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小鱼儿

作品:《 万魔情缘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漠阳城位于南海之畔,距离漠阳城两百里外的大海上有一座荒岛,名叫不详岛。



       荒岛沙滩上燃烧着一堆篝火,篝火旁坐着两人,其中一人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蓬头垢面,皮肤黝黑,光着上半身,腰间只裹着一张鹿皮,像极了山中野人。



       另一人是一个剑眉星目,俊秀爽朗的少年,那少年的模样也有几分落魄,身上衣着倒也还算体面,在他身旁放着一把镶嵌着七颗赤红宝石的巨剑。



       这个少年正是两个月前被孙天霸凌空一掌,打落万丈悬崖的奉天承。



       皎洁月光下,两人坐在篝火旁,篝火周围斜插着几根木棍,木棍上串着大小不一的海鱼。



       奉天承仰望着天空中那一轮明月心中不禁感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师傅一定很担心我吧!也不知道灵儿师姐和武阳大哥现在怎么样了?还有雪儿究竟身在何处?”



       想到这些,奉天承就忍不住一阵伤感。



       关于奉天承为何会来到这座荒岛上,这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当时,奉天承被孙天霸凌空一掌打落万丈悬崖,身受重伤的奉天承立刻晕了过去,他的身体坠入大海后缓缓沉入海底。



       一阵强烈的窒息让奉天承恢复了一丝意识,可无论他如何拼命挣扎,身体却是丝毫不听使唤,无奈和绝望一起涌上他的心头,奉天承想要放弃,可迷迷糊糊中,一道浑厚的声音落入他的耳中。



       “少主,少主……”

m.quanzhifashi.com

       直到现在,奉天承依旧弄不清楚那个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许是临死之前的幻觉吧!



       当奉天承再次昏迷后,他的身体却出现了一些异象,额头中央逐渐浮现出一个阵法图案来,阵法图案光芒璀璨,耀眼夺目,正是奉天星当初强行为他开启的灵域天境。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阵法内一涌而出,将他身体周围的海水全部隔绝在半尺之外,他的身体也随之浮上了海面,随着汹涌的海浪随波逐流!



       当奉天承再次苏醒过来,就已经身处这座荒岛上了,对此,奉天承百思不得其解。



       除此之外,还有令奉天承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几乎在一夜之间,从化虚境界的第一层直接突破到了化虚境界的第九层,距离还虚境界也不过一步之遥。



       奉天承经过无数次验证后,才不得不接受这个神奇的事实。



       其实这一切都是魔通神猿的功劳,在奉天承陷入昏迷的时候,魔通神猿耗尽所有灵力帮助奉天承脱离险境,最后,魔通神猿剩余的灵力全都流入了奉天承的丹田和四肢百骸中,让奉天承修为暴增的同时,身上的伤势也全部也恢复。



       发现奉天承,并将他救上岸的就是眼前这个‘野人’,他的名字叫小鱼儿。



       奉天承清楚的记得,苏醒过来的时候,小鱼儿在旁边兴奋的手舞足蹈,嘴里咿咿呀呀说了半个时辰,奉天承也没听懂他说的什么,还差点以为他是真正的野人。



       或许是他流落荒岛的时间太久了,没有人陪他说话,导致他的语言功能都有所退化,他自己也知道表达的不清楚,就只能一边说,一边不停的比比划划!



       经过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在奉天承耐心引导下,小鱼儿说话逐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流利,奉天承也慢慢了解了小鱼儿的身世。



       小鱼儿出生在漠阳城外的海边,一个靠捕鱼为生的渔民家里,他很小的时候就陪着父亲一同出海捕鱼。



       直到十八岁那年,小鱼儿和父亲像往常一样出海捕鱼,结果不小心误入了这片海域,他们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海上风暴,他的父亲和渔船被风暴卷入大海,小鱼儿从小就水性过人,他凭借着顽强的毅力游到了这座荒岛,侥幸活了下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座荒岛上,有充足的淡水资源,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野果,各种飞禽走兽也时常在林中出没。



       小鱼儿意志坚强,加上熟练的捕鱼技巧,就这样在荒岛上独自生活了整整七年,很难想象,他独自一人在这样一座荒岛上生活七年,是何等的孤独与绝望!



       两个月前,小鱼儿在海边捕鱼时,发现了随波逐流的奉天承,当时的他激动的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在他精心照料下,奉天承终于苏醒过来,两人就这样结下了一段深厚的友谊。



       海浪声此起彼伏,火焰摇摆不定,小鱼儿将一条烤熟的海鱼递给奉天承,言语依旧有些生涩道:“天承,鱼,熟了,快吃!”



       小鱼儿笑容憨厚,说话时候的语速依旧慢吞吞的。



       “谢谢鱼儿大哥!”



       奉天承接过那条烤鱼,眼中充满了感激,虽然没有添加任何佐料,可味道仍是十分鲜美。



       两人吃饱后就躺下沙滩上,看着皎洁的月色,奉天承看向小鱼儿说道:“鱼儿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地方?”



       小鱼儿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沉默了片刻,终究不忍心隐瞒奉天承,他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出不去了,我们可能会一辈子困在这里!”



       “为什么?”



       奉天承的心一下跌倒了谷底,那种绝望是正常人无法体会的。



       小鱼儿坐起身来,一边在沙滩上画出荒岛的图案,一边慢慢解释道:“这座岛被汹涌的海浪和风暴包围了,水下还有很多隐藏的暗流,一旦被卷入暗流就绝无生存的可能,所有渔船在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遭遇不测,从来没有人活着回去,所以我们当地的渔民就给这个岛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不详岛!”



       小鱼儿刚流落到不详岛的前两年,同样是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困在岛上,他尝试了无数次,想要离开不详岛,乘着自制的木筏,冲向大海,可每次离开十几丈的距离,就会被汹涌的海浪冲回岛上。



       最后一次还险些被卷入海底暗流中,死里逃生回到不详岛后,小鱼儿终于接受了命运残酷的安排,也是从那以后,小鱼儿再也没有萌生出逃离不详岛的念头。



       看着奉天承心灰意冷的模样,小鱼儿安慰道:“我刚流落到这里的时候也和你现在一样,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和小鱼儿的经历比起来,奉天承无疑是幸运的,如果没有小鱼儿,奉天承可能连生存下去都很困难。



       平淡无声夜,最是生忧愁!



       “难道要一辈子困在这座岛上?”



       这一夜,奉天承彻夜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