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7章 规矩

作品:《 莽穿岁月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很快杨爱国便知道,这些人都是搞机械设计的,只是方向不同,这么说吧,现在坐的人中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是门外汉。



       吃完饭,到了近八点二十,杨爱国跟着同科室的几个人一起上了三楼,也就是以后他要工作的地方。



       原本杨爱国以为是办公室什么的,但是一进去才发现,里面不是办公桌,而是一个个大板子,



       大板子很漂亮,金属的支架,比零号图纸略大的板子上面整齐的摆着一系列的工具,有些他认识,上课的时候老师讲过,有些他不认识。



       每一个板子的旁边还都有个小桌子,上面有钻笔架,摆了一攥子的铅笔。



       椅子很有意思,圆圆的带着个小靠背,还高矮不一。



       进门后,所有人都找到了位置坐了下来,只有杨爱国不知道要坐哪里。



       “杨爱国,这边来坐下,以后这就是你的位子了”。



       叫傅明的三十多数中年人示意杨爱国坐下来。



       杨爱国坐了下来,觉得屁股上的椅子好软,而且还可以转,于是便不由扭了几下。



       傅明笑道:“没见过吧,我们一开始也没有见过,这玩意可以调的,绘图板也可以调,这样的话你无论怎么着都能坐着画图,可比我们原来的绘图室好多了”。

m.quanzhifashi.com

       说着傅明教杨爱国如何调桌子椅子。



       没一会儿,便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师过来了,老头也不废话,直接开始上课。



       杨爱国听的有些吃力,因为很多的东西他有些不太理解,不过杨爱国这人有点好,那就是不懂就问。



       也不光是杨爱国,所有人都差不多这样,哪怕是老师傅也疑问不少,于是一堂课上完,上课的老师又花了近一节课的时间给学生答疑。



       教的东西看起来挺简单的,还有缩小的实物,一台单缸发动机,现在杨爱国的任务就是把这台发动机由实物变成图纸。



       看起来简单,但是真的干那可就不太容易了,尤其是杨爱国这样的,不过好在有老师,也有同事,杨爱国不懂便问。



       大家也没有什么藏私的想法,总之来说,大家都是搞技术的,没有这么多弯弯绕,一个科室的人员相处的还挺融洽。



       杨爱国很珍惜工作的机会,虽然基础差,但是他会学,站在大自已差不多七八岁的傅明同志旁边看人画。



       不懂便问,一天下来也算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下午六点下班,一半同学回家去了,不过听说晚上还有班车,杨爱国便决心加加班,笨鸟先飞准是没错的。



       这一干就干到了晚上十一点半钟,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人了。



       到了餐厅原本以为没人了,但进去发现依旧有热饭吃。



       大师傅看到杨爱国过来,便笑着说道:“来吃饭啊”。



       “嗯,还有饭么?”杨爱国问道。



       这话说的多余,没有饭,那边坐着几个年青人吃的什么。



       “有,怎么没有呢,对了,你们办公室没人了吧?”



       “没人了,我最后一个关的门”杨爱国说道。



       大师傅道:“没就好,等会儿给你打包点东西,带回家给家人吃”。



       “还能这样?”杨爱国有点奇怪。



       “咱们总执说了,每天都要新鲜的,夜宵过后剩下的东西可以让大家打包,你们现在走的,每人都有点东西带着”大师傅笑道。



       “每天都有?”杨爱国问道。



       大师傅道:“那可不一定,这东西都是定量的,剩下来就有,不剩的就没有”。



       杨爱国道了声谢,拿着盘子捡了一些吃的坐下来吃了起来。



       大家这一聊,发现原来都是新人,大家还都是单身,卯足了劲学知识,这一学就忘了时间。



       吃完饭,各自拿上一点东西,杨爱国分到了几个水煎包还有几个煎饺,用塑料袋装上,拎在了手中。



       这个点,设计院这边的班车是没有了,但是走两步出了大门,便是夜班车的车站。



       原本杨爱国觉得这时候也没什么人了,谁知道到了车站才发现,同自己一样加班到这时候的乌泱泱的一群。



       差不多得有五十多号人。



       杨爱国在人群中发现了赵丽萍。



       也算是相熟,于是杨爱国走上前去。



       “你也这么晚?”



       赵丽萍这边正翻着笔记呢,抬头一看杨爱国,于是笑道:“你不也这么晚么?”



       “没办法基础太差了,只能多花时间”杨爱国笑道。



       赵丽萍笑道:“我也是,很多东西都不明白,一天下来脑袋昏头转向的”。



       “我也差不多,什么都不明白,一天下来跟抓瞎似的,慢慢来吧”杨爱国说道。



       两人正聊着呢,车子过来了。



       开了门,司机说道:“大家往东片的上车,西片的等下一辆,马上就来了”。



       “东西怎么分?”



       司机道中山路,东面的是东片,西边的是西片。



       杨爱国和赵丽萍听了便停下了脚步。



       这边的车还没有走呢,那边又来了一辆,问了一下果然是西片的,于是两人上了车,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时候上车的人很多,后面上来的大部分都没座位,不过大家也没人在意这些,公交车没位置的情况多了去了。



       回到家,整个家属区内安静的落跟针都能听的见,大家都睡着了,杨爱国回到家,拿钥匙开了门,小心的洗漱后便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杨爱国被母亲的声音给吵醒了。



       睁开眼下了床,便看到母亲拎着自己带回来的东西说什么。



       余巧见大儿子起来了,张口问道:“这是哪来的?”



       “公司食堂的师傅给的”。



       这时候杨爱慧也起来了,看到哥哥带回来的东西,说道:“我们食堂怎么没有?”



       杨爱国笑道:“可能你们那边人多吧,我上班的地方满打满算的也就三四十号人”。



       杨爱慧听了点头道:“那还真是,我们那边有两百多口子呢”。



       “第一天上班怎么样?”杨爱国问道。



       杨爱慧苦起了脸:“很多东西我都听不懂,不知道上面的老师傅讲的是什么,只能先记下来,对了,哥,你呢?”



       “你比我聪明都不懂,我自然也不懂,不过同志们都挺照顾我的,问什么知道便会告诉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杨爱国说道。



       杨爱慧道:“我们那也是这样,不过我问了也不明的,很多新来的都和我一样,但是,我会努力的”。



       杨爱国又想伸手摸一下妹妹的脑袋,但被杨爱慧躲过了。



       杨爱军这时候打着哈欠摸着肚子走出来了:“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嗯!?煎饺!妈,咱们家什么时候这么富裕了”。



       说着便要伸手去拿一个饺子。



       余巧拍开了儿子的手:“凉的,让我热一下,你们仨吃了上班去”。



       杨爱慧说道:“妈,不必了,我们厂子提供早饭,我去厂子里吃”。



       杨爱国道:“我也是,不在家里吃了”。



       “那这个我跟你爸中午的饭都够了”余巧说道。



       “也不一定天天有”杨爱国说道。



       余巧道:“你们食堂的师傅真好,哪像我们厂子的食堂,有点东西不够他们厨子往家拿的,还能给别人”。



       杨爱国笑了笑没有应声。



       转头洗漱了一下,杨爱国一看时间还早,便坐着回想起来昨天学到的知识,下意识的拿手在自己的膝盖上画了起来。



       杨爱慧说不吃,但是等母亲把饺子热了一下,不由捏了一个放到嘴里,嚼了几下说道:“味道也不比我们厂子的好”。



       杨爱慧哪里知道,这些东西是流程化的,加多少料,什么料,甚至在锅里煎多少时间都是统一标准的,所有的食堂里只要是一样的东西,味道全都一样,至少普通工人是尝不出来的。



       这时候大家极少会想到食堂还有标准化生产。



       吃了一个,杨爱慧便不吃了,不是不想吃,而是知道自己去了厂子就有的吃了,吃这些,自已二哥和父母便要少吃了。



       家里条件不宽裕,杨爱慧也懂事。



       到了时间,杨爱慧便叫傻坐着的大哥去上班。



       兄妹俩到了车站,等了没一会儿,车便来了,两人依次上了车。



       杨爱国到了单位,匆匆吃了早饭,便回到了绘图板旁边坐了下来,继续绘制昨天的图纸。



       所有人都埋头干活,整个办公室安静的只能听到铅笔在图纸上发出的沙沙响声。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杨爱国还没有觉得怎么样,发现保卫科的同志过来催他闭灯离开。



       到了餐厅,大师傅依旧笑着和杨爱国打起了招呼。



       当然,依旧有些今天剩下来的东西让杨爱国等最后一批走的人打包。



       杨爱国有点奇怪,问道:“师傅,这些东西你们食堂的人不带回去?”



       师傅笑道:“你们能拿,我们可不可以,拿了多的被公司告,少的也辞退,不敢啊!”



       杨爱国不明白了,他就是厂子里长起来的,自然知道厨子想偷东西,办法多了去了。



       大师傅也无事,还不到下班时间,有人聊天他自然高兴。



       “你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多,这不行,那不行的,你看我这衣股还有这有机玻璃的口挡,只要在后厨里就不能摘下来,而且上厕所洗手都有规定,怎么洗,洗多少时间,只要被抓到一次不合格,那就走人!而且检举还有奖,谁敢啊”。



       “啊!”杨爱国有点惊诧。



       “看到那边的管理员了没有?香江过来的,整天板着个死人脸,一点错都拿本子记,一个月下来没犯错的有奖金,犯了错的?哼哼!家里给抢个上班的名额不容易,没人敢!胆儿大的,现在都被收拾了”。



       “撵走了?”杨爱国有点好奇。



       “玄门厂子那边,有个厨子偷了十斤排骨,你知道后来怎么了?”



       见杨爱国惊奇,师傅伸出了两根手指:“两月,判了两月,从被抓到判一个礼拜时间都没用了,他家人还跟卓总执闹,直接被卓总执给揍了一顿,十个人,卓总执一个人对十个,没一会儿功夫全都揍倒了……”。



       “啊!”杨爱国有点傻眼了,厂长打架他都没听说过,管十来个厂子的大厂长亲自打人?不敢想像啊。



       “打了白打!一个个被公社书记领回去,听说又挨了一顿揍!”大师傅说道:“在这里,干的好了,习惯了那真是不错,但是你想犯混,那你可选错了地方!”



       大师傅挺珍惜自己现在的工作,自家原本一家都是农民,现在一下子自己成了工人,有了单位,那就等于鲤鱼跃了龙门,为点东西丢了工作,他可不敢。



       要是再回去做农民,他爸估计能抄起斧头剁了他。



       也没有人敢违法这里的规矩,在这里规矩不是挂在墙上的,而是烙进了心里,一条条的只要你犯一条,除了罚款那就只剩滚蛋了。



       但你要干的好,到了五号发工资的时候,你就会乐的嘴角往上弯,要是先进班组,好家伙!每人多上几张购物券,能买到的都是进口货。



       抱着一堆东西回村,脸上都有光。



       “快点走吧,马上该赶不上车了”大师傅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让杨爱国早点去车站,错过了夜班车那他可回不了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