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1章 二十一颗柠檬

作品:《 偏执深情

       苏浅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一时间愣住了。



       他的表情迷惑里带着些许认真,眼睛的颜色也很深,像是要直直望进人心里。



       苏浅只望了一眼,呼吸隐约急促起来,不自在地别过脸。



       刻意不去回忆那夜的事情,可这会儿面对他探究的眼神,脑海里仍是忍不住浮现出那夜的窘迫。



       那夜醒来时,她被吓到了。



       身边的少年呼吸很轻,双眼紧闭,睡得很熟。



       记忆停留在抱着西西的那一刻,此刻,西西却不在怀里,以至于两人之间的距离毫无隔阂。



       透过单薄的t恤,似乎能察觉到他的体温。



       明明是那么冷的人,偏偏温暖极了。



       总是在睡着时,才会褪去冷漠的外表,变得格外的柔软。



       她不敢出声,身体也僵直到不行,推了推他,一点一点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不曾想,他轻蹙了下眉头,反而收紧了手臂,抱得越发紧了。



       甚至,往她馨香的发间轻轻蹭了蹭,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别闹,乖一点,嗯?”



       带着睡意的声音,有种变了调的沙哑。



       她怔了怔,脸颊瞬间爆红。



       即便猜测到他很可能是对着西西在讲,可脸上还是不禁发烫。



       幸而,他这人睡得很死,她轻手轻脚地挣脱了束缚后,没脸面对这个局面,落荒而逃。



       周一的补课,她实在没脸去,索性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假。



       想到损失的课程费,心头都在滴血,然而比起这个,她更不愿意在没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去面对他。



       好在,他这个人对什么东西都兴趣缺缺,无关人士的事情更是漠不关心,也没问,倒是让苏浅暂时松了口气。



       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翻篇了。



       可现在……



       苏浅脸上的温度持续攀升,手指攥紧铁质栏杆,半晌,她逞强地反驳:“我没有。”



       陆焰定定地注视着她,乌黑的眼睛越发深沉。



       苏浅低垂眼眸,有点心虚,就见他收回长腿,单手按在栏杆上,靠近她。



       苏浅下意识往后靠了靠。



       余光扫了一眼,见他慢条斯理地拿出手机,像是在翻看照片。



       “是么?”



       在一张照片上稍作停顿,他翻转过手机屏幕,漫不经心地问她。



       苏浅瞄了一眼照片,真想原地找个地洞把自个儿埋了。



       照片里的女孩子小小一团,像只软脚虾米,蜷缩在他怀里。



       双手紧紧攥着人家的t恤,因为是特写,女孩子脸上的泪花尤为瞩目。



       “……变、变态!”



       她又羞又恼,低声说了句,就想要去夺过手机。



       陆焰抬手就将手机高高举起。



       身高差距,哪里能够得到。



       “喂,陆焰。”



       她踮起脚尖,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羞恼,脸上的酡红逐渐加深,“还给我!”



       对待别人时,从不心慈手软。



       可面对她,苏浅却毫无办法。



       不能打又打不过,偶尔跟他斗嘴,最后自己总是被噎死。



       更何况,这人做事情向来又不顾及准则,随心所欲得可怕。



       苏浅清晰地记得,那夜做了什么可怕的梦,不想被人窥探到心底最深的秘密,尤其是他,也不知道除了哭得丢脸以外,有没有不小心泄露了其他。



       可这会儿,没心思顾忌这个。



       苏浅心急如焚,一时间没留意脚下,一脚踩空,她禁不住惊呼一声,身体也在同时往后仰倒。



       手腕被人握在掌心,稍微施力。



       毫无防备地便撞进了他怀里。



       力道有些重,鼻尖撞在他胸口处,疼得厉害。



       苏浅的眼泪差点飙出来。



       “为什么哭?”



       陆焰捉住她纤细的手腕,低头直视着她,像是一定要得到个答案。



       “你放开我啊。”



       苏浅微微挣扎,挣扎不开,又要顾及到这是学校,她压低声音,羞恼地回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好奇。”他的语气跟他的人一样平静。



       往他脸上瞧去,过分好看的眼睛里,充满了迷惑。



       不像是关心,单纯就是好奇而已。



       也是,他怎么可能会关心别人?



       “……好奇什么?”



       “很奇怪。”



       他轻轻说,黑瞳定定望着她,像是陷入了迷雾中,“虽然我不喜欢你的假笑,但比起假笑,掉眼泪会让我不舒服。”



       ?



       苏浅闻言,震惊地盯着他。



       “你怎么这么麻烦,嗯?”陆焰苦恼地轻蹙眉头,因为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力道没控制好,重了些。



       苏浅的手腕好疼,没忍住,低呼了一声。



       听到她的声音,陆焰稍微清醒了些,松开了她的手腕,却没让她逃开。



       双手搭在她两侧,将她禁锢在狭小的空间,缓缓靠近。



       黑漆漆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隐隐浮现几抹意味不明的浮光。



       “苏浅。”他定定看着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我很讨厌麻烦。”



       “……”



       瞧他靠得越来越近,苏浅心惊肉跳地别过脸,禁不住低声警告:“喂,陆、陆焰,你别在这里乱来。”



       话音未落,觉着太过强势只会适得其反,他好像最讨厌别人忤逆他。



       苏浅思忖片刻,犹豫了几秒,拽着他t恤一角,轻轻摇了摇。



       他低头看她。



       眼前的女孩子咬着嘴唇,低眉顺眼的模样,温软可人。



       末了,她低低地添了句,像是软软的央求,“好不好?”



       他微微一怔,迷惑地望着她。



       正在这时,楼梯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坠落,顿时打破了暧昧的气氛。



       两人同时抬头,往楼上望去。



       付瑶抱着一沓卷纸,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泰半卷纸散落一地。



       “对、对不起。”触及到陆焰冷冷的眼神,付瑶忙道歉。



       苏浅瞧着眼前的小姑娘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听去了多少,她心头狂跳,原本就烫得不行的脸颊,越发滚烫。



       ……



       “就是她啊?”



       周静压低声音,扭头对付瑶说,“西分的风云人物苏浅?听说高考提前交卷了,就这样人也考上了z大,牛比啊。”



       这周调换了位置,付瑶跟周静同桌,陆焰则选择了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因为嫌吵,特意选了个话少的李嘉兴同桌。



       付瑶没听进去周静说什么,只是望着讲台上的苏浅。



       女孩子站在讲台中央,沉着冷静,有条不紊地分享着学习心得以及高考前的注意事项。跟刚才在楼梯间里对着陆焰撒娇的模样,截然不同。



       “我一远房表哥就在西分,听我表哥说,这个苏浅很受宠,我一直以为学霸的长相都很一言难尽,她很好看啊,尤其身材,瑶瑶,我柠檬了。”



       像是察觉到什么,自知失言,周静忙改口陪笑,“当然,她除了身材,还是瑶瑶你这种可爱又清纯的更受欢迎。”



       付瑶没在意,回头看了一眼陆焰。



       他还是跟往常一样,半趴在书桌上,神情恹恹,对周围充耳不闻,就像不认识讲台上的女孩子一样。



       付瑶很纳闷。



       悄悄地瞥了他一眼,付瑶愣住了。



       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勾了一根黑发,发丝很长,他悠哉悠哉地把玩着,缠绕着又松开,如此反复,乐此不彼。



       脑海里全是在楼梯间,女孩子软软的央求声:“陆焰,你别在这里乱来,好不好?”



       有些迷惑,却并不讨厌。



       发丝很柔韧,缠在指间,勒出了指痕。



       陆焰抬头望着苏浅。



       苏浅正在侃侃而谈,冷不防触到他直勾勾的眼神,她瞬间失声。



       一想到刚才她故作姿态的软绵声音,苏浅简直想把自己打死,起初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可没想到,竟然意外的好用。



       就是……丢脸了点。



       苏浅别过脸不去注意他,视线落在讲台下,赫然对上了贺星程的目光。



       贺星程的目光还是跟那日一样,沉沉的,苏浅很难不去在意那天他在医院说的话。



       说不在意是骗人的。



       陆焰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周身充满了迷雾,想要远离,却又按捺不住好奇的本性,想要去解密。



       苏浅不止一次告诫过自己,止于安全的位置,可依旧会好奇贺星程口中所说的“可怕的事情”究竟指的是什么。



       “李主任。”



       门外有人打断了苏浅的思绪,她往外头瞧去,认出了来人,正是z大附中的郑校长。



       郑校长跟李成功耳语几句,李成功眉头紧锁,很快又舒展,交待了苏浅几句,便跟着郑校长离开了。



       李成功一离开,班里顿时热闹起来。几个坐在后排的男生望着苏浅,嬉皮笑脸:“苏浅学姐,这就讲完了?”



       “苏学姐有没有男朋友?介不介意姐弟恋?”



       “滚滚滚,这里轮得到你说话,闪一边去。”



       靠近角落的一个男生,生的贼眉鼠眼,口无遮拦地甩出一句:“学姐,听说你刚才拿水桶罩了我行哥的脑袋,不怕被他盯上?”



       “得了吧,他自个儿还不是被人揍成了猪头……”



       男生声音低了下去。



       被揍了?



       被谁?



       苏浅听他们议论,下意识就往陆焰那边瞧去。



       午后阳光充足,透过几净的玻璃打在他身上,少年单手支颐搁在书桌上,正出神地望着窗外。



       室内不算温暖,他却只穿了件红白相间的短t,丝毫不畏惧犹带凉意的春风。



       苏浅一直觉得这种颜色特别挑人,可这人似乎适合所有颜色,红白t恤穿在他身上,在阳光的映衬下,格外好看。



       教室里的学生大都穿着制服,他的这身衣服明显跟周围格格不入,刚才在楼梯间,因为离得近,似乎还嗅到了淡淡沐浴露的清香,想来是刚洗过澡。



       联想到在办公室听到的一幕,眼下又有学生说那个欺负她的男生被人按在卫生间。



       苏浅心想:这人刚才不会去打架了吧?



       因为她?



       又瞧了他一眼,见他依旧出神地望着窗外,苏浅立刻打消了这个可笑的念头。



       也许想多了。



       他这人才懒得管闲事,尤其是她的。



       苏浅松了口气,想起李成功的嘱咐,她笑着说:“如果大家有不会的习题,可以来问我。”



       “我我我!学姐看到我!”



       最后排的男生摇摇手。



       苏浅下了讲台,朝他走去。



       行至陆焰身边时,一直处于神游天际的少年忽而侧过脸,朝李嘉兴偏了下头,“让个位置。”



       李嘉兴没反应过来。



       “我要问题。”



       ??



       班里原本闹哄哄,听到他这么说,转瞬间鸦雀无声。



       问题??



       众人一脸懵逼。



       陆焰开口的同时,黑瞳直视着苏浅,一本正经地开口:“苏——”



       他停顿了一下,才说:“学姐。”



       末尾这两个字,听上去带了一抹戏谑。



       苏浅:“……”



       周围窸窸窣窣,不少好奇的目光落在苏浅身上。



       苏浅没动。



       李嘉兴夹在两人中间,左看看右看看,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东西,立即让了个位置给苏浅。



       “坐啊。”



       他懒洋洋地掀起眼皮,单手撑着脸颊,直勾勾地注视着她。



       苏浅依旧没动。



       半晌,她问他:“……你要问什么?”



       陆焰顺手拿了本书,翻开,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苏浅瞧了一眼,是道物理题,她抿了抿嘴唇,没做声。



       “不是要讲题吗?”



       他直视着她,眼神冷冷清清的,看似没什么情绪,苏浅却知道,这是他不高兴的前兆。



       他对自个儿的领地和东西占有欲强到无以复加的境地,别人碰过的东西,再喜欢他也会毫不留情地丢弃。



       苏浅约莫着是因为那几个男生开的玩笑,让他心下不爽。



       太过了解他的个性,知道若是不顺着他,以他的脾气,还不知道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苏浅垂下眼眸,权衡利弊下,依言坐了下来。



       连凯拿着笔尖戳了戳贺星程的后背,贺星程正目不转睛凝视着对面,被连凯打断思绪,他回头。连凯小声说:“班长,对面那俩人搞什么?上回在网球场明明都亲——”



       话未完,被贺星程以眼神警告,连凯忙噤声。



       门外响起脚步声,拉回了众人的心神。



       李成功笑眯眯地走进来,他没意识到班里的异样,兴高采烈地给大家介绍,“大家静静,这是新来的同学,大家热情点。”



       李成功话音未落,又得到了郑校长的指示,他边往外走,分神地给几个人交待:“来,你们先自我介绍,我去去就来。”



       末了,又嘱咐贺星程,“班长协助一下,帮忙安排好他们的座位。”



       李成功匆匆而出,贺星程接到了指示,起身朝讲台走去。



       “你们谁先介绍?”



       贺星程在女孩子面前站定,问他们。



       “女士优先。”



       为首的男生展颜一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大家好,我是何清媛,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漂亮得像朵玫瑰花的女孩子也不怯场,落落大方地站出来给大家打招呼。



       “何清媛?是不是17中的那个校花啊?”



       “听说人家是富二代,家里巨有钱,有好几个上市公司。”



       “靠!真的假的?”



       “哎哎,她旁边的那两个男生也好帅,嘤嘤嘤。”



       “(~)切~~,花痴!”



       何清媛听到大家的议论声,颇有些得意,视线落在陆焰身上,冲他弯唇笑了笑,陆焰漫不经心地睨了她一眼,没理会。



       何清媛并不恼,目光游移至苏浅身上时,愣了愣。



       女孩子手里拿着书,正在讲解着什么,而陆焰明显没在听,在女孩子讲题时,白皙修长的手指勾着女孩子的长发,细细把玩。



       女孩子挣扎了几次没能成功,索性放弃了。



       何清媛大吃一惊,不禁多看了苏浅几眼。



       “怎么了?”



       段几许见她目光专注,在她身后悄悄问她。



       何清媛忙回神,丢了个及其勉强的笑容给他,“没什么。”



       她后退几步,给段几许让了让。



       段几许上前几步。



       “我叫段几许,大家好啊!”



       他很自来熟地跟众人打招呼,转而拍了拍男生的肩膀,替他开口:“顾准,我哥们儿。”



       跟段几许的阳光灿烂迥然不同,顾准长相偏阴柔,整个人的气质也很阴郁,像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阴冷。



       他没说话,只是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陆焰。



       陆焰扫了他一眼,浓黑的眉不着痕迹地蹙了蹙。



       贺星程给他们安排座位。



       段几许笑道:“你是班长?”



       “贺星程。”



       段几许点点头,朝他打了个响指,“贺班长别麻烦了,我们自个儿找位置。”



       贺星程静静地看着他。



       段几许朝陆焰走去。



       陆焰在倒数第二排,最后排原本是个身体不好的男生,最近一直没来学校。



       段几许将书包砸在书桌上,踢开凳子,对何清媛招手,“这里。”



       他往前凑了凑,冲陆焰笑,“兄弟!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陆焰淡淡地看着他,没做声。



       段几许撇撇嘴,习惯了他的冷淡。



       目光一转,瞧见了苏浅,段几许以为苏浅也是(7)班的学生,他敲敲桌面,冲苏浅道:“妹子,打个商量呗,你这位置让给我女神成不?”



       苏浅微怔,没回应。



       段几许挑挑眉,心想,这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又软又甜,是男生特别中意的那款。



       “来来来,坐这里。”



       段几许伸手去碰苏浅。



       手指刚搁在苏浅肩头,就听到陆焰轻飘飘的声音,“拿开。”



       段几许:“?”



       不等段几许发问,何清媛赶紧打圆场,娇笑着说:“段几许,你别为难人家,我坐在这里就好了。”



       何清媛很贴心,主动坐在了后排。



       ……



       不多时,李成功去而复返,见苏浅跟陆焰坐在一起,李成功像是窥探到了什么,不禁隐隐担忧起来。



       但课堂上不好多说,一下课,李成功就叫住了苏浅。



       因为教导处主任这个身份,除了大办公室,学校还特地给李成功批了个小一点的办公场所。



       独立办公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坐吧。”



       李成功拉开窗帘,这个办公室很少用,因为不常通风,有些陈旧的气息。



       “谢谢李老师。”



       高一时没少得到这位恩师的照顾,苏浅对李成功向来尊敬。



       “别拘谨。”



       李成功打开饮水机,按了几下,没水,他拉开柜子,去拿矿泉水。苏浅赶忙说:“李老师,不用麻烦了,我不渴。”



       “在讲台上讲了那么久,喝点水润润嗓子。”



       没找到矿泉水,倒是有一箱未拆封的苏打水。李成功拿了瓶递给苏浅,苏浅不好拒绝,双手接过,道了谢。



       “苏浅啊,在z大适应的怎么样?”李成功笑着问,“听说你选了法学专业?为什么没报考物理专业?”



       对于这个很有潜力又乖巧的女孩子,李成功一直深感惋惜,当初因为她家里的破事,听弟弟李成仁说,她高考提前交卷,两道大题没做,跟心仪的q大失之交臂。



       “物理对我来说,还是难了些。”苏浅回答得很谦虚,顿了顿,她说,“而且,做律师挺好的,就业前景不错。”



       最主要能赚很多钱。她在心里默默添了一句。



       李成功无话可说,点点头。



       其实他的意图不在这里,皱着眉头纠结了一会儿,李成功咬咬牙,期期艾艾地问出了一直搁在心里很久的事情,“苏浅,李老师问你个事儿,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行吗?”



       苏浅疑惑地看着他,点点头,“您问。”



       李成功其实不想这么对一个女孩子,尤其是曾经受过伤的女孩子问出这个问题。



       李成功想起了那茬往事。



       高一那年,刚过完春节,开学初期事务繁忙,他正在开会,收到任课老师的短信,说是班里出了事。



       他跟校长请了假,急匆匆赶过去。



       刚走到教室门口,就听到女人盛气凌人的质问声,“谁是苏浅?”



       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响亮巴掌声。



       围观学生太多,看不清楚里头的情况,但离得这么远,声音便如此洪亮,想来是使了全力。



       “你谁啊,你怎么随便打人啊。”



       有学生替小姑娘打抱不平。



       李成功扒开人群,女人背对着他,瞧着一身行头,非富即贵。



       “小姑娘家家的,还是学点好吧,小小年纪就学人四处勾搭,你知不知道我儿子现在躺在医院里,到现在还没脱离生命危险。”



       女人的声音像是从鼻腔里发出,倨傲又轻蔑。



       “她儿子?谁啊?”



       “东分的汪楚宴呗。”



       “卧槽!他们真的在谈恋爱啊?我以为是谣言。”



       “没谈吧,不过,经常见到汪楚宴在校门口等苏浅,真没想到他那种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儿,能放下身段对着人穷追不舍。”



       “你懂什么?得不到的永远在躁动,保不准追到手就不珍惜了。”



       “不能吧,都为她自杀了。”



       “……太吓人了。”



       周围议论纷纷。



       拼命地挤进人群,李成功一眼就瞧见了苏浅。



       小姑娘低垂着脑袋,手足无措地站在墙角,白皙的小脸上赫然印着鲜红的指印,就连嘴角也有血丝渗出。



       但她很平静,脸上的表情很淡,不喜不悲,也不开口辩解。



       李成功见状,眉心聚拢在一起。



       “这位家长,有话好好说,动手打人也太不像话了。”



       他上前制止。



       女人转过身子,很美的一张脸,因为保养得体,瞧不出年龄。



       “你是班主任?”



       女人上下打量他一下,哂笑,“教书育人?为人师表?你瞧瞧你教出的好学生,不好好上学,贪慕虚荣,小小年纪尽动些歪脑筋。”



       她好像特别生气,指了指苏浅,语气不善地说:“我找人打听过了,听说这小姑娘的爸爸被判了刑,妈妈生下她就跟人跑了,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一样的jian——”



       “不是的。”



       一直缄默不语的小姑娘,突然打断她。



       她握紧双拳,忍着脸上的剧痛,言语灼灼地反驳女人,“你不要那么说我妈妈,我妈妈不是那种人,她不是!”



       不管旁人说什么,母亲在孩子心里,永远都是美好的形象,不容旁人诋毁。



       虽然每次留给她的都是一个又一个背影,从不曾给过她半分温情,可在苏浅心里,一直念着,想着,怕爸爸生气,只敢在夜深人静时,躲在被窝里,独自想念。



       李成功心情复杂地望着小姑娘,一向沉默寡言,乖巧听话的小姑娘,为了捍卫母亲的尊严,一直在要求女人跟自己母亲道歉。



       在z大附中教书多年,李成功深刻了解到,跨越阶级是件充满荆棘的道路。



       甭看两个校区同属一个学校,阶级划分壁垒分明,不管是交友或是婚姻,一些不知名的小集团尚且看中门当户对,更别提像朝阳科技集团那种巨无霸公司。



       李成功同情小姑娘,却也深深无力。



       记得那天,他什么都没说,面对这个令人心疼的小姑娘,语言显得苍白无力。



       后来,他就被调离西分,去了东分校区。



       到东分,从同事口中得知了汪楚宴的事情,听说他出了国,音讯全无。



       “李老师?”



       女孩子迟疑的声音拉回了李成功的思绪,李成功恍然失神,不好意想地笑笑,“对不住,走神了。”



       “您想问我什么?”



       李成功起身,拿了瓶苏打水,拧开喝了一口。



       心情有些烦躁,他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苏浅迷茫地望着他,见他不吭声,自己也不好意思提醒,只好静静地等待着。



       李成功沉吟片刻,终于,他直视着她,忧心忡忡地问:“苏浅,你在跟陆焰谈恋爱吗?”



       ……



       下了楼,苏浅还在回想着李成功跟自己掏心掏肺的一番话,这位老师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苏浅心想,当年的事情,不单单是对她产生了影响,李老师也记忆深刻。



       李成功很委婉,苏浅却很快便领会他的意思,即使他不说,苏浅也了解,陆焰家世显赫的程度,也许不亚于汪楚宴。



       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巨大,一个人的言谈举止更是打小就受到家庭的潜移默化。



       别说李成功提示,即便不提示,她也从没想过跟陆焰发生点什么。



       人们对于危险刺激的东西,总是忍不住沉迷,沉迷的后果,往往难以预料,每次跟他在一起,苏浅都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极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她认清现实,并且承认现实,太过梦幻的东西,总是像漂浮的泡泡一样,一戳即破。



       兜里的手机响了几声,苏浅止住脚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西餐厅里的同事吴晴。她平时兼职时,没少受到这位大她快十岁的姐姐照拂。



       但大家都很忙,加了微信,也很少聊天,电话更是了了。



       这会儿见她打来电话,苏浅忙接住了,没说几句,苏浅便听明白了,这位姐姐最近在相亲,会面原本定在明天,对方突然改了时间,吴晴拗不过家里,只好应允。



       西餐厅向来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养闲人,她的意思很明确,希望苏浅能够替她代班一晚,报酬她可以出。



       苏浅盘算了下,今晚没课,除了要去陆焰家里,时间也是空余的。



       这位姐姐难得开口,苏浅虽然有些为难,还是磨不过面子,应允了。



       “谢谢苏苏,你真是帮了大忙了,回头姐姐请你吃饭。那就这样,我跟经理报备一下,你六点准时到西餐厅哦。”



       “好。”



       答应的爽快,挂掉电话,却犯了愁。



       陆焰这人向来不宽容,最讨厌变动,该怎样跟他请假,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苏浅翻开通讯录,手指在他的名字上停顿了片刻,没能拨出。



       心里装着事儿,没留心路,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走到了东分的小花园。



       别看是建在学校里,花园占地面积巨广,里头的人工湖在整个z城都声名遐迩,环湖种植了许许多多的樱花。



       z大附中东分校区的樱花一向有名,每到暮春时节,学校会定时开放,市民可以选择来这里赏樱。



       苏浅记得她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还是高一年末的考试,东西分联考,她被分到了东分考场。



       那天雪刚停,汪楚宴强行拖着她,说要给她看个好玩的东西。



       “看什么呀?”



       她还拿着一本书,想要趁着考试前,复习一下。



       “樱花雨。”



       “大冬天有樱花?”



       她被缠得不行,拗不过他,只好应了。



       到了湖边,哪里有樱花,全是光秃秃的树干。



       这么冷的天气,少年却只穿了件白色高领毛衣,等她在树下站定,他冲她笑笑,“站着别动。”



       “?”



       她不明所以。



       少年饶过去,在她疑惑的眼神下,一脚踹在树干上。



       树枝上的积雪漫天洒落。



       她抬起头,雪花洒在脸上凉凉的。



       “喂,苏浅。”他注视着她,“你什么时候答应做我女朋友?嗯?”



       脸上微痒,似乎有什么东西飘过来,打断了苏浅的回忆。



       她伸手摸了摸,是一片樱花瓣。



       当时为什么会拒绝,她也说不清楚,甚至偶尔想起,连她自己都不能分辨对汪楚宴到底是什么感情。



       基于年少时的惊鸿一瞥,可他对那段记忆完全没印象,一直笑她是不是做了个奇怪的梦。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苏浅回过神,这才发现她不知不觉已经走进了一小片樱花林。



       往前走了几步,脚下一顿,停住了。



       陆焰坐在树下,背靠着树干,脸上盖着一本书,像是睡着了。



       书完全遮住了脸,只能看到一头黑发在风中飞扬。



       温度虽然攀升,风还有些凉,他跟刚才一样,只穿了件短t,像是不惧微寒。



       这个点,应该是第三节课,瞧他这副模样,大约又逃了课。



       他好像特别容易困顿,苏浅时常觉得,他像一只猫,一天24小时,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困顿中,偏偏这人学习能力又极好,难怪李老师提起他,又爱又恨。



       苏浅默默注视了他几秒,他睡意正酣,丝毫未觉。



       她下意识地就想要远离他,才抬脚,想到答应那位姐姐的事情,苏浅又折了回来。



       她的脚步很轻,踩在缤纷的落樱上,静寂无声。



       等到他身边时,苏浅叫了他一声:“陆焰。”



       他没理会。



       苏浅没办法,只好伸手拍了拍他。



       这回,他动了动,抬手拿起书,乌黑的眼瞳因为困顿,雾气腾腾,静静地注视着她。



       每次被他用这种眼神盯着,总是忍不住心慌意乱。



       苏浅定定心神,“我想跟你请……唔……”



       一语未毕,被他捉住了手腕,轻轻一带,她猝不及防地往前扑倒,跌入他怀里。



       眼前一片黑暗,他伸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苏浅惊了惊,才想出声,下一秒,嘴唇被堵住,所有的话被尽数封缄。



       作者有话要说:爆肝了一下午,感觉头已秃。



       特别佩服日万的大大们!



       亲爱的小天使们,本章留言送红包哟!



       么么哒!爱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悄悄小朋友超酷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