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2章 警惕

作品:《 莽穿岁月

       很快,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围了过来,大家围着电动车品头论足的。



       几辆电动车自然是大狗子从后世带来的,现在哪有生产这玩意的,无论是技术还是设备,都不可能造的出来,外型是没问题,但是里面的电池就难了,除了电池之外,还有LED灯,这东西在大狗子的计划之中,随手就能赚到的钱,大狗子哪里有不赚的道理。



       “小卓啊,这车子得多少钱?”



       有一位大爷挺眼热的。



       大狗子笑道:“这可是我们实验室的东西,还没有量产,我先拿出来用用”。



       这话大狗子说的挺明白了,这东西现在没的卖。



       不过这位大爷也是个没眼色的,张口又问道:“到底多少钱?要是合适的话我们家也买一辆”。



       大爷觉得这车子也没什么,还能贵的过摩托车?摩托车咱买不起,这东西可以考虑一下嘛。



       大狗子笑了:“叔,这东西真没的卖,实验室的东西价格太高了,论研发成本在一起,就不好说了,您啊等着这东西上市再说吧”。



       这下大爷终于听明白了,不过依旧是撇了一下嘴。



       晏爸听明白了女婿的弦外之音,哦,准女婿!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只不过现在人太多了,他也不好说一些话。



       大家围着看车,也就是看热闹,那就有的看了。



       一直看到了天黑,大家还不肯散去,一个个的一步三回头,望着三台漂亮的电动车,都迈不开腿了。



       大狗子自然要在晏家混饭的,虽然晏家的饭远不如他家的好吃,但是晏家的姑娘长在了大狗子的心尖尖上啊,所以这饭大狗子是越吃越香。



       现在晏家也习惯了,每次大狗子一来,都得做七人份的饭,三人份都是给大狗子一个人造的。



       “小卓,在家里吃晚饭吧”晏妈从楼上冲着大狗子卓兴喊了一句。



       “好的,阿姨”大狗子喜滋滋。



       晏铃铃看到大狗熊的模样,不由撇了一下嘴。



       晏铃铃很喜欢电动车,不过她不喜欢大狗子,大狗子越是追的急,她心中就越是反感,觉得新时代的女性就要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和大狗子这种庸俗的人划清界线。



       现在晏家的餐桌上食物可丰盛了,晏妈也因为大狗子的到来,炖了一只鸡,炒了几个小荤,像是什么青椒肉丝啊,溜猪肝啊之类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大狗子不停的输出肉菜,别说晏家这四口子了,整个小学校区内人脸上的菜色都少了很多。



       “喔,今天晚上的菜可真够丰盛的”。



       进屋,看到桌上的菜,大狗子直接赞了一句。



       晏阳阳听了看了一眼姐夫,说道:“姐夫,你就别拍马屁了,我们家再丰盛,还能比的过你家里?”



       “不一样嘛,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家常菜和厨子做出来的感觉不一样,一个是酒店味,一个是家的味道,算了,跟你也说不明白”大狗子一边说,一边瞅着晏铃铃傻乐。



       晏铃铃狠狠的剜了大狗熊一眼,嘀咕了一声:马屁精!



       晏妈听了心中准女婿的话,眼睛都快笑没了:“喜欢就多吃一点”。



       “阿姨,我哪次客气过”说完,转头冲着晏阳阳说道:“快点,吃饭了”。



       晏阳阳这个丫头这段时间在大狗子家混熟了,嘴也养刁了,自家的饭菜吃起来不是那么合她的胃口了,每一次吃饭的时候都有点拖拖拉拉的。



       听到姐夫的话,晏阳阳说道:“好的,姐夫”。



       晏铃铃听了眉头一皱:“胡说什么”。



       晏阳阳才不怕姐姐,张口道:“我说姐夫,又没有说什么姐夫,姨姐夫,表姐夫不都是姐夫么?”



       晏铃铃被妹妹堵的都快气翻白眼了。



       大狗子在旁边看的乐呵不已:这些日子花的钱没有白花,小姨子给力!



       “好了,别闹了,吃饭吧”晏爸有点受不了这俩个一见面就开始磨牙的闺女,立刻央着大家坐下来吃饭。



       大狗子多有眼色啊,立刻过去帮着晏妈盛饭,端饭,好家伙表现的跟个伙计似的。



       五人围着桌子开始吃饭,吃了没有一会儿,便听到晏阳阳说起了打官司的事。



       这可把晏爸晏妈给吓到了。



       “小卓,没事吧?”晏妈关切的问道。



       卓大狗子笑道:“没事,就是RB人想占我的便宜,他们那点小花招我早就想到了,不就是打官司嘛,那就打呗,不光是国内打,我还要去梅丽坚跟他们打呢”。



       晏爸想了一下说道:“做生意嘛,和气生财,能不打官司还是尽量不要打,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啊”。



       “嗯,我知道了,叔叔,这官司咱们能不打就不打”。



       这话完全就是忽悠准老丈人了,什么叫能不打就不打,要是不打的话,那小日子过的不错的家伙们不是蹬鼻子上脸。



       再说了,就算是大狗子想不打也不成,他现在手中握着的东西,就是小日子过的不错的家伙们,科技路上的拦路虎,不把这事情解决了,这些人怎么可能乐意。



       科技这东西也不是一条路,但是无论什么技术总归有个成本,现在成本最低,实现最容易的道上,大狗子蹲在那儿了,你说不打怎么办?



       别说这条路了,别的路大狗子也搬了凳子点了座了,你绕不开大狗子的联旗商会。



       现在这官司是小日子不错想打,大狗子也想打,所以这官司一定会打的,小日子不错之所以到国内来,就是觉得卓大狗子好欺负,真的要去鹰酱那边打,小日子可不敢造次。



       就算是后世鹰酱围堵某为的时候都没有敢宣布某为的专利失效,现在就更不可能了,因为这玩意是鹰酱统领世界,采人补已的基石。



       就在大狗子吃饭美滋滋,边吃边看美人的时候,石城第一招待所内,一帮西装革覆的家伙们也凑在一起。



       “高田,情况了解的怎么样了?”



       一个五十来岁的地中海式中年人发话了。



       “具体的情况不了解,但是厂区很大,而且技术也先进,不过我没有看过他们的核心工厂,不好下判断”。



       被问的是个四十多岁,胖胖的家伙。



       “核心工厂?”



       “对,核心工厂,西梭制机有雷池工场,鸿钧化学有浮光工厂,盘古精机的火工厂。这些核心工厂有一半的人员是从米国回来的,人员口风很紧,根本问不出什么来,多问他们非常警惕……”。



       “那是自然的,听说这边的肖想去参观这些工厂都被拒绝”旁边一位精瘦的家伙接口说道。



       “依你看,他们的水平到什么程度了,听说他们的光刻机已经安装了,能不能收买一些人,进去拍个照片什么的?”



       中年人期盼说道。



       “短时间内很难,进入这些工厂要经过几道检查,听工人们说,这些工厂的要求就是一粒灰尘也不能带入工厂,别说是照像设备了。就算是普通工厂,他们的守则也是规定了保密条款,这么说吧,在种花家我还没有遇到过保密这么严格的企业”。



       “不过,我也不是没有收获,我买到了这个东西”。



       说着,这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铁块子。



       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钻头!



       一条用旧的钻头,很明显这些钻头被使用过好多次了,已经到了几乎不能再用的地步。



       中年人接过了钻头,拿在手上仔细看了起来,钻头上面有厂标,半个中国通的这位一眼便认出了上面的字。



       玄门,字第:7934-65835。



       “这是他们自己生产的?钢材也是?”中年人皱起了眉头。



       对于小日子不错的企业来讲,出口这些专业的钻头也是一门生意,小日子企业早就相中了种花家的市场,他们产品比德国的便宜,但是又比种花家生产的质量好,现在种花家高档的钻头几乎大半来自于进口小日子家的。



       现在突然间种花家跳出来个工厂,居然自己能造这种高档钻头了,你说小日子要不要着急?



       “具体情况不明,不过以荣仓先生的判断,极有可能是他们自制的,性能如何还要送回国内去检测”。



       “以荣仓先生现在的判断这种钻头水平如何?”



       “至少与我国的产品不相上下”



       这话一出来,屋内的几人全都郑重了起来。



       ………………



       而就在这个时候,西梭制机的一个车间,空气也如这里一般肃静。



       所有的工人都被集中在了一起。



       主管的手中正拿着领料册,一一核对,少了一条钻头,那就意味着车间就会有一个机器少个钻头。



       这在西梭制机的工厂那是大事件,每天多少东西,消耗多少,就连铁屑那都是要过秤的,别说是一条钻头了,就算是料对不上少了几两重,那也是大事。



       “7934-65835,李正明,这料是你领的吧?”



       很好查!



       每一根钻头上的编号在出库的时候,就已经做了登记,这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从库管,到领料的车间主管,就得有四个人的签字,到了车间操作员的手中,还得有两道签字的手续,哪里出了问题,很快便查到了。



       不说领钻头,就算是生产这根钻头,上面的编号也详细说明了制造的信息。



       物勒工名!



       这种秦朝的制度在联旗下所有的工厂,在大狗子的厂子里又恢复了。



       李正明不敢抬头看自己的主管,这钻头的确是他领的,至于到了哪里,他还就真不知道了,今天也是他一时大意,钻头坏了他便随手把钻头扔在了操作台的托盘内。



       回来转了一圈托盘便被收废料的人给取走了。



       他也没有太在意这事,把自己随手的事儿给忘了,不过到了交接班的时候,接替他的工人一检查,发现少了一根钻头。



       这下交接的工作便无法完成了。



       李正明也不敢说让接班的同事遮掩这事,再说了就算是说了人家也不能同意啊。



       于是便有了现在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