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3章 又一刀

作品:《 莽穿岁月

       “我随手扔在了废料盘里了,可能被收废料的给收走了”李正明说道。



       “你确定?”主管问道。



       李正明点了点头:“我确定!”



       主管道:“你们所有人都不要下班了,去废料库里找,找到了还好,找不到……还有问一下废料组,今天是谁排我们车间的班”。



       一个车间二十来个人也没有别的话,找呗!



       于是在主管的带领下,大家进了废料库。



       废料库可不小,四百多个平方的库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废料铁屑,在这里面想找到一个钻头,比大海捞针要稍容易一些。



       很快,废料班的主管到了,两个主管一碰头,今天谁值的班,谁收李正明的废料,便落实了。



       不过,这位已经下班了。



       下班了没关系,通知人把他叫回来就是了。



       但这人回来之后一口咬定,自己没有看到。

m.quanzhifashi.com

       这下便麻烦了。



       废料班,加上车间的操作员,三十号人开始翻废料,翻了整整一夜,那颗钻头也不见踪影。



       不过到了早上八点钟的时候,一个消息让众人把目光重新聚到了收料员的身上。



       因为有人知道收料员拿了个东西出了厂子,听说是准备用这东西打菜刀。



       大家以为菜刀一个小钻头哪里够啊,其实这是一个误区,以前手工的菜条,只有刀刃口那一条是好钢,剩下的都是铸铁这类的材料。



       要不然怎么有一句话叫好钢用在刀刃上呢。



       收料员自然是死不承认的,于是保卫科的人介入了。



       大狗子这边保卫科可不是一般工厂的保卫科,里面是有专业人员的,一刻钟不到,收料员便把这事的经过说了。



       钻头没有追回来,因为这位收料员已经把钻头给卖了,卖了多少钱呢?十块钱!



       现在十块钱不算小钱了,不是小日子没钱,而是怕给高了,收料员怀疑。



       这事按理说也巧了,两下怎么就这么碰到了,小日子的人一看,这人手中是钻头啊,于是便问了起来。



       结果出来了,那事情就好办了。



       领料员直接开除。



       原因不是钻头,而是这人说谎,在联旗,说谎的处罚很严重。



       李正明这边则是扣了三个月的激效,李正明的班组每人也领了处罚,包括车间的负责人。



       搁以前这不算什么,但是现在领料员刚分了房子,家里搬进来还不到两周呢,就要离开了,他哪里接受的了。



       不过领料员现在并不是没有退路了,还可以回原单位,只是顶着个开除的名声,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再说了,回去之后做什么?



       现在住着明亮的大房子,回去之后一家人继续挤窝棚平房?



       由宿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啊。



       决定一出来,其实领料员便早已经想到了,但是真的落到自己的头上,还是接受不了。



       也没有人敢给他讲情,因为大狗子定下了规矩,谁犯错谁担责,谁讲情谁同责,也就是滚蛋。



       大狗子极不喜欢别人把原来单位的习惯带到联旗来,他也不会容忍,拖沓的作风在联旗生根发芽。



       你想把不好的作风带过来,那大狗子只有请你滚蛋,因为那种作风配不上大狗子给的待遇。



       这种事情跟本到不了大狗子跟前,开除个人还要卓大狗子操心,他一人分成七瓣也够用的,甚至连卢世安这里都到不了。



       车间主管和厂子的主管一商量,按着规章办就行了。



       受罚的人也可以申诉,联旗总部有也部门管,为的是防止主管一级乱来,不过这位的申诉明显就不可能过。



       很快,布告栏贴出了处罚办法,限三日之内搬离宿舍,到了日子不搬,那么工厂保卫处会提供帮助。



       大狗子可不怕老赖,还有人赖的过他去?



       不光是西梭制机,还有附近的厂子很快都得到了消息,所有人心中都警惕了起来,以前没有住上大房子,没有享受过物券的特权,大家还会惦记着原来厂子的好,但是现在,谁还想离开厂子?



       现在的联旗就是来了不想走!



       大多数人拼了命往上一级跳,就是因为待遇问题,你只要有技术,有能力,那就有大房子,不需要你溜须拍马,不需要你点头哈腰跟个孙子似的伺候厂里的领导,你就能住上大房子,享受好待遇。



       这事只是小事,大多数人并不关心这两人,他们现在只想着自己的车间什么时候才能投产,因为投产的车间有奖金,一个月奖金几乎有半个月工资高了,谁不想多拿钱,就算是钱买不到什么东西,但是券呢?



       商店里可有电视机,收音机卖了,不多挣几个怎么买?



       …………………………



       刚刚落成的联旗临时总部办公室的大会议堂。



       卓大狗子望着空荡荡的地方,再回头看了一眼台上写着微胜半导体秋季招标会的横幅,突然间有一种被讽刺了的感觉。



       大狗子身后的一群人,全都低头望着自己的皮鞋尖,不敢发出一点动响,生怕自家的老板把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



       有了归国派的加入,并且一天天的增加,微胜半导体的第一拨准备发力了,大狗子这边想要在八二年时候,推出第一台家庭电脑。主要是想占据软件市场,没办法后世这玩意给种花家带来的感观实在是太差了。



       连大狗子这种没文化的都听的起老茧子了,你说他能不折腾么。



       对标后世捌伍年INTEL推出的386,16mhz主频,集中275000个晶体管,1.5微米技术。



       当然,大狗子这边可不会照着INTEL来,这台被命名为奔腾一代的电脑,将会有正儿八经的鼠标,后世标准版的键盘,操作系统将是仙桃可视化显示的1.0,标配一台14英寸彩色显示器。



       软件方面有WPS文字处理系统,仙桃公司的图形处理软件,也就是后世的photoshop。



       为的就是要一炮而红。



       像是仙桃软件的产品,很多都是后世开发的,包括仙桃系统,第一版,第二版都是由后世二狗子卓盛在后世的公司开发。



       原因就是省事,省钱。



       除了系统之外,还有初版的photoshop和autoCAD。



       放在后世,一是因为后世的码农便宜,二是现在的国内条件限制。



       而且仙桃操作系统是基于精简指令集,而不是INTEL的复杂指令集。



       不是大狗子不想走顺当路,而是特么的intel太贼了,人家有专利。



       把命运寄托在梅丽坚人手上,大狗子哪有这么大的狗胆,人家说不许用,他难不成到时候人家限制他,他再回头拾起来?那不是耽误功夫么。



       宁可此时费点事,也不能把自己的命运扔鹰酱手上。



       至于精简指令集,大狗子哪里还会允许帕特逊教授染指,这个时代,荣誉属于大狗子造星运动中的夏立民。



       这是大狗子的雄心壮志,也是刮钱利器。



       至于以后,这些东西都不是联旗的核心产业。



       大狗子心中计划带着大家起飞,谁知道第一次运了真气,就被人家拿小针给戳破了。



       很多电子原件,国内都可以生产了,像是主版之类的,大狗子并不准备自产,甚至连显示器这一块他都不准备一直搞。



       现在情况是他想分肉,发现周围连条狼都没有,狼没有来几条狗也行啊,可惜,狗也不见踪影。



       整个会场,原本邀请了几十家厂子的领导,现在连一家都没有来。



       你说大狗子尴尬不尴尬?



       这样的情况让大狗子45%角仰头望天,心中呐喊:这是为什么啊!



       一言不发的板着一张狗脸回到了自己家。



       大狗子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对着李传锋问道:“为什么?”



       李传锋想了一下,组织好了语言:“您的要求太高,他们的压力太大,所以大厂不乐意接您的单子”。



       李传锋是没好说,现在大厂都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国家给指标,他们生产,完成件务之后便拿钱,几乎就没有生存压力。



       多干一份活,也拿不到多少钱,人家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大狗子长叹了一口气,真的想一下子就到九十年代初,改革大潮真正席卷种花大地的时候,自己一挂牌子,无数厂家伸着脑袋等自己临幸。



       展望了一下以后欢乐时光,不过也仅只能展望,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算了!”



       大狗子不知道多无语。



       大狗子这边无语,一些人就在背后偷着乐了。



       ………………



       石城一家电子厂办公室。



       “他以为他卓兴是什么人?自己一声令下,咱们就得乖乖的上赶着去?让他卓兴知道,咱们也是有脾气的……”。



       一个马屁精躬身哈腰的冲着自己的厂长说道。



       这话说到了厂长的心坎里。



       “这话在这里说说就行了,不要出去说,影响不好,人家以为咱们这边拉帮结派,一起欺负人家香江投资商呢”。



       厂长笑眯眯的训了一声自己的狗腿子。



       “那是,咱不是那种不知道大局的人,只不过一想起这事我就是开心,瞧他们那些人的样子,一个个看别人都用鼻孔,我就不相信了,他们还能翻出花来了,有种他姓卓的就什么都搞,那才是真本事呢”。



       马屁精自然明白,自家厂长这心里跟抹了蜜似的,厂里被抽了十来个技术员,虽然技术员厂里多的是,也不缺这十来个,但是一个个去了新厂子,又分房子又涨工资的,也太么的招摇了。



       现在算是给那姓卓的一点教训,让他知道这石城可不是他姓卓的可以说了算的。



       什么东西!



       “您说,姓卓的能撑几天?到时候求上门来咱们怎么办?”马屁精这一下可拍到了厂长心坎里。



       “这……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这样反应的厂长有一些,还有一些厂长想去接下联旗的生意,不过现在手上的活太多了,关健是很多职工的意见很大。



       就算是这些人想去,也要掂量一下。



       肖伯胜听了这事也骂娘,一帮人平常的时候嚷着厂子的负担重,养的人多,现在赚钱的生意摆在眼前,没一个去接下来的,这时候都喊着厂子的生产任务重,实在是没有人手了。



       不过肖伯胜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人家卓兴不着急,他跳出去强按牛头喝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