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0章 红烧肉的威力

作品:《 莽穿岁月

       五楼是计算机学院的宿舍。



       一共才不到八百人,一二号宿舍就装完了,后面的宿舍跟本就用不到。



       这里的宿舍并不是门对门的,只有一侧有房间,所以走廊是在外面的,走廊过道里全都用一根根的细小钢丝结成网状给封闭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怕人跳楼还是啥的,总之全封闭,想弄断这些钢丝也不容易。



       到了门口的时候,刚才的辅导员也在。



       “大家看门,上面有大家的名字,四人一间,以后你们就是一个宿舍的了……”。



       董二渠也跟着找起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他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



       就在这时候,辅导员发现了如同无头苍蝇一样的董二渠。



       “董二渠,你住五二一!”



       听到辅导员的话,麻继强立刻喊道:“董二渠,过来,咱们一个宿舍”。



       董二渠立刻跑了过去。

m.quanzhifashi.com

       进了屋之后,董二渠被屋里的情况又给吓住了。



       进门左手是一个小卫生间,现在敞开着,里面有蹲式的马桶,还有个洗手盆,墙面是白瓷砖的,地面是灰色的防滑砖。



       右手是四个高大的柜子,从地一直伸到顶上,现在每个柜子门都是开的,里面空荡荡的,柜门上有钥匙,很显然是给大家摆东西的。



       再往里去,面对面摆着四张床,只不过床是在上面,下面有个书桌,书桌上面的墙上还有一盏小日光灯,桌底面还吊下来一个小书柜子。



       “这是给我们住的?”



       有些孩子是住过宿舍的,中学的宿舍其实就是一个教室,里面摆了十几二十张床,一进去除了臭脚丫子味,还有各种骚味,突然一下子进去鼻子好一点的都受不了。



       别说和中学的宿舍比了,就算是他们的家,也没有这般好。



       “不给我们是给谁的!”



       有人发现了写着自己的名字的床,于是三两下沿着梯子爬上了床,然后把自己整个人给扔了上去。



       “我滴个老天爷唉,真是太舒服了,这床真软,我睡上去就不想起来了,死在这上面我都乐意,大家伙都上来试试!”



       听了这话,一个个都找到了自己的床,董二渠也找到了自己的床,一屋子四个人,仨有名字的,那没名字的自然就是他了。



       爬上了床,往床上一躺,董二渠顿时觉得自己想睡觉了,不过就在他想睡的时候咕咚一声,他的肚子响了起来。



       饿了!睡不着。



       一天下来,他就早上离开家的时候吃了一点东西,这一路上别说饭了,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董二渠的肚子叫了起来,一下子像是引信一样,惹的别人的肚子也跟着响了起来。



       “这边怎么吃饭?”



       有人一说,大家伙都坐了起来。



       对啊!怎么吃饭是个大问题!



       这里没谁有钱的,就算是住县城,家里又能有几个钱?



       于是四个小子担心吃饭的问题了。



       就在几人担心的时候,辅导员敲开了门。



       “都猴在床上做什么,都下来,领饭票,一个人一个月是三十块钱的饭菜票,拿住了,也收好了,到时候丢了可不要怪别人,没这东西吃了不食堂”。



       辅导员看到几个都猴在了床上,忍住了笑说道。



       辅导员也能理解,自己刚来的时候还不是一个样儿,和自己的舍友两人都快在床上打滚儿了。



       四人快速下了床,有两个连鞋都没有穿,大家老实的等着辅导员发饭票。除了饭票还有澡票,这玩意儿现在到没什么用处,因为天气热,随意在洗手间里冲一下就可以了。



       现在公立学校国家都有补助,但是仙大自然不可能有,说真的,现在全国大学,没一个有仙大有钱的,要是再从财政上给它拨钱,那别人不要骂娘!



       一个月三十块钱,在省城都差不多能养活一家三口了,因此仙大的伙食标准可真的不低。



       “老师,我们拿什么吃饭,总不能拿脸盆吧?”



       “到了食堂有餐具,去了就知道了,注意,这两天不要太油,要不然你们的肠胃受不了,吃点清淡的”辅导员来了一句转身出了门。



       接下来这四个小子就开始藏饭票,地方那是稀奇古怪的,不过大多数还是把饭票放在了柜子里的小抽屉里。



       有了饭票,四个小子便开始琢磨等会儿吃什么了。



       “也不知道这里有白面馍没有,要是有白面馍,加上一碟小咸菜,那才叫美呢”一个小子说道。



       “怎么可能有,你还想吃白面馍?能有个杂面馍我就满意了,不过要是有咸豆角就好了,下馍……”。



       很显然,这两位都是来自面食地区,句句不离馍。



       “不会晚饭是山芋干稀饭吧?”麻继强说道。



       “不……不可能吧,住这么好的宿舍吃稀饭?”另外一位一脸惊。



       “不可能!”



       这位也没有底。



       于是四人惴惴不安的等着到点吃饭。



       也不知道谁在走廊里喊了一声。



       吃饭喽!



       呼拉,一下子人冲到了门口,好家伙整个宿舍人头攒动的往着饭堂去,果然什么时候干饭都是一件极为热情的事。



       董二渠四人也在其中,他们不知道往哪里去,不过跟着大部队走总没有错。



       饭堂并不远,过了马路便是了。



       进了饭堂,一帮小子又如同好奇宝宝似的看了一圈,见别人拿铁盆子他们也拿,一个个排在一百多名开外呢,早早的便把铁盆子拿在了手上。



       “董二渠,这玩意儿怎么吃?”



       “装菜,最大的那个打饭,吃完后把这东西放在那边,看到那个铁架子了没有,放那边,架子上就行了,来过一次你就知道了”。



       后面有人提醒道。



       “排一条队干什么,这边再来两个队伍!”



       戴着白帽子的大师傅叫了一声。



       呼啦!



       瞬间一个队伍化成了三条队伍。



       这下董二渠几人成了一队的尾巴。



       这过好在渐渐人多了,后面又续上了人。



       快到几人的时候,大家伙都伸长了脖子看前面人是怎么办的,免得到时候不知道闹出什么笑话来。



       都是有知识的人,一看便明白了:想吃什么伸手点一下,大师傅就给夹出来了。



       到了董二渠,望着十几大盘子的菜,还有几种,一共几十个小碗,董二渠瞬间先择困难了。



       “想吃什么点什么,上面都有价格”大师傅开始催了催。



       董二渠想了一下,还是点了两个素菜,不为别的,便宜啊。



       豆芽烧豆腐,青炒西兰花,才五分钱一份。



       “红饶肉六毛?这么贵!”



       后面有人看到了红烧肉一份要六毛钱。



       大师傅笑道:“这还贵啊,你们一个月多少钱,怎么,还想顿顿红烧肉?那你们得上研究生,他们一个月八十补助”。



       “麻继强,咱们宿舍也一起合伙买一份吧”。



       听到后面的宿舍说四人买一份,有人觉得合算,一人贵,四人它不就不贵了。



       “第一天来?”大师傅问道。



       “嗯!”



       “那就别吃这么油的,吃两天素的”大师傅道。



       “第一天来就不能吃肉?”



       大师傅道:“为了你们好,别吃了后跑稀!”



       “我们身体好着呢”后面的学生嚷嚷了起来。



       “你们不怕我怕什么”大师傅也懒得当这坏人。



       最后麻继强宿舍也要了一份。



       董二渠觉得自己也不能当外人,所以也就出了一份钱,给了一毛五。



       四人吃的很饱,这么说吧,一点不夸张,把饭吃到了嗓子眼。



       也不光是这四人,现在七百多个学生,吃了快千把人的饭量,要不是食堂这边做好了准备,大米饭都不够这些人吃的。



       不得不说仙大的这一批学生,在家里能吃饱饭的,一个巴掌估计都数的出来。



       出了食堂,回到了宿舍,一个个爬到了床上躺着了,因为所有人都吃撑了。



       “不会就只有开学这几天有大米饭吃吧?”



       “不会的,我觉得不会的”。



       “要是天天有这样的饭,让我死我都愿意”。



       突然间宿舍里有人哭了起来。



       董二渠问道:“怎么啦?”



       “我想起我娘来了,我娘现在还没有吃过一顿这么好的饭菜呢……呜呜呜”。



       这话一说出来,立刻也触动了董二渠的心,也跟着眼泪汪汪了起来,人家娘没吃过,他的娘就吃过了?想想家里一天三顿几乎全是棒子面下红薯干,董二渠也是哭的稀哩哗拉的。



       “哎呀,我不行了,要上厕所!”



       麻继强来了一句,捂着肚子便进了厕所。



       麻继强这边还没有出来,立刻有人站到了夹口,夹着腚:“麻继强,快点出来,我要憋不住了”。



       很快又一个站到了门口,看样子也要拉了。



       还没有等到董二渠笑别人,他也有点想窜稀了。



       于是下了床,仨人一起在门口排队。



       麻继强也没有敢多呆,出来后立刻就有人挤了进去。



       “麻继强,你也不冲一下……”。



       然后便听到哗的一声。



       几个排队,开始拉稀,



       好家伙,连着上了三次趟厕所,每人上的脚都点软。



       不是仙大食堂的饭菜不卫生,而是这些学生的肠胃,突然间跟本接受不了大油的东西,原本辅导员也提醒了,但是这时候的学生见到肉,都跟恶狼似的,哪里还想起来辅导员的话。



       别说董二渠的宿舍了,现在两栋学生楼里,几乎就没有一间不抢厕所的。



       辅导员过来看了一下,自己的学生全成了软脚虾,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明明说过了不能吃不能吃,这些家伙没一个听话的。



       不过辅导员也不想想自己,第一次看到红烧肉的时候,还不是一个样,他住的宿舍到不用怎么抢厕所,一共就俩人,依旧是拉的大昏地暗的。



       原本想开个班会什么的,现在也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