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6章 义务拉人

作品:《 莽穿岁月

       所有分到房子的人,对于现在的条件都是满意到了不能再满意了,尤其是那些搞基础研究的,什么化学、物理、数学,这些人在梅丽坚的生活水平其实也不高,不信看看《生活大爆炸》中的各个主角,依旧是买不起房子。



       搞科学,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住别墅的,别说别墅了,不成名的话买不起房也是常事。



       鹰酱资本家手黑的紧,一点也不像大狗子这么大方。



       不得不说没文化的土老板就是一点好,尊重科学,尊重科学家!



       “随平!”



       邱恒的声音响了起来。



       施随平从床上翻了起来,坐着电梯来到了一楼,看到邱恒正和好奇宝宝似的伸着脑袋看着自己的房子。



       “乖乖,我怎么没有想到挑个中式的,你这房子比我美式的对味多了”邱恒有点后悔了。



       “谁让你不挑的?”施随平有点小得意。



       邱恒这边看到了桌子旁边摆的电话,拿起来听了一下。



       施随平见了突然间想起来,自己该让自己的好友孟伟勤快点过来,这样的条件还不回国来工作,还等什么呢。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电话能打的通么?”邱恒好奇。



       不过他一低头,看到电话机旁摆了个卡片,上面写着总机的号,于是好奇便拨了起来。



       电话很快通了。



       “您好,这里是总机,二五五号为您服务,请问您要接哪里?”



       一个极为让人舒心的清脆女声响了起来,让邱恒不由想到了前天的赵小姐。



       “我就是试试能不能打通”邱恒说道。



       “可以通的,甚至可以拨海外长途”女声说道。



       “那好,那好!”邱恒挂了电话。



       邱恒说道:“啧啧,你这边太棒了”



       “要不,你让李先生帮你换一间?”施随平笑道。



       “那就不必了,住你旁边挺不错的,也有人聊天”邱恒笑道。



       于是两人开始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



       两人现在所有的担心都不存在了,不光是衣食住行的问题,这边的公司连他们子女上学的问题都考虑进去了,小学已经开始建设了,至于中学设计图已经挂出来了,家里有孩子的由公司统一派车接送,学校建好之后适龄的孩子回学校,就可以了。



       不知不觉,两人聊了三个多小时,这其中还有几个住在附近的人凑了过来,大家聊着自己的专业,还有一些学术问题。



       这样的环境让施随平觉得如同生活在天堂一般,忽然间明白了,有一种爽叫做,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爽。



       就算大家不是一个专业,也能给自己的研究提供新的角度,有时候这些人的一句话,都会让施随平觉得眼前一亮。



       每个人都这样的感觉,这天聊的便让大家有点忘了时间。



       “要不要叫点吃的?”有人问道。



       “这时候还有吃的?谁家开伙了?”有人好奇的说道。



       又有人接口道:“我好像在家里看到了一个单子,晚上有提供饭菜的,随平这里也该有,我去找找”。



       站起来找了一下,果然发现了个菜单,上面写着晚间餐厅的电话,试着拨了过去,问了一下有没有吃的,人家那边便报出了今天夜宵的菜品。



       按着人头点了十来个菜,过了半个小时不到,便有人骑着三轮摩托给送到了家里。



       这方便,他们原来住的地方都没有。



       “我们想到的,这边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我们没有想到的,人家也考虑到了,看来国内对于人材的重视程度已经相当高了”。



       一桌子菜顿时又让这些人感叹了起来。



       大家或多或少都抱有施随平以前的看法,回国那就要先吃苦,现在苦是一点没有吃到,泥玛的感动却吃了一嘴。



       过了十二点,这些人才散去,施随平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把垃圾扔到了门口路边的垃圾筒内。



       回到了屋里怎么也睡不着,起床看了一下表,觉得这时候自己的好友孟伟勤该起来了,于是拨了个长途过去。



       孟伟勤接了电话,听到是施随平的声音,顿时开心了起来。



       “随平,那边怎么样?”



       “条件真是太棒了,伟勤,快点过来吧,咱们一起好好大干一场,我跟你说这里的实验室条件一点也不比梅丽坚那里差……”施随平兴奋的说道。



       孟伟勤吃了一惊:“不会吧,我家亲戚说国内很多地方饭还吃不饱啊”。



       “等你过来你就知道了,我一点也没有胡说,这里的条件真的挺棒的……”施随平说道。



       孟伟勤一时间有点不理解,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好友,施随平不会在这个事情上撒谎的,因为施随平有一个科研工作者的严谨,说一是一,觉对不会夸张。



       “现在他们给你什么职位?”



       “仙大的教授,同时也是伏羲光电的科学家,我以后工作的实验室主要是在伏羲光电这边,我明天就会去实验室,看看里面的设备……”。



       “你还没看过?”孟伟勤有点懵,你都没看过跟我说那么久?



       施随平说道:“我是没看过重点实验室,我看的都是普通实验室,比我以前的实验条件好太多了”。



       “哦!”孟伟勤这下明白了。



       “别普通实验室和重点实验室没什么区别吧?”孟伟勤有点小担心,别说是国内了,梅丽坚这边有的公司也是操蛋的很。



       “明天看了便知道了,我有信心”施随平笑着回道。



       “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还要给一些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回来走一走看一看”施随平说完,和好友又哈哈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今日凌晨,很多人都给自己的至交好友拨了电话,让他们到这边来走走看看,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答应,但是这些人的鼓动还是让不少人动了心思。



       有些人不是不想回国,也不是他们不爱国,一是此刻国内的研究条件比不上国外,二是国内的人际关系会牵扯他们太多的精力。



       条件就不提了,重要性也不必说,后世的时候大狗子曾经看过一个院士的访谈,这爷子直白的说道:八十年代我的成果最多,因为国外的基金会赠给了我们所一台电子显微镜,很多人抢着,白天我抢不到那我就晚上干,从凌晨干到早上,现在我想来,还是一个设备的问题的,没这些设备你的研究工作就无法展开。



       至于人际关系,怕是所有人都懂,曾经还有一位小领导在电视上洋洋自得的说道:我手下一个小科长都能问的科学家哑口无言,你这研究能带动多少GDP?一句话对方哑口无言。



       这话说的,大狗子都想用脚踩他的脸。



       一个科学家被一个小科长怼,你想想这个科学家内心是什么感受。



       于是一位女科学家回到国内又回到了国外,这事也就不奇怪了。然后人家轻松评了鹰酱的院士,约斡牛的院士,想评个那个啥的,有些人说了:小同志,你还年轻,还有下一次!



       你说这人际关系复杂不复杂。



       后来国家大力整顿,学术腐败这一块,才慢慢好了起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此刻的科学界还是不错的,只是条件的确是差。



       此刻光滑滑躺在自家床上,吹着小空调盖着大被子睡的美滋滋的大狗子没有想到,这些刚来的人就给自己义务干起了招人的活儿。



       要知道,大狗子一准立刻翻起来,和这些人好好喝上几盅。不过有没有人还敢和他喝就不知道了。



       在大狗子的眼中,搞科学的人真实在啊,比肖伯胜那边滑头们好相处多了。



       一下子搞来四十几个,不光能搞科研,还能给仙大以后的学生上课,卓大狗子美滋滋,一时间有人犯点小错,大狗子也没有削他们的心思了。



       就是每天黄梅戏,民间小调哼的过于频繁,让司机有点受不了。



       这些过来的科研人员也没什么偷懒的意识,人人都在签合同的第二天开始了工作,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自己缺助手,现在公司提供这些助手,层次是低了一点,一水儿的高中生,干啥啥不行,于是小电话往欧美那边摇的更勤了。



       大狗子这边来者不拒,要钱他有,学术方面有九个家伙把关,暂时大狗子还算是放心。



       想在刘洛宏几个家伙的眼皮子底下贪研究经费,那你是想多了,他们几个是干这事的祖宗。



       刘洛宏等人也是转了性了,一心求名,对于学术这一块拿捏的死死的。



       规则!



       大狗子没啥文化,所有他不能靠自己什么王八之气,更没什么天纵奇才,所以他能依靠的只有规则,所以规章制度就成了大狗子的铁律。



       正是这样,慢慢的所有联旗直属的企业,养成了依规则办事的传统,人际关系也慢慢的简单化了。



       不过今天大狗子怒气暴表,在自己的办公室,跳着脚骂着空气。



       “狗东西……坏的一米,老子……”。



       一串串脏话脱口而出。



       别说办公室了,就连外面走过的员工,听到总执如同暴龙一般的吼声,全都缩着脑袋带着小跑从门外跑过,免得惹火上身。



       李传锋来过三次,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也都缩着脖子钻回自己临时办公室了。



       大狗子卓兴生什么气呢?他觉得有人摆了他一刀。



       仙大这边可以说是大狗子腾飞的根本,不提自家兄弟带回来的刷名的九个人形机器,就说归国的这些个家伙,还有这些人的知识结构研究的前沿性,国内哪个大学能比的上?



       结果这么好的条件,泥玛招生划归了一类大专,连个本科的门槛都没有摸到。



       人家那边也有正当的理由啊,总不能好学生都给你一个民办大学了,我们公办的大学就是后娘养的?



       这理由拿到哪里都说的通,人家也不怕大狗子闹,民办和公办哪个更好,这还用说么?



       更别说人家已经给仙大优待了,看看差不多同时成立的一所民办大学,连全国招生的资格都没有,你姓卓的还不满足?



       再说了仙大比不过清北石大这些学校在国人心中有名么?没有吧,所以给你一个大专收生的档次已经算是我们优待你了。



       大狗子有办法没有?事实证明没有,就算是大狗子和肖伯胜抱怨,肖伯胜也只是苦笑,其实心中也不会支持大狗子,屁股决定脑袋,他怎么可能支持大狗子。



       大狗子干脆心一横,大专生就大专生,咱就不信了,这些人能有多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