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章 七颗柠檬

作品:《 偏执深情

       李成功自然不肯作答,好在陆焰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深究,李成功倒是松了口气。



       这几张照片出自班里几位调皮捣蛋的学生,那几个学生算是附中以前的小霸王,自从陆焰转学至此,几番挑衅不成,反而被修理的惨兮兮,结下了梁子。



       几个人逃课出去浪时,恰巧瞧见这一幕,当即就拍下来,发给了李成功。



       他们知道这位班主任兼教导处主任,在学校是出了名的严苛,尤其厌恶早恋。



       果不其然,照片发完后,当即就被叫到了办公室询问详细情况。



       当然,李成功还是持怀疑态度的,倒不是说他对陆焰信任值多高,而是以他对陆焰的印象,这小子目中无人又嚣张,似乎对什么东西都兴趣缺缺。



       等他离开办公室,隔壁桌的王先锋放下签字笔,看向李成功,笑着调侃:“老李,你这学生很是嚣张啊,难为你这一点就爆的脾气,竟然不生气?”



       李成功的暴脾气在附中是出了名的,对待学生也从不心慈手软,他带过的学生都很怕他。不过他这人脾气爆的同时,极为护短,对待优质的苗子,呕心沥血,精心培养,一直是附中的王牌教师。



       近几年升职,做了教导处主任,威严更甚,因为学校事务繁忙,倒是不怎么代课了,基本只带带毕业班。



       听同事揶揄自己,李成功叹息:“跟他生气,最后被气到的只有我自己。”



       他揉了揉眉心。

m.quanzhifashi.com

       王先锋了然,点头微笑:“也是,这么一棵好苗子,如果在我手上,我也会捧在手心里。今年q大自主招生,我瞧着他是十拿九稳,你们班的贺星程也不错,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言语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艳羡。



       说到这个,李成功很是自豪,严肃的脸上难得扯了抹笑意,故作谦虚地打哈哈,“哪里哪里,全是教人不省心的,令人头疼得紧。”



       两人你来我往地说道着,付瑶在一旁默默整理资料书,手上的动作却不自禁放慢,心里头全都在回想刚才陆焰提及那个女孩子的情景。



       他说……那个女孩子是他的家教。



       可上回在网球场,他搂着那个女孩子,明明吻得那么煽情。



       付瑶心里越来越迷糊。



       数学资料书整理完毕,李成功示意付瑶先将这些资料书抱回教室,办公室门合上时,李成功仰躺在藤椅上,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再次点开相册。



       起初的注意力一直在陆焰身上,没太在意那个女孩子,冷静下来想想,李成功觉得那个女孩子瞧上去莫名的眼熟。



       似乎见过。



       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李成功翻开相册,只是……



       照片为什么不见了?



       ……



       下午,校领导并几个外校的校长前来考察,李成功早几日就接到了通知,特意准备了公开课。



       多媒体授课中,播放着精心准备的课件。



       李成功脑子灵活,经验丰富,讲课生动,几位领导显然很满意。



       课程进行到一半,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小段视频,像是被投屏。



       班里设有无线网络,但是通常是不开放的,加密也做的不错,没想到竟然会被投屏。



       小视频里是一对纠缠的男女,画面香艳火辣,暧昧声声。



       方才安静的现场,抽气声一片,甚至有男生吹了声口哨,女生们明显被吓到了,一个个羞得红了脸,低下头不敢抬头看讲台。



       “是谁?”



       李成功脸上火辣辣,因为生气,变成了猪肝色。



       他想去关视频,关了几次都没成功,讲台下方隐隐有细小的笑声,后排的领导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因为领导在,不便发作,李成功尽量按捺住火气,扫视着下方。



       视频关不住,李成功只好拔掉了电源。



       暧昧声总算停歇。



       不过。



       很快从倒数第二排角落的位置,传来了□□声声。



       所有人都扭头往角落望去。



       杜风行也被吓到了。



       z大附中尽管并不禁止学生携带手机,不过,上课期间玩手机,尤其栽在老班手上,后果往往很惨。



       这学期,杜风行已经被没收了三部手机了,他虽然平日里不学好,打架逃课睡觉一条龙,可今天这个特殊时期,刚被老班耳提面命地教导过,决不能出岔子。



       杜风行也没想到,他在手机里加密过的小视频,为什么会被功放出来。



       手机里的浪荡声音越演越烈,李成功的脸色也越来越吓人。



       杜风行结结巴巴地反驳:“不不不不是我。”



       “闭嘴。”



       李成功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还不关掉。”



       杜风行点头如蒜,只是,关了几次,手机像是中了病毒一般,完全没办法关闭。



       杜风行急得满头大汗。



       不良学生就是这么点苦楚,“坏事”做的太多,以至于眼下百口莫辩。



       校长面上挂不住,率先站起身子,先是跟几位同僚低声道歉,然后才看向李成功。



       目光如炬,教人不敢逼视。



       李成功觉得自己颜面尽失。



       下了课,杜风行就被揪进了办公室。



       班里很热闹,都在讨论课堂上的小插曲。



       付瑶悄悄瞥了一眼陆焰,少年趴在书桌上,耳朵里塞着耳机,眼眸微敛,像是对什么都充耳不闻,漠不关心。



       前排的周静扭头,小声对付瑶说:“一直以为杜风行是个痞帅的校霸,没想到他这么猥琐。这样的人以前竟然是咱们附中的老大,你能信?”



       付瑶合起书,没作答。



       没过一会儿,身边的少年扯下耳机。



       付瑶扭头看他。



       他像是刚睡醒,双眼朦胧,额前的碎发翘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慵懒又散漫,在付瑶看来,像是一只刚进行过一场阳光浴的猫。



       “起开。”



       少年的声线偏沙哑,明明不含温度的声音,停留在耳膜里,像是透过耳膜,直直传达至内心。



       付瑶心尖儿微颤,怔怔凝视着他,没留意他说什么。



       陆焰黑眸微眯,直勾勾注视着她,声音依旧平淡无波,却隐隐降了几度,“让让。”



       付瑶恍然回神,立即往前挪了挪凳子。



       少年松了松领口,z大附中的制服,配套一条领带。



       他是受不了拘束的,白皙修长的手指勾住领带,扯了下来,随手丢在书桌上。



       动作很潇洒,透着几分致命的性感。



       付瑶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红。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教室里,付瑶长长吐出一口气。



       一回头,就见周静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



       “瑶瑶,陆大佬一向这么冷酷的吗?老实说,大家都在传他喜欢34d的美女,我瞧着他的心思压根儿都不在女生那里,每天不是逃课就是睡觉,若不是那张脸和嚣张的气势,我几乎以为他是个死忠宅。”



       付瑶:“……”



       周静笑嘻嘻,趴过来跟她耳语:“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这么冷,跟个冰块似的,冻死人了。还是班长好,温文尔雅,周全斯文,又受爱戴。”



       付瑶神情有些恍惚,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周静觉得好笑,忍不住又打趣了她几句,目光却是越过付瑶,直直望向跟付瑶一路相隔的贺星程,眼底的爱慕遮不住。



       不一会儿,贺星程也起身朝门口走去。



       距离上课还有三分钟,男卫生间里空落落。



       陆焰推门而出,贺星程倚靠在墙边直视着他。



       陆焰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神冷冷清清,越过他,径直走向洗手台。



       拧开水龙头,水流声哗哗作响。



       流水声中,贺星程淡淡开口:“数学课上,是你做的,对吧?”



       陆焰不理,慢条斯理地洗干净手,他有很严重的洁癖,做什么事情又极重仪式感,洗手坚持五遍原则。



       冰凉的水流穿过十指,贺星程见他动作不紧不慢,他上前一步,质问:“为什么这么做?”



       “嗯?”



       懒洋洋地勾起的尾音,格外勾人。



       “这堂课对老班很重要,而且校领导也在,你这样做……”



       他面无表情地打断他,漠不关心道:“那又怎样?”



       贺星程愣了下。



       陆焰终于关闭水龙头,侧首注视着他,嘴角勾了抹浅笑,“与我无关。”



       摸不着头脑的一句话,贺星程却听懂了。



       他说的“与我无关”并不是指这件事与他无关,而是他并不在乎这堂课对李成功是不是很重要。



       “是因为那张照片吗?你不想别人知道你跟那个女生的关系,对吧?”



       贺星程通过父亲,对陆焰多少有些了解,他这人最讨厌旁人挖他的**,那张照片想必是触及了他的神经,教他很是生气。



       贺星程原以为他会将始作俑者揍一顿,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来,不但骇入了李老师的手机,还在课堂上这么整蛊杜风行。



       贺星程实在没法子理解他的脑回路。



       陆焰莞尔,“那个女生?谁?”



       ……



       苏浅按下了电梯,她刚结束一场面试。



       学生苏浅是见过的,正是林悠扬的表妹钟篱。



       说起来,这份兼职源于学校大学生创业中心的一位学长,下午那会儿打电话给她,说是要有一份家教的工作,问她要不要接。



       给一初中生补习数学,每周三次课,课时费300,小区跟z大一路之隔,各种便利。



       苏浅盘算了时间,她每周给陆焰上课三天,定在一三五,偶尔周日也过去,二四六虽说另有其他兼职,但是挤一挤,这份兼职还是能排的过来。



       只考虑了几秒,苏浅便应了下来。



       她很需要钱,没心思顾忌其他,尽管钟篱的母亲看上去不好相与,诸多挑剔,钟篱跟林悠扬又是表兄妹的关系。



       那天闹得一出,苏浅犹然尴尬,排球课后,林悠扬主动过来问她,对那天的事情并不在意,并且说要替她介绍兼职。



       苏浅本以为这份兼职大概率跟林悠扬脱不了关系,可瞧见钟篱惊异的模样,像是毫不知情,苏浅反而放心了。



       谈拢后,一切算是尘埃落定。



       电梯停在22楼,苏浅进了电梯。



       按下数字,电梯门即将关闭时,苏浅听到男生低沉的声音:“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