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2章 四十二颗柠檬

作品:《 偏执深情

       苏浅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他的眼睛乌黑朦胧,直直撞进自己心里,微哑的嗓音带着惯有的傲慢与不容置疑。



       “我不想说第二次。”



       他静静注视着她,语气虽然强硬,可眼神却泄露出一丝少有的脆弱。



       就像是……怕被拒绝。



       跟在井底时,一模一样。



       起初,是冷漠地拒绝,可等到她给他念诗念得睡着后,反而变成他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指。



       苏浅低垂眼眸,心潮翻涌,犹豫了几秒,她迟疑地凑上去,轻轻贴上了他薄凉的唇。



       浅尝辄止的吻,却让陆焰的心跳骤然漏跳了半拍。



       身下的女孩子,双颊微红,明媚的眼睛却像是一汪清澈的湖水。



       只是一个吻,好像还不够。



       想要的更多。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修长的手指抚上她殷红的唇,不轻不重地摩挲着。



       他哑声说:“苏浅,我不要这种。”



       苏浅呼吸一滞,虽然他没有明说,可她也知道他的意思。捕捉到他眼底深沉的**后,她整个人都开始紧绷起来。



       胸口剧烈起伏着,她躲避着他的眼神,低声拒绝,“我不会。”



       “不会什么?”



       她红着脸,咬着嘴唇不回答。



       “我教你。”



       “我不想学……唔……”



       他低头含住她的嘴唇,舌尖强势探入,跟她纠缠在一起。



       以前接吻时,苏浅总是刻意忽略感官,可这会儿,心乱得不像话,或许是心境,感官的刺激被无限放大。



       脑袋里昏昏沉沉,唇齿间全是他的气息,紧紧纠缠着她,像是要夺走她短促的呼吸。



       苏浅手握成拳,终究因为力量尽失,最后,只能软绵绵地松开手指。



       直到感受到他微凉的手指,从衣服下摆探进去,覆在她心口处的一方柔软。



       苏浅从迷失的**里猛然惊醒,当即抓住他作乱的手,羞怯地摇头制止,“不要碰——”



       又被他重重堵住嘴唇,吞下所有的呜咽。



       眼见他动作越发过分,苏浅心底一慌,一口咬在他唇上。



       疼痛感使得陆焰的神智稍微清醒,他抬头,伸手一抹。



       指尖沾染了一抹鲜红。



       咬得真狠。



       好像失了控。



       触及到她眼睛里的水雾,陆焰没再碰她,低头埋在她馨香的发间,微微喘.息,平复着微乱的心跳。



       “卧槽!”



       段几许刚进入房间,就瞧见这么刺激的一幕,没忍住,惊叫出声。



       “段段怎么了……呃……”



       苏浅被亲得七荤八素,冷不防听到有人出声,她浑身一僵,因为无处可躲,只好将脸颊埋在陆焰怀里。



       “滚出去。”



       陆焰的声音喑哑又冷漠。



       “……”



       段几许嘴角抽了下,心想:你自己没关门好吧。



       但是,他没胆量反驳,转眼一瞧,见到何清媛脸色不善,段几许走到她跟前,悄悄地给她使了个眼色,以口型对她说:快走。



       苏浅别过脸,刚因为小时候的事情,对他的印象稍微改观,这会儿全烟消云散。



       果然还是那个熟悉的配方。



       变态,混蛋,色/情狂!



       陆焰黑漆漆的眼底氤氲着浓重的**,垂眸凝视着她,因为刚才的失控,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苏浅,我……”



       喑哑的嗓音,让苏浅立即红了脸。



       “你不要说话。”



       她双手捂着脸颊,羞恼地甩了句。



       可能是被折腾得够呛,一开口,嗓音意外的软绵。



       陆焰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她一会儿,笑了。



       手臂收紧,将她牢牢抱在怀里,心跳得有些快,感觉却意外的好。



       ……



       中午,林格过来,苏浅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个人有点自闭。



       “你这些衣服都是陆焰买的啊?”



       参观着她的衣柜,林格啧啧有声,笑着说,“看不出来他喜欢这种风格。”



       见苏浅不搭腔,林格趴在床上,推了推她。



       苏浅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没动。



       “生气了?”林格从陆焰那里听到了早上的事情,她深感好笑,“不然我让汪楚楚帮你揍他一顿?”



       苏浅没理会林格的玩笑,她心烦意乱地说:“林格,我心很乱。”



       “为什么?”



       苏浅犹豫了半晌,还是将自己的心事跟林格分享。林格听完后,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难怪你以前一直问汪楚楚关于项链的事情,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苏浅点点头。



       林格双手托腮,直视着她,“所以,一开始就认错了人,对吗?”



       “嗯。”



       “那陆焰知道吗?”林格抱了只枕头,靠在床头。



       苏浅低头咬着手指,半晌,才没什么底气地回她:“不知道。”



       顿了顿,她又添了一句,“也许吧。”



       话是这么说,可她心底跟明镜一样,或许他比自己知道的早多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肯承认。或许,那些对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插曲,不值得一提吧。



       因为她的自欺欺人,林格嘴角抽了下,笑问:“要我帮你提醒他吗?”



       “不要。”



       苏浅摇头,忙不迭地阻止。



       原本就因为这个复杂又难以启齿的关系纠结得不行,她实在没法子去面对他。



       既然他没说什么,不如就等时限到了,各奔东西,江湖不见。



       林格啧了一声,旁观着清,她这人素来有剔透,可感情的事情,自个儿不好多说。



       “那你现在什么心情?”林格又问。



       苏浅心里乱的要命,闷在被子里,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地说:“没什么心情。我以前一直特别讨厌他,因为他总是、总是很过分。”



       “那现在呢?”



       苏浅没搭腔,林格见她整个人都恹恹的,耸耸肩,坐在床头揉了揉她的头顶,“苏苏,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这个人挺轴的?”



       “什么?”



       “认死理呗。”林格弹了弹她的脑门,笑眯眯的,“这个世界上,并不是非黑即白,陆焰这人吧,虽然挺气人的,不过,他其实不大喜欢强迫别人。”



       他只是不在乎别人。林格在心里悄悄添了一句。



       苏浅闻言,激动地反驳,“哪里不喜欢了,明明就特别喜欢——”



       “因为在意啊。”林格打断她的振振有词,“因为在意,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感情,只好用固有的模式去处理不擅长的领域。”



       瞧她一脸茫然,林格就知道她没听懂,林格往床头挪了挪,“你知道我第一次见陆焰时,他什么状态吗?”



       苏浅没搭腔。



       林格放下枕头,学着陆焰的模样,冷着一张脸,一本正经地跟苏浅描绘:“喂,不要跟我搭话,你没资格。”



       苏浅:“……”



       虽然林格只是简单描述了下,苏浅不自觉地就脑补出了十分强烈的画面感。



       果然是他这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傲慢又自大。



       林格笑了,“他妈妈从小就教育他,给人物划分等级,经年累月,人就变得特别冷傲。每次我们在下头玩闹时,他就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远处,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其实吧,我都知道,他内心可羡慕了。后来,汪楚楚就时不时地招惹他,只有在那时候,我才觉得他像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精致的木偶。”



       精致的木偶?



       这么一说,苏浅深以为然。



       记得第一次去给他补课,他就静静地坐在二楼露台上,手里抱着猫,因为过于精致的长相,安静的模样,从远处看,像是一幅赏心悦目的油画。



       后来,第一次亲她,与其说是接吻,倒不如说是在探寻着什么。



       当时她过于震惊,又紧张得不行,只记得他吻得又狠又重,毫无章法。



       原本一直揣测他经验丰富,现下想来,说不定他根本就跟她一样,是第一次……



       察觉到自己走神,苏浅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迫使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苏苏,有时候,看待事情不能光凭感觉,要用这里。”



       林格伸手点了点她心口,话中有话地做了总结。



       ……



       午餐时,苏浅被林格拽着去了酒店的餐厅。



       陆焰正跟段几许他们坐在一起,一桌子的菜,他却照例没动,面前放着两枚巧克力蛋糕,蛋糕只吃了几口,便慵懒地靠在座椅上,心不在焉地翻看着手机。



       “是苏学姐和林格姐她们。”



       何清媛率先出声,站了起来。



       陆焰抬眸望了一眼,视线落在苏浅身上,没做声,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



       良久,苏浅见他朝自己轻笑了下。



       苏浅愣了下,跟他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不自觉地就定格在他被咬的地方。



       已经结了痂,可还是很明显。



       她心头一跳,飞快避开他的视线。



       “你下口够重的啊。”林格在她耳边调笑。



       对于林格的调侃,苏浅露出生无可恋的僵硬笑容,无话可说。



       何清媛跟她们打招呼,两人只是礼貌地笑了笑,并没有坐过来,何清媛扭头问陆焰:“要不要去叫她们?”



       陆焰没理会她,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手机上,加密的相册里,女孩子挂着甜美的笑容,坐在木质的栈道上,跟海里的小鱼玩的尽兴。



       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屏幕上的笑容,他的目光专注又认真。



       何清媛偷偷瞥了他一眼,一颗心顿时沉在谷底。



       ……



       自助餐,餐品丰盛,因为是海边,海鲜自然是主菜。



       林格挽着苏浅的手臂,给她推荐特色菜,苏浅没什么胃口,可能是水土不服,从昨晚开始,胃里就不舒服,只挑了些清淡的。



       “汪楚楚什么情况?现在还没来?”林格切着小牛排,摸出手机,一个电话拨了过去,汪楚宴在那头巴拉了几句,电话倒是挂得飞快。



       林格知道汪楚宴从昨夜被强行叫走,一直被家里的长辈轮番教育,约摸着这会儿批斗工作尚未结束。



       下午,汪楚宴没回来,林格接了电话,也被叫走。临走前,苏浅问她:“陆焰为什么不用去?”



       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强行出门了,更不用跟他尴尬的相处。



       以前不放真心,就把他这人当木头,可现在,好像很难做到心如止水地当个背景板。



       “他啊,大概是不想去。”



       苏浅怔了怔,忍不住吐槽:“……这么任.性的吗?”



       林格微微一笑,语带保留地对她说:“以后你就知道了,他这人任.性的地方可不只是一星半点。”



       苏浅:“……”



       不,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用过午餐,原本打算乘帆船环岛游,天气不好,风浪大,只好临时改变了行程。岛上有群山,山不高,风景独好。



       段几许提议不如去爬山,陆焰没什么兴趣,可想到苏浅到这边似乎一直窝在酒店里,基本没怎么出过门。



       记得小时候,她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地讲述着在书里看到的奇闻异景,语气像是很羡慕,陆焰漫不经心的应了声。



       因为常来这里度假,装备都是现成的,岛上温差不大,也不需要额外准备太多衣服。



       几个人简单收拾下,就在酒店大厅集合。



       租了几辆拉风的摩托车,就停在门口。



       苏浅去换衣服,陆焰吩咐贺韦安买的衣服都是裙装,她挑了最长的那条水红色,外头套了件奶白色针织衫。



       下了楼,才发现,自个儿跟大部队格格不入。



       人家都是t恤牛仔裤登山鞋,自己明显就是海边度假风。



       “苏学姐,你可以坐我的车子,我载你。”



       何清媛摘下头盔,笑着过来,像是很真诚地邀请她。看到她的衣着,何清媛问:“学姐你没带休闲服吗?穿裙子去爬山……”



       苏浅勉强笑笑,没作答,她倒是想,可惜她除了长裙就是短裙。



       何清媛见人家不回复,自己也不好多问,拉着她往外头走,边走边笑着解释,“别担心,我技术很好,山路崎岖,你等会儿抱紧我。”



       “……好。”跟着个女孩子,总比跟着陆焰好多了,苏浅感激地冲她笑了笑,“谢谢你。”



       见过不少漂亮的女孩子,可这会儿,何清媛还是被她的笑容打动了。



       女孩子的一双眼睛乌黑湿润,笑起来真甜。



       难怪教陆焰爱不释手。



       何清媛面上挂着笑意,内心却嫉妒得不行。



       顾准戴上头盔,扭头看向段几许,不耐烦地问:“他人呢?”



       “说是去买东西,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段几许话音未落,眼前一亮,朝酒店那头挥了挥手臂,“陆哥,这里。”



       苏浅刚坐上何清媛的车子,何清媛递给她一只头盔,苏浅感激地接过来,低头研究着戴法,腰间蓦地一紧,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提了起来,打横抱下了车后座。



       “啊——”



       冷不防被人高高抱起,苏浅尖叫一声,手一松,头盔落在地板上,因为脚不着地,特别没有安全感,苏浅下意识地就将双手环在他脖颈间。



       陆焰低头望着她,轻笑一声,“怕什么?不会摔到你。”



       “你放开我。”



       “不放。”



       陆焰没理会她的挣扎,抱着她走向自己的那台,不由分说地就把她按在了后座上。



       穿着裙子不方便,苏浅挣扎的幅度不敢太大,旁边又有不少好奇人士的围观,她只好放低声音,推搡着他,“我要跟何学妹坐在一起。”



       “她不会载你。”



       他的语气傲慢里带了几分笃定。



       苏浅不信,求助般地望向何清媛,“何学妹?”



       何清媛讪讪地笑了笑,将脸撇开,忽略着苏浅的求助。



       苏浅:“……”



       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抛弃了……



       “苏浅。”双手按在车座上,陆焰将她圈在怀里,哑着嗓音警告:“乖一点,嗯?”



       苏浅抬眸望了他一眼,微微怔楞。



       很少见他穿深色,这会儿,他穿了件黑色休闲衬衫,领口处的纽扣开了两颗,露出性感的锁骨。



       紫外线强烈,他又耐不住阳光,墨镜被推在发间,露出白皙光洁的前额,海风徐徐吹来,有几缕发丝从墨镜的间隙垂了下来。



       这么个模样,好像有几分颓废的性感。



       苏浅只看了一眼,登时不自在地挪开视线。



       手掌碰到他冷白的皮肤,像是被烫了下,赶紧松开,又无处安放,只好攥着他衬衫的下摆。



       陆焰目光沉沉地注视着她,心中一动。



       他从牛仔裤口袋摸出一颗巧克力,咬过,单手掌在她脑后,勾住,低头堵住她微微颤抖的红唇。



       猝不及防地被填入一颗巧克力,苏浅差点被呛到,来不及出声,又被他重重堵住嘴巴。



       微苦的巧克力在两人交缠的呼吸间渐渐融化,苏浅羞恼地瞪着他,狠狠地用眼神杀死他。



       陆焰微微一怔,黑漆漆的眼睛忍不住弯了抹浅浅的弧度,等巧克力几乎融化,他终于放开她。



       “甜么?”



       他喑哑地问她。



       苏浅双腿酥软的要命,两只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衬衫,没回答他,呼吸乱成一团。



       “不甜。”



       良久,她气恼地说。



       陆焰细细打量着她,片刻后,他轻笑,同意她的观点,“确实。”



       咦??



       紧接着,他捧着她的脸颊,在她呆呆地望着自己时,跟她前额相抵,低哑道:“没有你甜。”



       作者有话要说:哟呵,明天就露营了,好像有一丢丢刺激。



       今天更新了5000字肥章,为我昨天的食言挨打。



       今天也是爱你们一天哟!么么哒!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那个肉2个;飞帘、mcdull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41361153瓶;蛋黄酥不酥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