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3章 二十三颗柠檬

作品:《 偏执深情

       何清媛闻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打小就被人奉承惯了,作为独女,家里惯着她,因为长相出众自身也优秀,自初中起,身边就不乏优质男生的追求,从旁人口里听到的,多是恭维和赞美,却没想到陆焰会当众给她难堪。



       跟着父母见惯了大场面,即便心理素质强悍,这会儿面子上依旧挂不住,心头一酸,眼圈不禁先红了红。



       小姑娘长相明艳,委屈巴巴的样子,着实令人怜惜。



       段几许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看看陆焰,又瞧瞧何清媛,想上前安慰,因为过于诡异的气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直到陆焰率先进了餐厅,段几许才好声好气地呵哄着她:“你别哭啊,你别跟他计较,他那人从小就那样,对谁都不客气,他亲妈汪董厉害吧,他不高兴了,连亲妈的面子都不给……”



       小姑娘眼泪掉了出来,委屈得要命:“我只是关心他……”



       “就是给惯出的坏毛病,我最看不惯他一副谁都看不上的模样。”顾准冷冷说了句,“没了汪家和陆家,他算什么——”



       段几许睨了他一眼,呵呵冷笑,打断他,“得了吧,刚才你怎么不说,人走了,你倒是义愤填膺起来。我还真告诉你,汪朝云能在朝阳科技集团大权在握,你以为她靠得是什么?还不是陆焰这棵摇钱树——”



       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段几许忙噤声。



       何清媛擦了擦眼泪,好奇地问:“摇钱树?什么意思?”



       段几许轻拍了一下嘴巴,懊恼得只想狠狠扇自己几下,“没、没什么。进去吧,他不耐烦等别人的。”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段段。”何清媛跟在段几许,拽了拽他的衣袖,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你说过要帮我的,是不是?”



       心里泛着浓浓的酸意,又见不得自个儿的女神受委屈,段几许点点头,伸手揉了揉何清媛的头顶,无可奈何地说:“你别太着急了,这小子贼挑剔,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生真正上心,你这么优秀,慢慢接触就成了。”



       段几许顿了顿,又说:“再者,汪董不是跟你爸交情不错吗?”



       何清媛思索了片刻,轻轻点点头,冲段几许甜甜一笑,“谢谢你啊,段段你最好了。”



       段几许苦笑了一声,得了,他这个便宜媒婆当得真特么醉人。



       顾准没什么表情地问:“走不走?”



       他不怎么喜欢陆焰,可是他家老头子千叮万嘱要跟陆焰打好关系,顾准虽然性子阴狠,但是有个比他还狠的老子,他不太敢拂逆老头子。



       “走走走。”



       段几许搭在他肩膀上,顾准扒拉开,他又搭上去。



       何清媛跟在他们身后,突然想起什么,她问:“今天下午的那个女生,你们怎么看?”



       “哪个?”



       段几许回头看了她一眼。



       “苏……”



       何清媛没记住名字,皱起眉头冥思苦想。



       段几许知道她说的是谁,接口道:“你说那个苏学姐。”



       “对。”何清媛点头,“你们不觉得她跟陆焰之间怪怪的吗?”



       “她啊。”段几许丝毫不在意,笑笑,“不过就是打发时间玩玩而已,甭管陆家还是汪家,哪头都不可能由着陆焰在外头乱来。”



       何清媛知道段几许口中的“乱来”是什么,像他们这种家族企业,谈恋爱姑且要考究,更别说对未来伴侣的挑选上,婚姻对于他们来讲,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家族间的博弈。



       听段几许说的笃定,何清媛安心地点点头。



       几个人进了餐厅,陆焰已经落座,知道他喜欢靠窗的位置,段几许特地在二楼挑选了位置最佳的包间。



       六人台的小包间,说是包间,其实就是用罗马柱隔开,既保证了通风,又不影响私密性。



       今天人多,服务明显跟不上,他们坐了许久,也不见有人过来招呼。



       段几许看了陆焰一眼,他正单手支颐搁在桌上,出神地望着窗外,眼神很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点餐吗?”



       顾准问。



       “点啊。”



       按了按桌上的点餐器,半晌,才听到了里头有声音传出来。



       是个很好听的女声,软软甜甜的,有些耳熟。



       ……



       来到13号台,苏浅掀开纱帘,脸上挂着标准笑容,声音又轻又甜,“您好,请问点餐——”



       话没说完,瞧见里头的人后,苏浅的声音戛然而止。



       刚才撞见了苏眉已经让她的情绪调整了许久才缓过来,她没想到会这么巧,在这里遇见陆焰。



       他姿势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手里还拿着菜单,此时,正直勾勾地凝视着她。



       黑漆漆的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很快,又变成跟往常一样的冷清。



       苏浅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纯净的小脸上挂着恬淡的笑意,跟他视线交汇后,不自觉地就瞄到了他薄凉的唇。



       一眼就瞄见了他唇上的一点殷红。



       过于白皙的皮肤,以至于那抹殷红格外耀眼。



       好吧……



       好像吃亏的不只是自己。



       苏浅脸红的同时,竟然莫名得到了一丝安慰。



       学校的樱花树下,因为亲得太过激烈,到了后来,大脑缺氧,直到后来,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她才惊觉,自己不小心咬了上去。



       他轻蹙了眉头,松开她。



       睁开眼睛的瞬间,从他黑漆漆的眼睛里,第一次看到了冷清意外的东西。



       一抹淡淡的情.欲。



       苏浅承认,自己当时被吓到了。



       所幸他很快就清醒,只是静静地抱了她一会儿,没为难她,很是大方地准了她的假。



       “哎,这不是苏——”



       段几许惊了,迅速扭头看向陆焰。



       陆焰的眼神依旧很淡,端起一旁的清水,抿了一口,一言不发。



       “学姐你……在这里打工吗?”



       何清媛问苏浅,也是吃了一惊。



       苏浅冲她笑笑,算是回应。



       何清媛疑惑地望向陆焰,陆焰面无表情地晃了晃杯子,没理会她。



       “学姐为什么要在西餐厅兼职呢?一定很辛苦吧?要不你来我家的公司,我帮你找一份轻松点的,报酬丰厚,学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何清媛像是很认真地在为她打算。



       段几许看了一眼陆焰,见他没吭声,段几许也帮腔道:“是啊,餐厅又累又脏,遇到变态的客人,还得忍气吞声,要是被占了便宜……”



       瞥见陆焰沉静的眼神,虽然依旧很淡,可是隐隐抹了几丝戾气,段几许吞了吞口水,笑着说:“不是,我就是随口说说,不过,女生在餐厅啊,酒店啊这种地方工作,总归不安全。学姐如果缺钱,不如我借给……啊!!”



       段几许叫了声,他被冰冷的水浇了一头一脸,手肘碰上了水杯,杯子应声而落,四分五裂。



       他懵了懵,迅速扭头,不可思议地望着始作俑者。



       陆焰手里的水晶杯空了,有几滴顺着杯壁滑落,滴在了餐桌上。



       “你很烦。”



       他的声音很轻,跟他的眼神一样,没什么温度。



       段几许虽然不开心,却不敢发作。



       小时候跟陆焰一起出去,亲眼见过这家伙跟一票比他大几岁的小混混打架,不要命的那种,段几许从小就怕他,又敬又怕。



       这么个小插曲,教在场的所有人都颇为尴尬。



       苏浅低垂眼眸,回笼心神,没去理会旁人的眼神,弯腰去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刚弯下腰,就听到他冷冷清清的声音,“站着别动。”



       苏浅微微一僵,抬眼望向他。



       他没回应她的眼神,转而看向段几许,轻飘飘地开口:“捡啊。”



       “……”



       段几许没动,何清媛强笑着起身打圆场,“陆焰,段段他不是那个意思,他也是关心苏学姐,毕竟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



       “哪种地方?”



       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水晶杯,慢条斯理地问她。



       何清媛被噎住了。



       陆焰轻笑一声,视线从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你们很高贵?”



       众人缄默不语。



       他笑起来时,跟冷漠的气质完全不同,总是带着几分纯净的天真感。



       “在我眼里,你们也是垃圾。”



       末了,他放下杯子,静静注视着他们,添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