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章 投名状

作品:《 莽穿岁月

       嘶!



       卓兴被农立邦这一抓,居然觉得有点疼,这么大的年纪了,手力还不小!



       农立邦此刻也反应过来,连忙松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卓先生,您可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如果换上别人,农立邦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拿自己开涮呢,但是这位可是上面点明了让自己接待的,干出这样耍着自己玩的事情,几率几乎就等于无。



       这册子上面的机器,要是真的能到国内来,不说整体国内的制造技术能上一个台阶,但是绝对有非常大的助力。



       “没事,我说了,我是来支援国家建设的,不过这样的机床你也知道多难搞,所以数量并不多……”卓兴说道。



       这话说的假,因为这些破烂货在卓兴的那个时候都属于淘汰货,卓兴是花了废铁的价给收回来的。



       买机床花了一千块,翻新它们往往要花上好几万甚至十来万,最后没办法,兄弟俩只得创了个自己的品牌:西梭制机,拿着图纸生产了一部分。



       就这样兄弟俩也没敢多运过来。



       好家伙!



       人家机床厂几年的产量被你运过来了,这时代的人又不傻。

m.quanzhifashi.com

       所以呢这些机器每种就这么两三台,大多数还仅有一台,几乎一半都是西梭制机的仿货。



       虽然数量少,但是品种多啊,这么说吧,这些册子上的机床都按这上面的价格卖出去了,就现在国内那点美刀,都不够!



       这时候国家的外汇贮备是8.4亿美元,对的,你没看错,就是8亿多点。和后世游走在香榭丽舍买买买的中国大妈们一比,啥也不是!



       卓兴并没有降狠了价,因为老二卓盛说免费的东西永远不值钱!送人家,人家觉得你这东西烂大街呢,只有卖,在情感上才收益大。



       “已经很难得了”农立邦现在拿着手上的册子,手都有点抖。



       现在农立邦甚至有点想哭,国外对我们封所的一些东西,咱们就要有了啊。



       这时候农立邦才知道,为什么卓兴说要和自己单独说了,这玩意要是漏了出来,估计卓兴这脑袋就危险了。



       “上面价格都标明了,你们也知道这行情,所以讲价就不要讲了”卓兴说的一点也不客气。



       农立邦也不以为意,这些东西不能仅用钱来衡量。



       册子上这样的价格你说公道都不好意思,像是走私这类东西的,一般都是溢价,最少也得翻上一两倍的价格。



       如果这样的价格,配上这样的机器还不叫爱国企业家,那什么样的才叫,农立邦想见一见。



       “这事我做不了主,您要不休息休息,我这边回去商量一下”农立邦手上捏着册子说道。



       卓兴也不在意,点了点头同意。



       就这么着农立邦带着小跑奔出了卓兴在招待所的房间。



       农立邦这一顿小跑,让路上的人都不由好奇:农书记身体这么好么?跑的速度都快赶上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了!



       回复来的也很快,下午不到两点钟,农立邦来到了卓兴的房间门口。



       而此刻卓兴正呼呼大睡呢,那呼噜打的过道里都有余震。



       等了一会儿,农立邦不能等了,于是伸手敲门。



       外面一敲门,卓兴瞬间便醒了。



       打开门看到农立邦站在门口,卓兴便请他进屋。



       农立邦虽然和卓兴刚接触,但是也知道他是直性子,于是进屋也不二话,直接便点了这次要的机器。



       卓兴一听脸上顿时起了苦色。



       “怎么?有问题?”农立邦心中一揪。



       卓兴道:“就要这一点?”



       这下农立邦明白了,眼前的这位不是没机器,而是嫌自己要的太少了。



       轮到农立邦有点不好意思了,册子上的机器上面都想要,但是拿不出太多钱来啊,总不能直接就给他8亿美金吧,那国家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国内资金紧张,买这几台还是挤出来的呢,成先生亲自批示的,同时成先生也让我转达邀请卓先生去首都一趟的意思”农立邦说道。



       卓兴听了想了一下:“那先这样,不过有个事情我还想请农先生帮忙”。



       “您说”农立邦回道。



       “这些机器放在外面不安全,我想请您帮我找个地方放,反正这些都要卖的”卓兴道。



       农立邦听明白了,眼前的这位觉得这些机器都要卖给国内,干脆就想在国内找个地方存着。



       农立邦很开心,到不是他想黑了这些货,而是他觉得这也是好事,而且这样的机器放在别处真不安全,万一漏了风声在国外被查获了,国内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机会买到。



       没钱?慢慢来呗,钱总有办法,但是这些机器可不好得,属于有钱也买不来的货物。



       “没有问题”农立邦说道。



       找个地方有多难?现在全国最多的地方就是地方,要是全用来摆这样的机器,农立邦做梦都会笑醒。



       “卓先生什么时候有时间,去首都一趟?”农立邦问道。



       卓兴道:“先把机器交了吧,这样的话我上了首都也有话题好谈”。



       农立邦笑了笑没说话。



       一会儿,农立邦便起身告辞,回去汇报并且给卓兴找地方放置这批机器。



       事情办的也快,特事特办,很快农立邦便带着卓兴去看给他存机器的地方。



       正儿八经的仓库,而且还不是民用的,原本里面放的军车正被一帮战士们往外开。



       这地方卓兴自然是万分满意的,东西放这里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至于会不会丢,咱们大种花家的信用可比漂亮国那帮孙子好多了。



       于是卓兴也不回招待所了,直接回了香江,在香江的半山豪宅。虽说是豪宅不过在卓兴的眼中就是个破别墅,上下三百来个平方,比他们兄弟在金城的豪宅差远了。



       进屋关门,一阵迷雾过去,再出现在时候,卓兴便在后世同样的这栋房子里,同样的房间出现了。



       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弟弟卓盛,让他准备起运。



       兄弟俩的速度也挺快的,两天后的傍晚,由卓兴押着一艘四五万吨,装满了2200个集装箱的货轮缓缓的驶出了港口。



       到了公海的时候,一架大飞奔到了船边,接上了船上的船员。



       卓兴这边则是检查了一下船上,再无人迹的时候,打开了时空机器,海上慢慢的起了浓雾,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而此刻,农立邦正站在一艘军用快艇上,着急的向着四周张望着。



       “是这里么,没错吧?”农立邦问道。



       站在农立邦身边的是一位军官,张口说道:“只要是座标没错,那就没错”。



       “艇长,外面此起雾了,是不是返航?”



       农立邦见艇长看了一下自己,便道:“等!”



       于是艇的周围渐渐的被浓雾所包围。



       “艇长,前方有船!”



       突然间雷达兵叫了起来。



       艇长凑上了前,果然在雷达上看到了一个亮亮的小点。



       “是么?”



       “我哪里知道,这大雾起的什么也看不清”农立邦摇头道。



       众人也没有办法,只有等吧!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雾终于散去了,在离着小艇目力所及的地方,一艘货轮安静的在海面上飘着。



       “靠过去”。



       艇接近了货轮,农立邦离着老远,便看到灯火通明的船桥上,卓兴那硕大的个头正冲着自己挥着手。



       “是了!”



       农立邦心中欢喜不已。



       随行的战士们上了船,很快弄明白这艘船的驾驶方法,于是货轮向着港口驶了过去。



       卓兴则是陪着农立邦在船上集装箱过道里来回看着。



       卓兴不明的农立邦看的什么,集装箱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农立邦知道,这些个机器对于国家的重要,在农立邦看来,国家可以没有他农立邦,但是一定要有这些机器。



       此时国人的情怀,卓兴这个零零后的尾巴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



       没什么比穷更让人印象深刻,只是大狗子卓兴出生的时候种花家早就不穷了,这一代看鹰酱人都带着点俯视。



       到了港口,已经定的货物开柜检查后被军车运走,剩下的集装箱则是按着号码堆进了仓库。



       卓兴可没有停留,这边这么多的仓库也不许他停留,后世的机器存放的仓库可不是免费的,放一天就要给一天的钱。



       你说这便宜,卓兴能不占?



       这么狗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忍的住,不光是要占,还得大占特占!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四般满载集装箱的货船,把大狗子卓兴在后世所有要出售的机器全都给运了过来。



       最后一船到不是全是机器,还有四个集装箱的食品,像什么午餐肉罐头啦,魔都大红肠啦这些玩意儿塞的满满的。



       不是卓兴准备卖这些玩意儿,而是他来的时候看到这时候部队的伙食真是太差了,自己这边用人家看仓库,怎么说也得意思一下吧。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卓兴这个大狗子虽然莽夫了一点,也算是老江湖了,这事还用人家教?



       这些东西一到,立马仓库的战士们一片欢腾。



       农立邦现在和一位军官则是和卓兴一起,望着眼前刚卸下来的五辆黑色的车子。



       此时的农立邦还不知道这车子叫红旗L4礼宾车,车长5米,4.0V8发动机。



       当然这车肯定是改过的,不改过大狗子狗胆虽然包天,但也不敢把它给弄过来,不说别的,就说原来的红旗标就吓人了。



       所以现在车上很多超时代的东西被去掉了,车头的红旗立标换成了水晶打造的辟邪,可以自动伸缩的,完全是大劳的范儿。



       “这是什么车?”农立邦问道。



       大狗子卓兴很不要脸:“我自己打造的,我叫它中华,这款品牌叫太阿”。



       像中华这样的好厂名,不能以后给宝马当二房啊,所以大狗子决定先占了再说。



       现在江香就有一个没几个人的小公司,叫中华汽车,大狗子绝对是在名子上不给别人活路的那种。



       像是这样的操作,大狗子还多的是!



       如果不是英特尔,微软已经有了,这俩家伙一准保不住自己的名字。



       “啧,这名字”旁边的军官说道。



       农立邦到是无所谓,香江那边人起名字过份的多了去了,资本主义世界也不讲这些。



       “这车真是太漂亮了”农立邦赞道。



       和自己坐的那辆老魔都一比,都不能仅仅只用高下立判来形容了,自己坐在那玩意说真的,也能叫车?



       卓兴到是无所谓,后世百十来万一辆,对于大狗子来说毛毛雨,张口便道:“要不送你一辆?”



       农立邦连忙摆手:“算了,我坐不起”。



       农立邦知道,中其中的两辆是卓兴面京的礼物,他要是弄一辆坐在了屁股底下,那每天不跟针扎的一样?



       卓兴一个爱国香江商人可以坐着满地跑,他坐了不合适。



       “帮我这几辆弄个牌,另外两辆就算了”卓兴说道。



       农立邦笑着点了点头,几个车牌而已,比起那些机器算的了什么。



       几人看了一会车子,也坐上去试了一下,至于感觉嘛,那还用说,领先了几十年的东西,放到这时候就是吊打。



       接下来就是咱们国人的老活动,吃饭!



       不过这次不是在招待所,而是就在仓库这边,这时候的军人都能喝,但是依旧不是大狗子的对手。



       大狗子这次又是大展神威,一直接干趴下了两桌人。



       吃完饭,休息了一天,大狗子的车队便开始出发了,五辆车由汽车兵开着,从高东往首都去。



       这时候的路可不像是以后,一路全高速,现在这路怎么说呢,一言难尽啊,就算是L4再牛币,也抗不住这样的路,车子到是没有坏,卓兴的腚有点受不了了。



       于是大狗子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坐车跑长途的,除非是有高速。



       就这么一路晃着,总算是到了首都。



       住的地方是都西宾馆,大狗子后世就听说过,就算是在几十年后,这家宾馆也是不收快递的,可以说用防卫森严来形容。



       这一世他到是住进去了,环境不错,吃的也不错。



       休息了两天,工作人员安排大狗子与成先生会面。



       大狗子胆儿肥,也没什么怕不怕的,零零后是自信的一代,工作的时候连老板都不鸟的,更何况其中的佼佼者莽夫卓大狗子。



       于是大狗子便施施然的换了一身正装,坐着自己骚包的车子去了。



       也没啥好说的。说了就螃蟹,就四0四,所以干脆也不说了。



       总之见面一切都顺利,大狗子在会面的时候又提出了新的购买方案,后面的机器以七成人民币三成美元交易,同时提出了回散江,建立一所大学,投资建厂的问题。



       送出这样一份购机器大礼包,所有的问题现在还是问题么?自然是一路绿灯!



       于是大狗子又马不停蹄的回了高东,把仓库里所有的东西都出了。



       换回来的自然是一大堆写在银行本本上的巨额数字。



       这原始积累那真是双赢,除了让那些个削尖脑袋想往种花家卖机器的掮客损失了之外,利国利民。



       接来便是花票子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