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六章 神秘人

作品:《 万魔情缘

       那位身穿戏服的神秘人端详着画像,摇头叹息道:“这世间竟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只可惜不能一睹真容,人生一大遗憾啊!”



       那神秘人的声音虽然有些苍老,却中气十足,浑厚有力,姜武阳也无法从声音上来判断对方的真实年纪。



       步神殿位于山顶之巅,除了万步云梯可以直通山顶以外,另外三面都是高不可攀的万丈悬崖,而万步云梯又有天下城的长老和几位青年弟子看守,此人究竟是如何来到步神殿的?



       除非他能攀登万丈悬崖,来到山顶,又或许是他的修为远在公孙长老之上,才能避开他们的耳目?



       无论是那一种可能,都说明神秘老人的修为已经到深不可测的地步!



       姜武阳并非莽撞之人,先前在万步云梯上,也只是一时冲到,才引起了一场不必要的误会。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弄清神秘老人的身份和目的,于是姜武阳毕恭毕敬的说道:“晚辈步神殿弟子姜武阳,不知前辈是何方神圣,来这步神殿所为何事?”



       那神秘老人戴着面具,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只听他悠悠说道:“老夫只是一个戏子,闲来无事游历到了云州地界,见此山灵气环绕,便登山一游。”



       “老夫平生有两大爱好,一是唱戏,二是收藏一些老夫喜欢的东西,你这幅画像不错,老夫看着顺眼,这东西以后就归我了!”



       神秘老人说的话姜武阳自然不信,只是对方目前还没有什么恶意,姜武阳也只能强忍着一腔怒火继续说道:“这幅画像对晚辈十分重要,恕晚辈不能相赠,还请前辈归还与我!”



       那神秘老人呵呵两声:“臭小子,老夫何时说过要让你赠送给老夫?老夫靠本事得到东西岂有归还的道理,你若有本事就来亲自抢回去!”

m.quanzhifashi.com

       这幅画像对姜武阳而言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虽然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姜武阳也决不能就此作罢,既然对方如此蛮横无理,那就只能拼死一搏。



       姜武阳语气冰冷道:“前辈如此不讲道理,那晚辈就只好得罪了!”



       “百里破甲”



       姜武阳手持驭龙刀向那神秘人劈了下去,一道耀眼的金色刀光横卧长空,刀光凌厉,气势如虹,仿佛要将虚空都撕裂开来一般。



       这招步神殿的无上绝学是姜武阳目前掌握的最强攻击手段,金色刀光瞬间落下,那神秘老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眼看就要将他劈成两半,成为刀下亡魂。



       难不成对方并不是自己所猜测的世外高人?见对方无法躲开这一击,姜武阳顿时大惊失色,想要收手却已经为时已晚。



       本以为对方实力深厚,姜武阳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若是一不小心斩杀了这个来历不明的神秘老人,姜武阳的心中难免自责内疚。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直教姜武阳瞠目结舌,那神秘老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耀眼的金色刀光接触到他身体的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刚才的一幕从来没有发生一般。



       神秘老人的语气没有丝毫变化,继续说道:“臭小子,你这把兵器也不错,老夫看着顺眼,也归我了!”



       话音刚落,神秘老人的身影就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姜武阳只感觉眼前一个身影一晃而过,当神秘老人再次出现时,手里已经多了把驭龙刀!



       姜武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明明已经做足了准备,可对方依旧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了自己手中的驭龙刀,此时此刻,姜武阳的心中只有一个疑问“这家伙还是人吗?”



       神秘老人仔细打量着手中的驭龙刀十分满意道:“老夫这一身行头正好缺一把像样的兵器,普通的刀枪棍棒可入不了老夫法眼,臭小子,老夫看上你的兵器也是你的福分,凭你那点微末道行只会辱没了这把神兵利刃。老夫答应你,日后必定让它大放异彩,名动天下!”



       见姜武阳气呼呼的不答话,神秘老人继续说道:“对了,这兵器可有响亮一点的名字?若是没有也没关系,老夫给它取一个霸气的名字如何?”



       姜武阳的心中恼怒不已,却又拿对方一点办法也没有,当下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中怒火,恨恨说道:“前辈这般超凡入圣的世外高人,抢夺一个后生小辈的东西,若是传出去,恐怕有失前辈的身份!”



       神秘老人嬉笑着说道:“臭小子,自己没本事抢回去,又想与老夫说什么狗屁仁义道德,老夫可不吃你这一套,老夫已经说了,这东西是老夫凭本事抢来的,你若想要拿回去,尽管来取便是!”



       姜武阳恨的咬牙切齿,皱眉道:“前辈这般巧取豪夺,是不是也太不讲理了!”



       神秘老人冷哼一声,用不屑的口气说道:“这天底下哪有什么道理可讲!若是可以讲道理,那没心没肺的家伙又怎会引发妖兽浩劫,做出那般欺师灭祖,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神秘老人的这一番话,犹如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姜武阳的脑海一片空白,愣了许久才缓过神来追问道:“前辈知晓妖兽浩劫的幕后真凶是谁?”



       神秘老人得意道:“老夫自然知晓,这天底下就没有老夫不知道的事情!”



       姜武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头重重地叩在地上,抬起头时已是两眼通红。



       只听他语气卑微,苦苦哀求道:“晚辈身负血海深仇,此仇一日不报,晚辈就一日不得安宁,恳请前辈告诉我幕后凶手是谁,晚辈甘愿为前辈做牛做马,绝无怨言!”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姜武阳的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铿锵有力。



       神秘老人走到姜武阳身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就算你知道了幕后凶手是谁又能如何?凭你现在这点微末道行就想替你父亲,替步神殿的数千亡魂报仇雪恨吗?你连自己母亲的画像和步神殿的镇门神器你都保护不了,你拿什么去为你父亲报仇?凭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和他去讲仁义道德吗!”



       神秘老人的话如雷贯耳,刀刀见血,就如同把姜武阳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割下来一般,那感觉当真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千倍、万倍……



       姜武阳跪在地上,万念俱灰却仍然心有不甘,他仰天怒吼似火山爆发,双手握拳狠狠地砸向地面,片刻之后,姜武阳的双手就已经鲜血淋漓,血肉模糊,他一拳一拳的砸向地面,痛哭流涕,悲痛欲绝!



       神秘老人伸出脚踩在他头上,姜武阳仿佛放弃了挣扎,缓缓闭上了眼睛,就听神秘老人厉声说道:“臭小子,想死还不简单?你若一心求死,老夫现在就可以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