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1章 五十一颗柠檬

作品:《 偏执深情

       因为陆焰的伤势,拖了几天才回来,苏浅第一次跟辅导员请假,找了个特别蹩脚的理由。



       她从不缺课,学习拼搏,辅导员没有疑窦,很爽快地准了,并且还嘱咐她好好休息,回到学校后再来找她销假。



       五一假期过去几天后,苏浅回到了学校。



       周六下午,从餐厅兼职回来,频繁地穿梭于大厅与厨房,身体上沾满了油烟味儿,苏浅想洗个澡,再去医院看程老太。



       进了卫生间,却发现停了水。



       她拧了拧水龙头,听到了宿舍门响,是闫萌,正哼着歌。



       听说闫萌最近从失恋的阴霾里走出,跟计算机系的一个学长交往频繁,想来是有了新欢,那段不爽快的往事,便不值一提。



       “苏苏,我去洗澡,你去不?”



       闫萌踢掉鞋子,倒在床上,“我爸一个兄弟在z城刚开了洗浴中心,给我爸了很多劵。洗浴中心就在咱们学校附近,公交两站路,去不?”



       苏浅从卫生间里出来,就见闫萌拿出一沓劵。



       平时就没少受人照拂,苏浅摇头拒绝,“不了,你自己去吧。”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别啊,我一个人洗澡有什么意思?”闫萌说,“这些劵有限期,不用也就作废了。陪我去嘛。”



       最后,挨不住闫萌的祈求,苏浅简单收拾了下换洗衣服,跟闫萌出了门。



       到了洗浴中心,苏浅发现,别看已经立夏,洗浴中心依旧人满为患。



       跟着闫萌去服务台领了手牌,换了鞋子,步入女贵宾厅。



       南北差异,南方的妹子少有在外头洗澡,苏浅虽然出生在北方,可打小也很少去公共浴室。一来羞涩,二来,身上时常带着伤,阿婆似乎很忌讳让别人知道。



       在一堆陌生人面前脱衣服,对苏浅来说着实难了些,闫萌都已经脱光了,苏浅还发懵地杵在储物柜跟前,一动不动。



       “苏苏,你发什么楞啊?快脱啊。”闫萌将头发隆起,催促道:“这会儿人多,别进去了没有位置。”



       苏浅瞅着一堆陌生的女人自在地走近淋浴区,她脸上一热,双眼无处安放,反而更不想进去了。



       “你不会在害羞吧?”



       “……没有。”



       “都是女人怕什么?那你将来有了男票,跟男票一起洗澡,你不得羞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一提到这个,苏浅没由来地心头乱跳,一闭眼似乎就能想起那天在浴室,陆焰对她做的那些超级过分的事情。



       后来,她一个耳光甩了过去,羞恼地丢了句:“我讨厌你。”



       至今都记得他眼底的错愕与几丝茫然,回程路上,她一个字都没跟他说,而他难得的,比她还安静。



       大概伤到了自尊心吧?



       毕竟,那么傲慢的人……



       闫萌没留意她的僵直,绕过来去拽她的裙子。



       苏浅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跳开,过激的反应勾起了闫萌的好奇心,“什么情况?你反应这么大?对了,听说你五一期间生病了,现在好一点了吗?”



       “……嗯。”



       闫萌点点头,拿过毛巾,“那你快点。”



       既然来了,总不好浪费时间,而且身上确实粘腻,苏浅期期艾艾地去脱衣服。



       只脱了裙子,将裙子叠好放入储物柜,苏浅合上柜门,闫萌一扭头,见苏浅还穿着胸衣和底裤,闫萌无语地瞪着她,眼神像是看怪物一样。



       苏浅忍不住用手挡在胸前,那天他有些失控,留下了些痕迹,这几天虽然渐渐消退,但许是她肤色过于白皙,肤质细腻,仔细看的话,依旧能瞧出星星点点的红痕。



       “苏苏,你打算穿着衣服去洗澡?”



       苏浅故作镇定地笑,“……不行吗?”



       “总觉得好奇怪。”



       闫萌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她走过去,巴拉苏浅的手,嘴巴里振振有词,坏笑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没。”



       苏浅利落地躲开。



       两人争执了一会儿,闫萌摊开两手,放弃劝阻,“行吧,随你吧。”



       见闫萌进去淋浴区,苏浅松了口气。



       找了个角落的位置,瞧着没人,苏浅低头悄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为了不被闫萌瞧出来,她犹豫了一会儿,用搓澡巾在上头折腾出了更多痕迹,造成是搓澡伤到了毛细血管的错觉。



       心里将陆焰暗自骂了无数遍,可是一想到那一幕,想到他对自己说“留在我身边,喜欢我。”



       苏浅还是忍不住心尖发酥。



       所以,那天算是表白吗?哪有人表白,都用那么傲慢的语气……



       ……



       临近高考,大小测试不断,这周六接到通知,高三全年级进行小测试。



       今天天气炎热,很多学生都换上了夏季的校服,z大附中东分的夏季校服,依旧是英伦风。



       白衬衫,logo跟外套一样,呈古堡状,金丝边的描线,简洁又不失优雅。



       教室开着空调,监考老师在教室内踱来踱去。



       陆焰的位置在靠近门口的第一个,这场是数学,他早早就写完了卷纸,笔随意丢在一旁,拎着卷纸去交卷。



       “写完了?”监考老师声音很低。



       “嗯。”



       “不再检查一下?”



       “没必要。”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可能是困顿,带了点鼻腔。



       监考老师认得陆焰,7班的尖子生,经常出现在榜首的人物,他没多说什么,收了卷纸,在陆焰出门时,嘱咐他;“你出去了别打扰到别人。”



       陆焰不置可否地嗯了声。



       付瑶的位置跟他隔了几排,在他出门时,她忍不住放下笔,怔怔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陆焰忽而回头,恰巧碰到她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想起在机场时的一幕,又让贺韦安调查过苏浅的情况,大致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



       这会儿,见小姑娘怔怔望着自己,陆焰浓黑的眉不禁蹙了蹙,眼神冷淡地扫了她一眼。



       付瑶没想到他会突然回头,触及到他冷淡的眼神,她心头一跳,当即低下头,脸上却不禁一红。



       陆焰微微一哂,没在意,径直出了门。



       考试结束后,距离晚自习还有两个多小时,付瑶跟着周静去食堂。



       周静买了杯鲜榨果汁,悄悄说:“瑶瑶,你听说了没?何清媛他们几个转学好像跟陆焰有关系。”



       “你是说他们离开附中吗?”



       周静咬着吸管,点头,“我听说顾准得罪了陆焰,被修理的很惨,何清媛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好像被她爸爸训斥了一顿,五一过后就没再来过。”



       “你怎么知道?”



       周静得意洋洋,“我还知道一堆八卦呢。”



       付瑶心不在焉地笑笑,没搭腔。



       两人打了餐,找了个地方坐下,刚坐好,就听到旁边有人在议论。



       “哎哎,陆焰来餐厅了。”



       “卧槽,还真是。不过,他不是从来不在餐厅吃饭吗?”



       “谁知道呢。”



       付瑶听一旁的同学议论,下意识地往那边瞧去。



       果然瞧见了陆焰的身影,在付瑶的印象里,陆焰这人傲慢又张扬,对规则毫不在意,可是在着装上,却特别配合学校,只要在学校里,永远都是一丝不苟的制服。



       付瑶发现,即便是很普通的白衬衫,穿在他身上,也特别吸睛。



       “瑶瑶,我听到一个八卦。”周静往她身边凑了凑,“那个苏学姐你记得吧?就上回来咱们班里的那个。”



       “她怎么了?”



       “我听说,五一放假,有人瞧见她跟陆焰在一起,在飞往大溪地的飞机上。”周静啧啧有声,“陆焰好像还给她买了一个bjd娃娃,巨贵的那种,真没想到陆焰也会给女生买那种小玩意儿。”



       “是么?”



       付瑶有些恍惚地说。



       周静拍拍她,安慰道:“要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要对他那么执着呢?我瞧着他这人,特别不好相处,很强势的感觉,总感觉跟他谈恋爱,一定特别累。”



       付瑶闻言,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心头有几分失落。



       再望过去,就见陆焰只买了杯咖啡,单手开罐,喝了一口后,朝连凯他们走去。



       连凯最近跟高二的小学妹打的火热,学校虽然明令禁止早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两人暗通曲款,在外头放肆,在学校到底有所收敛。



       拉了贺星程几个一起,不会那么显眼。



       给小女友买了芒果酸奶,才到座位上,连凯就见陆焰拿着咖啡,在他对面的位置落座。



       “?陆哥?”



       连凯有点受宠若惊,不可置信地望着陆焰。不只是他,就连贺星程也抬了抬眼皮,疑惑地注视着陆焰。



       “你们手上的是什么?”



       冷淡的目光从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指间略过,落在他们俩买的情侣对戒上,陆焰单手支颐,漫不经心地问。



       “啊?”



       “手指上的那个。”他像是不耐烦。



       连凯没说话,小女友倒是红着脸,抢先开口,“陆焰学长说的是这个吗?”



       她亮了亮自个的对戒。



       不算名贵,做工也不精致,应该不值钱。



       陆焰简单地下了定义,连凯的小女友红着脸,笑眯眯地解释:“这叫做情侣对戒,流行了好久的。陆焰学长没听过吗?”



       情侣对戒?



       虽然做工很差,但名字不错。



       陆焰目光凝在那上头,因为看的专注,黑漆漆的眼睛里闪着点点星光,连凯的小女友登时手足无措起来。



       ……



       晚自习,李成功过来巡查,不出意料,陆焰的位置空空荡荡,李成功被气笑了,完全没脾气。



       本来想跟他联系,后来想了想,估计打电话,那小子也不可能接听,李成功摇摇头,毫无办法,只好由着他去了。



       陆焰从一家珠宝店出来,贺韦安已经安排好了车子,在外头等他。



       陆焰把玩着手里的小盒子,看到车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眉头微蹙,对贺韦安吩咐道:“你先走吧。”



       “不去z大吗?”



       陆焰下了台阶,慢条斯理地说,“我自己去,不用车。”



       “?”



       贺韦安先是疑惑了几秒,旋即明白,上次在机场时,那两个女孩子对着苏浅说了那样一番羞辱的话,想必是不想再让别人误解。贺韦安虽然因为汪朝云那座大山忧心忡忡,可内心却暗自替他开心。



       这个商场距离z大不远,贺韦安知道陆焰不喜欢跟旁人共乘一辆车子,瞧他的模样,大概是要步行。



       在他步入人行道时,贺韦安突然叫住他,“陆焰。”



       他很少这么叫他,平时都是恭恭敬敬,可这会儿这么叫他,想必是要跟他说些真心话。



       陆焰脚下一顿,回头望向贺韦安。



       贺韦安微笑着说:“苏浅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陆焰闻言,微微一怔,半晌,黑漆漆的眼睛弯了抹弧度,他点点头,轻笑,“我喜欢的,当然是最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过分一时爽,一直过分一直爽。



       行吧,后面陆焰焰要追妻火葬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cdull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悄悄小朋友超酷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