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8章 心系大狗熊

作品:《 莽穿岁月

       早上,王贵石开着车子来到了小学,准备接晏铃铃上班。



       晏铃铃起的很早,并且早就在等着王贵石了,听到了车子响便知道是王贵石来了,于是噔噔噔的跑下了楼。



       “晏姐!”王贵石很恭敬的帮着晏铃铃打开了门。



       一声晏姐叫的晏铃铃极为不适应,张口说道:“王大哥,您比我还大呢,别叫我晏姐,叫我的名字好了”。



       这可就难为王贵石了,叫晏铃铃?王贵石觉得不尊长,叫晏小姐吧自家的老板又不喜欢,甚至老板不喜欢人家叫他老板,叫夫人现在也不行,想来想去还是叫晏姐,这样大家的距离不远也不近。



       这称呼可不是王贵石想出来的,更不是徐卫兵和孙小周想出来的,三人的脑子全长在开车上了,哪有这门道,这称呼还是他仨问的卢世安,人家卢秘书想出来的。



       “好的晏姐”王贵石随口答应了一声,但是该怎么叫还是怎么叫。



       上了车子,王贵石开到了门口。



       “大狗……”。



       一时间,晏铃铃不知道如何称呼卓兴了,叫大狗熊很显然不好,叫卓兴,直呼姓名也不好,于是晏铃铃有点卡壳了。



       “您想问卓总执的事?”王贵石说道。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晏铃铃道:“他醒了么?”



       “估计还没有,昨天总执的灯亮到了很晚,估计是处理公司的事情睡晚了”王贵石说道。



       如果是别人问,王贵石是不会说一个字的,但是晏铃铃是别人么,这可是卓总执的夫人,夫人问王贵石自然会说。



       “工作这么晚?”晏铃铃有点好奇。



       这个时候的女人,只要是认准了一个人,这么说吧,最少大半颗心都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不会讲什么你要对我多好之类的,没有以后女性那么自我,也没有以后女性那么独立。



       喜欢一个人或者准备和一个男人过日子,没这么多弯弯绕,更没有说什么彩礼不彩礼的,现在大家生活条件都不高,别说要几十万,要五百的彩礼,那也不是绝大多数普通家庭承受的了的。



       “有的时候是这样,这么大一摊子,很多事情都要总执拿主意”王贵石说道。



       “现在还早,我能去看看么?”晏铃铃问道。



       王贵石道:“这有什么不能的,我带您过去,正好现在估计还能赶上早饭,阳阳姑娘最喜欢赵四海师傅做的水晶包了”。



       既然晏铃铃要去,王贵石出了校门便转向了卓大狗子的住所方向。



       晏铃铃对于卓大狗子住的地方也挺好奇的,以前常听妹妹说有多漂亮,但她自己却没有来过一次,现在心里接受了大狗熊,便想去看看自己以后要住的地方。



       这时代路上还没什么车,通往大狗子住所的路几乎很大一部分都是泥路,以前路很窄现在简单的拓宽了一下,不过依旧是泥路,只是压的很实罢了。



       小车甩起来跑,很快便看到了山脚下的一栋二层小厢楼。入眼最显眼的还是一条长长的围墙。



       “这么大的围墙,真的把小山包给包了进去?”晏铃铃心中有点咋舌。



       王贵石道:“房子还没有建好,现在总执住的是临时的住所,等建好了您就可以看到,特别漂亮,不过整体建好估计得要个两三年的时间”。



       “这么久?”晏铃铃想不出来,一个人住的房子要建两三年是个什么概念。



       “已经算快的了,不光是有住的地方,很多地方还要摆上卓总执买的古董,几个古建的施工队在忙,要是一个那估计得要个四五年的时间,除了卓总执的,还有卓二总执的……”。



       王贵石介绍了起来。



       “卓二总执常来么?”



       “那到不是,到现在我才见过一次,不过卓二总执不怎么爱说话,也没有讲过几句”王贵石说道。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大门口。



       晏铃铃还没有下车,便看到一辆自己熟的不能再熟的吉普车,还有三个讨厌的身影。



       “他们来做什么?”



       晏铃铃觉得这仨人不会是过来找卓大狗熊麻烦的吧。



       王贵石停稳了车子笑道:“这是卓总执昨天刚认的三个侄子”。



       “……”晏铃铃有点傻眼了。



       一时间脑子有点抽抽,实在是转不过来这个弯,昨儿大家还打架,今天就弄了三个大侄子,这变化是个人都有点懵圈。



       车子停稳当了,王贵石下车拉开了车门,请晏铃铃出来。



       车子过来,自然吸引了李春阳等人的注意,其实他们仨也不想过来,但是他们的老子硬逼着他们过来,不过来打断他们仨的腿,于是仨人便老实过来了。



       昨晚他们仨都被自家的老子逮住了一顿收拾,这才明白卓兴可不仅仅是他们想的那样仅是一个香江商人那么简单,别说他们得罪不起,就算是肖伯胜也得让上几分,谁叫人家姓卓的现在是个标竿了呢。



       打,打不过,收拾?人家收拾他们仨还差不多,于是仨小子老实了。



       见到晏铃铃下了车,李春阳、陶晓凡和丁永刚三个家伙,立刻站直了,张口便叫了一声:“婶子,早上好!”



       这下把晏铃铃弄的更懵了。



       “早上好”。



       晏铃铃觉得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尴尬。



       李春阳等人现在觉得婶子叫的顺口,别看这仨家伙,见风使航空舵的本事那可是相当顺溜,打不过也搞不过,并且卓大官人还有势,于是仨人老实了,再听自己父亲在出门的时候对自己的嘱咐,觉得做卓大狗子的侄子也不错,至少问叔弄俩钱花花不成问题吧。



       于是这一声婶叫的是相当自觉。



       “叔还没有醒,婶子您这么早就过来了?”



       李春阳舔着脸说道。



       第一声婶子叫的还不是那么丝滑,但第二声叫的那就是相当润泽了,如同嗓子眼里滚出来似的。



       “我去看看”。



       晏铃铃逃似的进了屋。



       知道卓兴住在楼上,所有晏铃铃看到楼梯便直接上了楼。



       这时候卓大狗子已经起来了,正在卫生间里冲凉。



       晏铃铃轻轻敲了两下门,发现卧室的门没有锁,于是便走了进去,一进门便听到大狗子如同杀猪一样的歌声,不由会心一笑。



       当看到大狗子的床如同狗窝似的,东西和衣服乱放,晏铃铃便着手开始收拾了起来。



       先把被子叠好,整齐的放到了床尾,然后把衣服一件件的拿起来,叠的四四方方的摆在一起。



       大狗子这边冲完澡,简单的擦了擦身体,裹着一条白浴巾便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还扭着。



       “你怎么来了?”



       大狗子看到晏铃铃有点奇怪:“你不是该上班去了么?”



       晏铃铃一回头,瞬间满脸通红扭过了脸去,不再敢看大狗熊一眼,因为现在大狗熊精赤着上身,腰间只围了一条大毛巾,晏铃铃哪里见过这架式,不光是脸红,顿时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扑通扑通如同小鹿般乱撞。



       大狗子此刻来到了晏铃铃的身边,伸出熊臂把晏铃铃搂在怀中。



       这下晏铃铃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冒火,然后变得软弱无力,自己都觉得脸上像是火烧一般。



       “是不是想我了?”大狗子笑眯眯的把心上人揽入怀中,一双大手可就不老实了。



       当大狗子的贼手抓上了一边臀的时候,晏铃铃一下惊醒了,立刻推开了大狗熊,如同小鹿一般跳到了一边。



       “别……别这样”晏铃铃不胜娇羞。



       “那咋样?”大狗子嘿嘿笑着,不是不像好人,而是就不是啥好人。



       见大狗子又要欺上来,晏铃铃立刻来到了门口:“你要是再这样,我要走了”。



       “好了,不走,不走”。



       大狗子对别的女人可没那么好耐性,以前掏出票子问合不合适,人家不出声他就加钱,要不加到姑娘满意,要不就加到他自己觉得不值这个价,现在对上了晏铃铃大狗子人生第一次生出了别样的乐趣。



       “你去穿衣服,我把你的衣服叠好就要去上班了”晏铃铃小声的说道,声音小的如同耗子一样,要不是大狗子耳朵尖,根本就听不清。



       “好,好!”



       大狗子怕姑娘害羞,也明白这时代的姑娘不比以后,以后像这样的场景,都是女人往大狗子身上爬的,这时代,或者说晏铃铃目前做不出来这事。



       既然接受了大狗熊,那么晏铃铃的一颗心也就系在了大狗熊的身上,见大狗熊答应了自己,她反而是说道:“等……等我们结了婚……可好?”



       话没说完,脸又红了一层。



       看着心爱的姑娘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润,大狗子心中开心的不得了,连连点头:“好,好,那咱们明天,不!今天就把证给办了”。



       这下又让晏铃铃脸发烧了,嘟囔着:“我还没到年龄”。



       “什么年龄不年龄的,多耽误功夫,这么磨叽别说孙子了,连儿子都耽误了……”大狗子胡言乱语。



       晏铃铃有点吃不消了,羞涩的嗔道:“你要再这样,我要走了”。



       “别走啊,行了,你忙吧,我去换衣服”卓大狗子哈哈笑道。



       就这样,晏铃铃叠衣服,帮着大狗子整理房间,大狗子则是进了衣帽间,换起了衣服。



       等大狗子换好了衣服便拉着晏铃铃下了楼。



       厨子这时候已经把早餐摆上了桌,今儿早上家里的人不多,除了卓大狗子和晏铃铃,就剩下仨白蹭饭的新侄子。



       李春阳等人一见晏铃铃满脸通红的从楼上下来,便觉得这婶子已经坐实了,内心嘿嘿贼笑,但不敢表露出来。



       仨人已经了解了,自己这位新叔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打人?太正常了。



       不过仨人很快便忘了这破事,专心对付起了早餐,他们虽然挨不了饿,但家里的饭菜哪里能比的上大狗子这里的厨子,更别说人家厨子不光有手艺,还有材料了。



       一桌子淮扬小吃,配上粤式的点心,别说吃了,光看都让人流口水。



       晏铃铃也很喜欢,不过她是个演员,所以吃的并不多,也吃的慢条斯理的,一虾饺分成几口,哪里像桌上的男人们,一口一个,吸溜汤都跟抽水泵似的呼噜呼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