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章 换人

作品:《 莽穿岁月

       文化宫转了一趟,大狗子肚子里多了点坏水。



       第二天起床,吃了饭便带着赶过来的李传锋一路过江,往硅晶厂方向去,硅晶厂所在的地方叫大厂,大厂这个名字的来源也很简单,因为这里聚集了一批,国家级的化工厂,所以这里便被石城人称为大厂,意思是大工厂的所在地,久而久之,大厂便成了地名。



       这时候厂房建设已经接近于尾声了,一栋栋灰色的厂房林立,一些摆在室外的高炉烟囱什么的也都差不多安装到位了。



       所以看起来也算是有模有样。



       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厂区的道路,还有设备的安装。



       道路没什么可说的,修路自然有专业的队伍干,大狗子掏钱就行了。



       这时候工人阶级的力量可真没的说,整个工程中,无数铁人式的人物,干起活那真是不要命,也不惜力气,十几吨的设备,靠着人拉就能安装,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创造奇迹的时代!



       设备的安装算是有点技术,不过帮着安装的也都是技术性人才。



       大狗子要建的硅晶厂,一期设计年产能是两百吨的多晶硅,五十吨的单晶硅,全都是半导体级别的。



       这么先进的厂子,引得一些国企直流口水,大狗子现在还不太知道,他这个厂子的设计产量有多强,国内一直要到九零年的时候,峨眉厂才有一千吨的产能。



       现在峨厂的产能不论吨,论公斤。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不是不想买,而是这玩意大狗子看家用的,不要人民币只要美刀,而且价格嘛,嗯,不提也罢。



       现在哪有钱问大狗子买,再说了国家现在往轻工业转型,有钱也是花到了化工产业轻工产业上了。



       不是国家没有意识到电子工业的崛起,而是实在没钱投,哪怕有后世十分之一的外汇贮备,我兔的电子工业早就腾飞了。



       没钱到什么程度?几年后我兔卖骆驼导弹换钱的事大家都知道吧,就穷到了这程度。



       一些国营单位便动起了小心思,什么小心思呢,设备买不到咱们来帮你安装总可以了吧,偷偷的学点技术,回去自己试着玩一玩。



       于是玄门材料的硅晶厂便来了一批大大小小的牛,抱着‘偷’,哦这个词用的不好,文化人的事情怎么能这么说呢,借鉴,借鉴!



       大狗子也不介意,免费劳力他岂有不用之理,再说了,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先进技术,不是他不想上几千吨的产能,而是这玩意一上,世界第一,太扎眼了。



       这时候大狗子和二狗子卓盛的策略就是广积粮,缓称王。



       偷偷的进村,打枪滴不要。



       啥都还没有呢,你给欧美这些强盗上眼药水,那不是找麻烦么。



       因此大狗子的车一停下来,便遇到了正从厂区出来的三位大牛。



       准备玩这些,大狗子对于一些人物还是熟悉的,再说了这三位以后在短视频平台可是有不少粉丝的。



       不过大狗子也没有朝圣的心,这货莽嘛。



       是凡是不能给他赚钱的,是凡是不能帮他赚钱的,狗子一率平视。



       别的主角一见大牛,立刻弯腰哈头,大狗子没这习惯。



       刚从工厂里出来的三位大牛也看到了卓大狗子,没办法,三辆一排的太阿车,现在国内独一份的,除了大狗子没别人。



       一辆坐,两辆空就是现在大狗子的气派!



       “祝先生,汪先生,皮先生你们好呀,今儿天气不错啊”。



       大狗子笑眯眯从车上下来。



       “卓先生最上好”。



       三位大牛和大狗子打了声招呼。



       “李厂长呢?”大狗子问道。



       祝克震伸手指了一下身后的工厂:“在里面呢,找他有事?”



       “嗯,有事和李厂长商量一下”大狗子笑呵呵的说道。



       祝克震、汪全彬和皮应群三人相视看了一眼,便笑道:“我们能跟着看看么?”



       “有什么不能的,走!”



       卓兴大手一挥。



       四人结伴进了车间里,现在车间里很忙,到处都是人,大家正忙着把机器安放到位。



       厂房里的一切都是按着后世厂子设计的,也就是说所有机器的位置,原本什么地方,现在还什么地方,机器包括每一处走电管道都是一模一样的。



       很快,大狗子便在人群中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主儿——李易清。



       注意是李易清,不是后世娱乐圈的小鲜肉。



       “李厂长!”



       大狗子喊了一嗓子,笑眯眯的冲着李易清招了招手,这模样很是有点黄宏那个小品,黄世仁见到杨白劳那一嗓子:杨白劳,来,来,来!



       李易清一转头,发现是卓兴,于是摘下了手套,冲着旁边的人说道:“小心一点,别磕着了机器”。



       然后向着卓兴走来。



       “什么事?”李易清问道。



       卓兴一伸大手,直接揽住了李易清的肩。



       卓兴一米九壮的跟个熊似的,李易清一米六四,差不多也就是百斤出头,被大狗子这一揽,立刻如同小鸟依人起来。



       “有什么事直说”。



       李易清很不习惯大狗子这么干,心道:我都五十多快六十了,你小子怎么没大没小的。



       大狗子可不管这些,挟着李易清便往一边走。



       跟在后面的祝克震,汪全彬和皮应群仨人一瞅,便知道今儿这事可不小,大狗子什么的样的人,他们哪里会不知道,用的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典型的资本家!



       “找个清静的地方”。



       大狗子夹着李易清来到了车间外面。



       李易清实在是有点受不了大狗子这亲昵的举动。



       “有什么事说,我还忙着呢”李易清道。



       “好事,好事,借点人手,让我用上几年”大狗子笑眯眯。



       “不行!”



       李易清拒绝的很干脆。



       他知道大狗子想借人,但是这人他可不想借,都是国家花了大价钱培养出来的,也都是他厂子里骨干,借出去了他还干什么厂长,直接回家抱孙子不好么?!



       大狗子继续笑眯眯,一看就不像是好东西。



       “也不听听我的条件?”大狗子道。



       李易清道:“什么条件我都不可能答应”。



       不过很快打脸的事情便发生了。



       “单晶硅生长炉,四英寸六台!”



       大狗子伸出一个巴掌做了一个六的手势。



       李易清立刻被噎住了,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这玩意他李易清那里会不知道重要性,同样的炉子,就算是大小一样,自己厂子里的那些和人家这些一比,都是拆废铁的货。



       别说单晶硅的生长炉了,这里连个螺丝钉李易清都想拆回厂里去。



       对于自己厂子的设备他知道和国外有差距,只是没有想到差距会这么大,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就像这个单晶炉,听起来很简单,就是隋性气体下,用石墨加热器,把多晶材料熔化,以直拉法生成单晶材料的炉子。



       但其实它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结构,它加热硅,保温恒温,等速平稳旋转,等速提拉,单晶体的等径生长,还不能出现位错缺陷,还要有一定真空度和氩气保护功能。



       不说别的只说这一系列的控制那就不是一般小国家能干的了的事。



       “一条四英寸的生产线”李易清狮子大开口。



       “这你就不厚道了吧,我是借用,但是你……”大狗子装出一副你个老头不厚道的表情。



       李易清有点不好意思。



       没办法,现在的国人还没有经过西方的那种不要脸的洗礼,脸皮子有点薄。



       国家已经引进了几条三英寸的生产线,引进的过程那可是不知道什么好了,十年前开始引进,一层层的审批,一层层的把关,最后引进来的时候发现,三英寸已经落后了,早在四年前(柒伍年),人家休斯材料已经玩起了四英寸。



       四英寸大狗子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再过两年(捌壹年),鹰酱的休斯材料就会和IBM、intel推出六英寸技术。



       原本大狗子准备靠着四英寸先回回血,但是现在看来,这四英寸回血的机会不大,为什么?



       缺人啊,这玩意可不是弄个农民培训几个月就能玩的转的,需要的是人材。



       还是那句话,捌拾年代什么最贵?人材!



       至少对大狗子来说是这样的。



       因此,四英寸的生产线大狗子只能用来培养人材,然后等着六英寸的时候回血,到了八英寸的时候,大狗子才准备小荷才露尖尖角了。



       现在大家理解大狗子为什么要用生产线来换技术工程师了吧,没办法呀!



       “不是不可能考虑,就看你出什么价了”大狗子摊开了手,摆出一副我很无奈的样子。



       “要不,带上您,我免费送一条生产线”



       李易清差点没被大狗子给噎死。



       李易清这种人生来就是为家国效力的,哪里肯给大狗子打工,别说大狗子的条件,他根本不在乎,老一辈科学家的吃苦耐劳,不计得失的品质在人家李易清的身上完美体现着呢。



       在精神层面上,大狗子和李易清的差距,隔着十万个潘跑跑。



       “那这样,你们出二百名技术员,帮我干四年的活,四年后这些人去留都自由,我这边以这个数卖一条四英寸的生产线”。



       大狗子谈判简单明了,说着伸出了两跟手指头。



       “二百万?”李易清说道。



       大狗子仰头看了一下天,心中感叹道:连李易清这样的人也滑头了么,二百万?连个炉子都买不来,虽然后世这炉子也就是八万块的二手货,但是现在能这么算么?



       李易清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不厚道了。



       “最多一百,四年后还得回我们厂子,生产线的钱分几年给”李易清倪起了价。



       “这怎么可能,最少一百八十人……”。



       大狗子也不是善茬。



       ……



       两人你来我往的,把旁边的仨大牛给看愣住了,一个个都心道:这俩都是什么人哪!



       两人商量好了还不能作数,因为厂子可不是他李易清的,他还得向上头申请,不过这都是小事,这生意做不得,那还有什么生意可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