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8章 失意的周志敏

作品:《 莽穿岁月

       杨爱国回家了,周志敏也回家了,只不过杨爱国是从单位,而周志敏是从老丈人家的门口。



       不出意外,周志敏又吃了闭门羹。



       周志敏不知道妻子于琴已经对他失望透了顶,整个厂子仅有他周志敏一人没有回来,别人都回来了,并且把工作的地方当成了一个笑话讲,于是周志敏自然成了故事中反派的反派。



       于琴一家都觉得丢脸,丢脸丢到了姥姥家的那种丢脸。



       于是周志敏的蹲守就成了无期徒刑,别说进屋了,于家人都没有拿正眼瞧他。



       但这几日,在新地方,周志敏真的很快乐,从来没有过的快乐,每天学着新知识,摆弄着新机器,同事之间根本没有时间去嚼别人的舌根子,大家都专心于自己手上的活,就算是聊天,也都是和工作有关的。



       周志敏很喜欢这样的环境,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鱼,突然间从没水的泥沼中回到了大江里一般,自由的让人心都飞了起来。



       周志敏站起来要走,这时候门突然间开了。



       周志敏看到媳妇走了出来,他不由笑着迎了上去。



       刚想张口说咱们回家吧。



       谁知道于琴先张口了:“志敏,咱们走走吧”。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于是周志敏便点了点头,和媳妇两人并肩一起出了厂区,走到了马路上。



       “志敏,咱们离婚吧”于琴沉默了好一段,突然间张口说道。



       周志敏傻眼了,他想不明白妻子为什么要提离婚,现在离婚可不是小事,不像是后世离婚跟吃饭似的,现在离婚那可是天大的事,是几个家庭的事,也是邻居的事,总之影响太大了。



       “我不同意”周志敏说道。



       于琴却道:“志敏,我累了,真的累了”。



       于琴觉得周志敏太不省心了,自己什么事都要管,没自己管了这人就不行了,但是管了他还不听自己的,自己可都是为了他好!



       以前于琴的心气就高,看上周志敏图个人老实,而且和普通工人不一样,是个技术人员。但是结了婚才发现,这人根本就不懂人情事故,看到领导连声早都不会说,最后分房子没他,提干没他,升职那更是没有影子的事。



       自己让他走走关系,拎着东西在厂长家楼下转了三圈,然后把东西又拎回来了,还说一句我周志敏不干这事儿,太丢人!



       这可把于琴给气坏了。



       所有的小事加在一起,这一次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琴知道现在离婚那几乎等于离经判道,但她真不想再这样过下去了,一眼看不到希望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再看看自己结婚前的朋友们,现在人家的丈夫不是车间主任,就是调到了正府部门干起了行政,在学校的早就是当上了学校的教研组长。



       自己丈夫呢,以前是个工人,现在依旧是个工人,房子都还是自己腆着一张脸分来的,指望周志敏在厂子里分一套房子,于琴觉得没什么希望。



       现在谁不想要房子?你不跑不送,不和领导搞好关系,谁会想到你?



       没本事!



       自己嫁了一个没本事,而且没出息的男人!



       于琴给周志敏下了定义,这辈子也就是个工人的命。



       见周志敏不说话,于琴道:“志敏,我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你就当做做好事,念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



       周志敏整个人都傻了,他不知道明明家里过的好好的,妻子怎么会突然间提离婚,他觉得现在的日子过的不错啊,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于琴继续说着,平淡的话语中已经没有一点感情了,周志敏听的出来。以前妻子和自己说话的时候都带着感情,无论是怒还是骂,都有感情在其中。



       但是现在没有了,叙述的很平淡,平淡的如同一汪潭水,不见任何波动。



       哀莫大于心死!



       周志敏突然间感受到了。



       “我不想离,咱们过的不是好好的么?”周志敏还在最后挣扎。



       于琴回道:“那是你过的好好的,你知道我过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跟针扎的似的,有没有一天开心过,我烦透了给你擦屁股的日子,我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我现在单位很好的,没有以前……”。



       于琴打断了周志敏的话:“你很喜欢现在的单位,那不是挺好的,离了婚之后,我解脱了,你也快乐了,咱们不要再相互伤害了不好么?”



       “……”周志敏依旧不明白。



       于琴也不想多说了,冲着周志敏道:“你回去好好想想,过几天给我答案,我已经下了决心了,咱们好聚好散别到最后了还要闹的不愉快”于琴说完转身走掉了。



       周志敏望着妻子的身影在昏黄的路灯下消失不见,傻傻的又站了半个钟头,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家里。



       一夜没睡,周志敏就这么呆呆的坐着,机械式的上了班,又在班上干坐了一上午。



       到了下班的时候,主管叫住了他。



       “周志敏!”



       周志敏站住了脚,见主管叫自己,于是跟着主管来到了厂子里的办公室。



       给周志敏倒了茶:“周志敏,今天怎么失魂落魄的?”



       周志敏说道:“我媳妇要和我离婚”。



       “啊!”主管大吃一惊。



       这时候离婚那可是个天大的事情,主管也吃了一惊。



       “因为什么?”



       周志敏摇头道:“我不明白”。



       这下主管便挠头了。



       “那你休息几天,我给你打报告,你好好处理一下家里的事”主管说道。



       “可以么?”周志敏现在真没有心情。



       主管道:“可以的,你这是特殊情况,我给你打报告,公司会批的”。



       “那谢谢你”周志敏说道。



       “没事,志敏啊,这事,唉,你要理智一点,别想不开也别钻牛角尖”。



       主管也是技术人员,他欣赏周志敏,生怕这人一时间想不开,做出什么错事来。



       往往认真做事的人,心中有都一股子执着的劲儿,一时想不开那就会弄出大事来,主管也是这样的人,他也知道现在来这边工作的老人,十有八九都是不受重视的,有闯劲想换个环境的一百个人中怕也挑不出三四个来。



       周志敏点了点头,然后办好了手续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



       这一到了家,让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母却站在了门口。



       父亲看到他,怒气冲冲的直接走到了儿子的面前,脱了鞋子便拿起来往周志敏的脸上抽。



       一边抽一边说道:“我抽死你个犯浑的小兔崽子!”



       周志敏也没有躲,任由父亲抽着。



       周志敏的母亲有点心疼了,连忙拉住了丈夫:“大白天的还在外面呢”。



       不用人说,现在邻居几乎在家的全都伸出了脑袋,看热闹呢。



       周志敏的父亲也疼儿子啊,闻言让周志敏开门。



       进了屋,周志敏才知道,自家的丈母娘昨儿见了自己的父母,提出了两人离婚的事情,二老一听直接吓坏了,他们觉得儿媳妇挺好的,要闹离婚,那肯定是自家的兔崽子不对,于是便怒气冲冲上门问罪。



       周志敏的父母不知道,这一顿鞋底子挨了,却把周志敏给打清醒了,他明白了,这段婚姻之中,一直都是他自己满意,于琴从来就没有幸福过,而自己现在才知道,自己说的要让她过上好日子,其实半句都没有兑现。



       自己不善于人际,很多事情都要靠媳妇维系,她不光要忙自己厂子的事,还要带着他这头厂子的事。



       明白了,周志敏没有恨于琴,而是觉得羞愧。



       父母这边不断的教育,周志敏一句都没有听到。



       “走,跟我去亲家那里认错去,今天儿媳妇要是不回来,你就跪门口跪死!”老父亲怒的如同公牛一般。



       于是这样,周志敏被老两口拉着去了于琴家。



       两家人坐下来,只有周志敏的父母一直在道歉,周志敏这时候望着妻子于琴,心中满是自责。



       于琴淡淡的坐着,好像发生的事与她无关似的。



       周志敏突然间张了口:“你真的想离?”



       于琴点了点头:“我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没有意思的,志敏,我决定了”。



       “那我同意”周志敏说道。



       周志敏的父母直接傻眼了,父亲突然间跳了起来,一巴掌抽在周志敏的脸上,大骂道:“小狗x的,你说什么?”



       “爸,爸!”于琴拦住了周父。



       “你别怪他,其实是我觉得过不下去了,我谢谢他能同意,真的,爸,妈,我们虽然离了,但是明明还是您二老的孙子……”。



       周父听的老泪纵横,周母更是哭的不说上话来了,嘴里不住的叨念着作孽啊之类的。



       反到是于家人挺安静的,个个人脸上面无表情。



       周家仨口回到了于琴分的房子,周父周母什么都没说,冷这脸坐了一会儿直接调头便走了。



       周志敏也是愣愣的坐着,又坐了一下午。



       晚上的时候,于琴和小舅子过来商量离婚的事,周志敏心怀歉疚,什么都答应了,自己净身出户。



       两人商量着什么时候去办手续,这过这手续可不好办,居委会,工厂的大姨们肯定会过来劝的。



       但是两人都同意,离婚仅是时间的问题,慢慢耗到离婚,这是周志敏现在可以为妻子做的。



       周志敏一下子没地方住了,好在厂里有宿舍,周志敏直接搬了进去,现在对于周志敏来说只有工作,只有明亮宽大厂房中的方形机器才能让他忘却这些不开心的俗事。



       大狗子卓兴现在到是挺开心的,因为他找到了新乐子,那就是在工人休息之后找人家喝大酒。



       厂子的建设情况并不需要他操什么心,有了峨厂的前车之鉴,有些国内的搞电子的所、室也打起了大狗子这边的主意,想搞什么人员换设备,或者想着大狗子免费给培养人材啥的,大狗子来者不拒。



       他们那边人员众多,缺设备,自己这边设备有但是缺人,两下也算是互补了。



       加上肖伯胜这边的动作,前期的一些车间总算是能将就着把机器给开动起来,大狗子也知道这事不能急,自己的工人培养都要时间。



       新建一所技术学校,工人文化宫那边的班又多开了几个,大狗子现在只能慢慢的耐着性子等,等这些人成长起来。



       大狗子很快便有事可干了,因为仙林大学这边进展顺利,第一批的教授小别墅已经快要完工了,副教授的联排也完工了约一半,青年教师的也完成了三成。



       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大狗子预定的要快的多,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现在这些工人干起活来真是不要命啊。



       就像是建国初原本国外认为北钢重建最少需要几年的时间,但是我兔愣是几花了七个月就给重建了。



       这样的神话故事在大狗子这边也上演了。



       尤其是看到大狗子花钱如流水,干活的工人吃的喝的都给了充足的保证,于是大狗子这边工地上,一批批的工人开了过来,大有只要你能出的起钱,人管够的架式。



       大狗子是来者不拒,想想看相当于一个人拿着后世的工资在现在花,那劲头有多爽,别人一个月几十,你一个月拿五千,那不是只要市面上有的,你眼都不眨就买了?



       李传锋现在的新任务就是配合大狗子花钱。



       肖书记有了新指示,是凡是能开工的都开工,缺什么人直接从各地调。



       于是李传锋时不时的便会和大狗子说这个该干起来了,那个该搞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