急着出手,他倒想看看这些山匪究竟是些什么角色,若只是拦路劫财给他们一些教训就是,若是无恶不作的恶霸,姜武阳正好可以替云州的百姓除去这一方祸害。



       山匪头目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脸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身上穿着一件兽皮大衣,手里拿着一把九环刀。



       只见他的目光扫视一周,用兽皮大衣的衣袖擦拭着九环刀的刀刃,狠狠说道“不用老子说你们也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识相的就赶紧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如果你们敢耍什么花样,老子就用这口宝刀把你们的脑袋一个一个割下来!”



       村民们大惊失色,一些胆小的就差没哭出声儿来,纷纷将身上的钱袋和一些值钱的金银首饰都拿了出来。



       在山匪头目的示意下,一个满脸麻子瘦高个儿的小喽啰走上前,将村民手中的钱袋和金银首饰统统收走了,在经过易小轩和他母亲身边时,那名麻子脸的小喽啰不禁多看了几眼,表情显得格外的猥琐。



       麻子脸的小喽啰将搜刮来的钱财拿到山匪头目面前,一脸殷勤的模样说道:“周老大,全都在这里了!”



       山匪头目看了一眼不值几个钱的金银首饰和少的可怜的碎银子,勃然大怒,大声道:“竟敢糊弄老子,我看你们都他妈活腻了!”



       村民中年纪最大的老者杵着木杖,连忙上前两步说道:“好汉饶命,我们只是一群流落在外地的难民,这些年能侥幸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孝敬您老人家,还请好汉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山匪头目吐了一口浓痰:“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我先宰了你,给他们来个杀鸡儆猴!”

m.quanzhifashi.com

       山匪头目抡起手中的九环大刀,就要砍下去,远处的姜武阳捡起地上的一个小石子,冷冷的看着山匪头目。



       就在这时,一直躲在母亲怀里的小男孩大声说道:“不许你们伤害老爷爷!”



       易小轩的母亲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生怕激怒了这群山匪就引来杀身之祸,他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又怎会知道这些山匪的凶狠残暴。



       山匪头目循声望去,嗤之以鼻道:“小屁孩儿,你别着急,等我宰了这老家伙,下个就轮到你!”



       山匪头目说完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一众小喽啰也跟着一起放声大笑,那笑声落入村民耳中,只觉得无比阴森。



       易小轩的母亲顿时脸色煞白,连忙将易小轩护在自己身后。



       那麻子脸的小喽啰见状,凑到山匪头目耳边不怀好意道:“周老大,这婆娘倒是长得不赖,您若是喜欢,小的立刻给您绑回去做压寨夫人!”



       山匪头目闻言也开始仔细打量起来,见那妇女虽然穿的有些破旧,不过五官却是长得十分精致,如果给她好好梳洗打扮一番,绝对是个标准的大美人。



       山匪头目一脸坏笑道:“还是你这小子懂事,就按你说的办吧,其他人全都给我宰咯!”



       “好咧!”



       麻子脸的小喽啰摩拳擦掌,带上另外两个山匪一起走了过来。



       “不准碰我娘,你们都是坏人!走开,快走开!”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易小轩挡在母亲身前,抬起头,一脸倔强的看着三名山匪。



       “小东西,给老子滚一边去!”



       麻子脸的小喽啰伸手抓住小男孩的衣襟,将他给提了起来,在妇女苦苦哀求下,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一旁的姜武阳瞅准机会,屈指一弹,手中的小石子化作一道残影激射出去。



       “啊!”



       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响起,麻子脸的喽啰满脸痛苦的神色,他的手臂血肉模糊,无力的垂了下去,随着身体前后晃动,多半是残废了。



       另外两个山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轻,不自觉的后退几步,生怕一不小心就遭了殃。



       山匪头目勃然大怒,走到麻子脸的小喽啰身边大声喊道:“是谁?谁敢坏老子好事?有种就滚出来!”



       山匪头目话音刚落,只见一个黑影瞬间出现在他面前,紧接着,一个硕大的拳头在他眼中越来越近。



       姜武阳的身形极快,一拳打在山匪头目的面门上,山匪头目手中的九环刀应声跌落,整个人向后飞去,落地后捂着口鼻,鲜血从指缝中不断流出来。



       山匪头目一阵鬼哭狼嚎的哀嚎过后,从嘴里吐出一颗血淋淋的牙齿,恶狠狠的说道:“全都一起上,给我宰了他!”



       一众山匪纷纷亮出自己的兵器,向姜武阳冲了过去,姜武阳没有手下留情,对付这群无恶不作的山匪,姜武阳只想除之而后快。



       片刻之后,一众山匪全部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再看姜武阳,面不改色,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丝毫凌乱,几乎是在举手抬足之间就解决掉了这群祸害一方的山匪。



       麻子脸的小喽啰一脸惊恐,仿佛看到了勾魂的厉鬼一般,他跌跌撞撞的跑到山匪头目身旁,带着哭腔说道:“周老大,救我!”



       姜武阳没有丝毫怜悯,一脚踢在地上九环刀的刀把上,九环刀飞射而去,那名山匪头目顺势拉过麻子脸的小喽啰做了自己的挡箭牌。



       麻子脸的小喽啰低头看去,只见腹部血如泉涌,他一脸错愕,缓缓抬起头,看着山匪头目一脸狰狞的模样,他心有不甘,恨自己忠心耿耿,最后竟落得这般下场。



       山匪头目死到临头又怎会去在乎别人心中想什么?那个小小年纪的少年在他心中比勾魂索命的厉鬼还要可怕,在那少年面前,他甚至连逃跑的勇气也没有。



       谁能想到,这个无恶不作的恶霸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会如此恐惧。



       推开麻子脸的喽啰后,山匪头目跪在地上,爬到姜武阳身前,不停地磕头求饶道:“少侠饶命,少侠饶命……”



       姜武阳冷笑一声说道:“那些无辜的村民向你求饶时,你可曾动过恻隐之心?”



       山匪头目万念俱灰,自知难逃一死,就在这时,一柄匕首从山匪头目的后背刺了下去,利刃从他胸口透体而出,他神情恍惚,目光呆滞,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



       麻子脸的小喽啰站在他身后握着匕首一阵狂笑,随后,他们两人一同倒在了血泊中。



       姜武阳冷冷的注视着,江湖恩怨江湖了,属于他们之间的恩怨,也应该由他们自己去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