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章 卓兴

作品:《 莽穿岁月

       二月的香江口岸,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正在办着入关手续。



       这时候香江人想回内地,不光要回乡证,还有填写一大撂了书面文件,比如说你为什么要回乡,回乡的经过哪些地方之类的,都得填写明白了,要不然回到了内地很麻烦。



       而此刻回乡的,大多数都是新香江人,也就是说很多都是从内地过来不久的。



       这时的口岸大楼还没有起来,口岸大楼起来还得到要87年,所以基础设施显得非常简陋,放眼望去全是铁丝网,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



       香江这边是英国佬,而另外一边则是戴着钢盔握着钢枪的解放军战士,旁边一个硕大的方敦上一面鲜艳的国旗正在迎风招展。



       忽然间,香江这边的过关填表的人群有点乱了起来,因为大家看到一辆黑色大宾士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无数人同时向黑色的宾士行着注目礼,在香江这边,有钱就是一切,而开这样宾士的人那无疑是符合这样要求的。



       宾士的司机等车子一停便立刻下了车,带着小跑来到了车门旁,弯腰躬身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拉开了车门,同时伸手挡住了车门上口。



       手一伸司机便露出了手上的大劳,虽是普通款式,但是也足以让周围的人投去羡慕的目光。



       好事的人群中突然有个人低声骂道:“叼雷老母,司机都戴大劳?!”



       “你大声点,人家才听的到”旁边有人不屑的说道。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说话的人听了缩了缩脑袋。



       这时候大奔的门已经开了,一个形体硕大的精壮汉子从车子里钻了出来。



       南方人普遍身高不高,别说周围填表等过关的人了,就算是旁边的英国兵到了大汉的面前也矮了一截子。



       一米九几的身高,虬起的胳膊比周围的人大腿都粗,活脱脱就是一位重量级的拳击手。



       一张国字型的脸,卧蚕眉,豹环眼,悬胆鼻、阔狮口。



       实实在在的表现出了一位古代万人敌猛将的气势出来。



       无论谁见到这位,心中涌起的第一个评价一准是孔武有力这四个字。



       不光是外型,大汉的打扮也出挑,别说是此刻的内地了,就算是在香江,也算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



       全身是黑色的全手工西装,人家穿的黑就是黑,他身的黑是那种五颜六色的黑,在太阳下都能反出五彩颜色的那种。



       脚上是一双棕色的方头皮鞋,鳄鱼皮制的,每一只鞋子的两边各有一个闪亮的方扣做装饰。



       头上的发型也同样另类,两鬓的头发剃掉了,露出了硬硬头发茬子,中间留的很长,额头的发一直可以梳到脑后,形成了此时极为另类的大背头。



       脸上卡着一副半透明的棕色眼镜。



       下了车的大汉轻轻一抬手,露出了手腕上镶钻的彩虹大腕表,一圈不同颜色的钻石围嵌在表盘的周围。



       此时还没人知道这是大劳的彩虹迪通拿,因为这玩意要12年才会生产。



       当然也就没人知道大汉手上的表是不是正品。



       更不会有人知道,这位大汉根本就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要说这事也让人不可思议,原本大汉在另一个时空当韭菜,但是某一次江边钓鱼的时候钓出来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东西。



       大汉见好看,于是买了个两块钱的绳子穿起来挂在脖子上当项链。



       谁想到这玩意居然是个可以回到六十年前的机器,于是大汉和弟弟开始发家之路。



       想想看,有了这玩意儿,再加上哥俩都是胆儿极肥的家伙,想不富也难!



       兄弟俩先是从前世倒腾字画,然后又跑去漂亮国支援一下鹰酱人民的活动。



       日子富了,豪宅豪车票子妹子都唾手可得,日子居然过的没意思起来了。



       做生意吧,大汉的弟弟到是挺行,同样五千万,弟弟弄成了企业家,而大汉则是被人骗了个精光。



       实在无聊,大汉有一天上网问网友,要是能回到六十年前你们准备做啥?



       有一条回答击中了大汉的心,有位网友说,我要是有这样的穿梭机,我一准搞光刻机,特么的屮死阿斯麦尔。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于是大汉和弟弟一商议,觉得这样也好,毕竟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兄弟俩一个前世一个后世,也给对方留了条后路。



       于是几年前,兄弟俩便开始着手布局,就等着今日,国家打开改革开放的大门。



       当然这是闲话。



       ……………………



       回到此刻,



       落湖关口!



       “这是谁啊?”旁边有人小声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卓氏兄弟的老大,大卓,卓兴!前两天还上新闻因为抢女明星,把一个小开打入院的那位”有人小声回答道。



       “他去内地做咩?”



       “可能是投资吧,内地一个月前不是提出改革开放了么”。



       “他的胆儿真大!”



       ……



       “先生,手续都办好了”司机说道。



       “嗯,我知道了”。



       卓兴一抬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雪茄,刚叼上司机已经掏出了火机给老板点上了。



       “您还有什么吩咐没有?”司机问道。



       “没什么好说的,等我回来就是,公司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卓兴完便抬步向关口大步流星的走去。



       司机麻利的拿出了公文箱,带着小跑跟在老板身后。



       不光是衣着发型,连走路卓兴也和别人不一样,走起路来双肩跟着腰摆动,胳膊的幅度却很小,那步伐中透着一股子蛮横与霸道。



       这时如果有人看过汤姆·哈迪在《黑道世家》的表演,一定会说这特么的就是熊版哈迪本哈。



       到了关口,自有人过来检查了一下,等检查完,卓兴接过司机递过来的手提箱,大摇大摆的过了关。



       从香江这边出来,到了落湖口岸,那边已经有七八个人两三辆车在等候了,为首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者,几十年后六十来岁,还算是中年呢,但是此刻算是老者。



       这位穿着打扮都很普通,蓝色的裤子,白色的衬衫,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了脑后,朴素而得体。



       见卓兴过了关,老者面上挂着笑,大步迎了上来。



       “欢迎卓先生回国”老者伸出了手。



       卓兴抬手和老者握了一下:“知道国家改革开放,小子便有点迫不急待了”。



       “这是我们农立邦农书记”旁边有人介绍说道。



       “久仰大名”卓兴笑道。



       寒喧了一下,大家便上了车,卓兴和农立邦一辆,至于别的人除了司机那肯定不能和两人坐一辆车的。



       车子动了起来,卓兴便时不时的往窗外望去,此刻这里还是一片农田,完全没有后世鹏城大都市的风采。



       “听说卓先生是散江白马县人?”农立邦问道。



       “嗯,祖籍散江白马县,不过从祖父辈便出海了”卓兴按着兄弟俩编的剧本回答。



       接下来两人便如同聊家常一样聊了起来。



       农立邦接到的信息,眼前的这位年青的有点过份的青年人,属于在五年前飞速崛起的香江富豪,虽然远比不上老牌的香江家族,但是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金融海运都搞上,反正是赚钱的这两人几乎都能挂上点边。



       具体是如何起家的,似乎是没人知道,至少国内查不出来,背景不是那么雪白。



       但此刻能大张旗鼓的进入国内投资,就值得他农立邦亲自前来。



       现在国内真是太缺钱了,也不是缺钱,几乎就是什么都缺,急切的需要外来投资,但是国际人对种花家妖魔化很严重,一时间想根本扭转这样的局面也不容易。



       像他农立邦过来迎接卓兴,未必就没有千金买马骨的嫌疑。



       “这次卓先生回国,有兴趣投资哪个行业?”农立邦问道。



       卓兴没有回答,转头看了一下前面两位,张口问道:“值得信任么?”



       农立邦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有想到卓兴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于是想了一下笑了笑:“那等会我们再谈”。



       司机和秘书肯定值得信任,但是有些事情他们的级别不够,人家特意点出来,不论是什么事,农立邦都得小心一些应付,更何况这位是上面点了名让他接待的人。



       于是一路聊着闲天,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高东的羊城。



       “这车……啧!”



       下车的时候,卓兴觉得自己半拉腚都有点麻了。



       没办法,这时候的车子什么坐椅加热,人机工程啥的国内都没有呢,说白了就是摆在车上的一个沙发,这时的人坐着没什么感觉,但是卓兴不行啊。



       吃惯了精粮的猪,再也吃不了粗糠了。



       “咱们的工业基础有限,比不上国外的车子”农立邦笑着客气说道。



       “等下次来的时候给您带两辆过来”卓兴豪气的说道。



       农立邦听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道:这位真是如传闻一样,直肠子啊!第一次见面就要送车?



       脑子里过了一下,农立邦笑着拒绝了,因为这事不符合规,他坐着国外车也不合适。



       “咱们先吃饭吧”。



       农立邦见卓兴点了点头,便转头冲着自己身后的秘书吩咐起来。



       卓兴没有意见,早上吃的那点东西早就被这一路上给颠没了。



       于是两人直接进了政府里的小餐厅。



       农立邦有准备,除了自己之外又叫上了三四个人做陪。



       “知道卓先生能喝酒,就是不知道这茅台合不合您的口味”农立邦笑道。



       卓兴笑道:“就算是国内的散酒,在我的眼中也比洋酒好的多,更何况是茅台,对了,农先生,您能不能喝?”



       农立邦笑道:“我不行,但是这几位都是有点酒量的”。



       “那好!”卓兴也不介意,至于什么劝酒之类的,他更没什么兴趣。



       等着菜上来,大家便喝了起来。



       农立邦请来的四位都是老酒坛子,平时都是政府里酒桌上打前站的高手,来什么人都是这些人作陪的。



       领导发话要陪好今天的客人,那么四人自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卓兴也是来者不拒,只要是不跟他耍滑头,一人一杯,他豪爽的紧!



       原本这四位瞧着这位客人胆儿挺肥啊,自己四对一,还杯杯见底?于是有点小不服气。



       不过事实证明,在绝对实力面前,所有的不服气都是渣!



       卓兴直接把这四人给喝趴下了,他自己这边只是脸红而已。



       农立邦在旁边看的都有点傻眼了,这家伙还是个人么,五六斤高度白酒下肚,说话舌头都不带打结的。



       “这几位是真醉还是假醉,不会装醉吧?”卓兴一边剔着牙,一边说道。



       “卓先生真是海量啊”。



       农立邦能说什么呢。



       这位在酒桌就相当于站在长板坡上的张三爷,而自己这边四位只能是曹贼的兵了,根本不是对手!



       “不算什么,我们家都能喝”卓兴嘿嘿一笑。



       卓兴原本酒量算不错,不过回来两个时空倒腾,别的没感觉,这酒量到是起飞了,喝酒如喝水,饱了一泡尿立刻原地复活。



       吃饱喝足,农立邦便送卓兴去招待所休息一下。



       刚进了屋,卓兴便打开了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本画册交到了农立邦的手上。



       “我这次来是想和贵方做这上面的生意”。



       农立邦这边还没什么准备呢,不过依旧是接过了册子。



       翻了一下农立邦便有些不淡定了,上面是机器!像是RB的大隈、马扎克、天田,德国的通快、德玛吉。



       除了这两国连美国、瑞士的都有!



       虽然很多他不知道用途,但是其中几台他还是知道的,因为现在高东也在打报告要进口一部分机器。



       册子上面的机器不是他们要进的,但是比他们要进的机器要高级的多,他知道这几款是人家的看家机器,除了有限的几个国家,人家根本不出售,就更别提国内了。



       看了一下下面的价格,居然比自己这边申请够买的二流货,还要低上两成!



       瞬间,农立邦抓住了卓兴的胳膊,颤声问道:“卓先生,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